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nxianshu123的博客

詩才堪與名流和 譯筆敢教高手惶

 
 
 

日志

 
 

SONNET 86 十四行诗 第86首 [英] 莎士比亚  

2009-12-28 16:01:17|  分类: 莎士比亚十四行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Was it the proud full sail of his great verse,       

他豪放的诗句春满风帆,

 Bound for the prize of all too precious you,         

 志在必得你之卓尔非凡,

That did my ripe thoughts in my brain inhearse,

且为我之深思执绋舁棺,

 Making their tomb the womb wherein they grew?

 成长的发祥地竟成墓园?

 

Was it his spirit, by spirits taught to write            

他在精灵的指教下写作-

 Above a mortal pitch, that struck me dead?        

 超猛一击,令我半死不活?

No, neither he, nor his compeers by night          

不,不是他或其夜间同伙-

 Giving him aid, my verse astonished.                 

 我的诗未因之惊诧惶惑。

 

He, nor that affable familiar ghost                      

并非那和善可亲的幽灵-

 Which nightly gulls him with intelligence,            

 它夜夜以智慧将其骗懵,

As victors of my silence cannot boast;                

他俩无法对我自吹自捧,

 I was not sick of any fear from thence:                

 因我之沉默非恐惧而生。

 

But when your countenance fill'd up his line,      

但当他的诗满是你赞赏,

Then lack'd I matter; that enfeebled mine.          

我便才思枯竭,黯然神伤。

 

               -by William Shakespeare(1564-1616)

 

[附1]:梁宗岱教授译本-                            [附2]:屠岸译本-

 

是否他那雄浑的诗句,昂昂然                           我的思想成熟了,却埋在脑子里;

    扬帆直驶去夺取太宝贵的你,                           它的出生地变成了它的坟圹!

使我成熟的思想在脑里流产,                           是不是他的诗,满帆般春风得意,

    把孕育它们的胎盘变成墓地?                           把你抢到了,造成我这样的境况?

 

是否他的心灵,从幽灵学会写                            难道是在精灵传授下字字珠玑、

    超凡的警句,把我活生生殛毙?                        笔笔神来的诗人-他打我致死?

不,既不是他本人,也不是黑夜                        不是他,也不是夜里帮他的伙计-

    遣送给他的助手,能使我昏迷。                        并不是他们骇呆了我的诗思。

 

他,或他那个和善可亲的幽灵                            他,和每夜把才智教给他同时又

    (它夜夜用机智骗他),都不能自豪                 欺骗了他的、那个殷勤的幽灵,

是他们把我打垮,使我默不作声;                     都不能夸称征服者,迫使我缄口;

    他们的威胁绝不能把我吓倒。                            因此我一点儿也不胆战心惊。

 

但当他的诗充满了你的鼓励,                             但是,你的脸转向了他的诗篇,

我就要缺灵感;这才使我丧气。                          我就没了谱;我的诗就意兴索然。

 

[附3]:曹明伦教授译本-

 

难道是他诗篇造就的弘舸巨[舶]   

 扬帆前来要独占你恩宠之雨露,

这才把我成熟的思想装上柩[车],  

 把孕育它们的摇篮变成了坟墓?

 

难道使得我缄口的是他的精神,

    那由神灵指导写出绝唱的气[质]? 

不,令我不作声的不是那诗人,

    也不是趁夜欲助他的那些俦[侣]。

 

能夸口惊呆我才思的不会是他,

    也不会是与他亲密无间得到神怪,

夜里向他灌输才智的幽灵【菩萨】;

    所以绝非他们惊得我目瞪口呆,

 

而是当你的嘉勉充满他的诗行,

我才灵感枯竭,诗也黯然无光。

 

*译者注-莎学家们认为78-86首中提到的这位与莎翁争宠的诗人可能是马洛·琼森

     或查普曼。若把后者作为这个假想的“诗敌”,本首中的晦涩之处可解如

                下:第1行喻查普曼翻译的《伊利亚特》前7卷出版(1598);5-8行暗射

                他翻译古希腊典籍的工作和对古典诗人的借鉴;“幽灵”等语指荷马;两

                次对夜的提及与查普曼《夜魂》(The Shadow Of Night,1594)一诗之

                题记Versus Mei Habebunt Aliquantum Notis(诗可有少许夜色)相吻合。

 

【附4】:辜正坤教授译本

 

难道他的诗帆已长驱直入你的苍溟,

 先声夺人俘获了你价值连城的芳心?

可怜我情思万种却只能愁锁脑际,

 忍叫化育情思的子宫变作荒坟。

 

难道是他的诗心受鬼使神差

 写下超凡的诗句,令我落魄伤魂?

不,不是他,也不是夜半的精灵

 曾助他一臂之力使我的诗思告罄。

 

他和那个伸出援手的和蔼幽灵

 都不能夸口曾星夜用智共举奇兵,

遂使我情场败北,无奈缄口称臣,

 因而我镇静自若,不诧也不心惊。

 

但当他的劲作直入你的心门,

我无门可进,软搭搭没了精神。


 

               
          

  评论这张
 
阅读(43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