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nxianshu123的博客

詩才堪與名流和 譯筆敢教高手惶

 
 
 

日志

 
 

《红红的玫瑰》MY LUVE IS LIKE A RED, RED ROSE [苏]彭斯  

2009-02-14 21:06:52|  分类: 英诗汉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附1]:郭沫若译本-
                                                                         

                                                                                                         《红玫瑰》

 

我爱人象朵红红的玫瑰-       O my luve is like a red, red rose,     吾爱吾爱玫瑰红,

六月里迎风初绽;                  That's newly sprung in June.           六月初开韵晓风;

我爱人象首美妙的乐曲-       O my luve is like the melodie,           吾爱吾爱如管弦,

琴瑟和谐地奏弹。                  That's sweetly play'd in tune.           其声悠扬而玲珑。

  

我的好姑娘,你美丽、纯洁-As fair art thou, my bonie lass,          吾爱吾爱美而殊,

我爱你,如此深切!              So deep in luve am I.                         我心爱你永不[渝],

我将永远地爱你,亲爱的-   And I will luve thee still, my dear,        我心爱你永不渝,

一直到四海枯竭。                 Till a' the seas gang dry.                    直到四海海水枯;

                              

一直到四海枯竭,亲爱的-   Till a' the seas gang dry, my dear,      直到四海海水枯,

   太阳烤化了岩石;                   And the rocks melt wi' the sun!        岩石融化变成[泥],

我依然渴慕你呀,亲爱的-   And I will luve thee still, my dear,         只要我还有口气,

   只要是生命不止!                  While the sands o' life shall run.         我心爱你永不[渝]。

 

多保重吧,我唯一的至爱-    And fare thee weel, my only luve!     暂时告别我心肝,

   让我们暂时割舍;                   And fare thee weel, a while!             请你不要把心担!

我就会回来的,我的心爱-    And I will come again, my luve,            纵使相隔十万里,     

   纵然是万里遥隔!                   Tho' it were ten thousand mile!         踏穿地皮也要还。    

                                                                  

                                                -by  Robert Burns (1759 -1796)                 -录自《英诗译稿》                                                                                                                                                上海译文出版社1981年5月   

       王佐良(1916-1995),浙江上虞人;1939年于西南联合大学(原清华大学)外语系毕业后留校任教,1947年赴英国牛津大学攻读英国文学研究生;1949年回国后,历任北京外国语学院教授、英语系主任、副院长,中国莎士比亚学会副会长,中国外语教学研究会第一届副会长,中国英语教学研究会第一届会长,北京外国语学院顾问兼外国文学研究所所长,《外国文学》主编。

 [附2]: 王佐良教授译本-        [附3]:袁可嘉译本-

 《我的爱人象朵红红的玫瑰》

呵,我的爱人象朵红红的玫瑰,    啊,我的爱人像一朵红红的玫瑰,

六月里迎风初[开];                    它在六月里初开;

呵,我的爱人象支甜甜的曲子,       啊,我的爱人像一支乐曲,

奏得合拍又和[谐]。                     它美妙地演奏起来。

 

我的好姑娘,多么美丽的人儿!          你那么漂亮,美丽的姑娘,

请看我,多么深挚的爱情!                 我爱你是那么深切;

亲爱的,我永远爱你,                      我会一直爱你,亲爱的,

纵使大海干涸水流尽。                      一直到四海枯竭。

 

纵使大海干涸水流尽,                      一直到四海枯竭,亲爱的,

   太阳将岩石烧作灰尘,                       到太阳把岩石烧[化];

亲爱的,我永远爱你,                      我会一直爱你,亲爱的,

   只要我一息犹存。                              只要生命之流不[绝]。

    

珍重吧,我唯一的爱人,                   再见吧,我唯一的爱人,

   珍重吧,让我们暂时别离,                让我和你小别片刻。

但我定要回来,                                 我要回来的,情爱的,

   哪怕千里万里!                                  即使我们万里相隔。

 

        -录自《英国诗文选译集》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1980年8月

 

[附4]:吕志鲁教授译本-                        [附5]:猎人 译本-        【附6】:苏曼殊译本-

 

   呵,我的爱人像一朵红红的玫瑰,        吾爱如红玫瑰兮,              熲熲赤蔷薇,

   蓓蕾初放正值花季;                             六月初绽放。                  首夏发初苞。

   呵,我的爱人像一首甜甜的乐曲,        吾爱似仙乐曲兮,              恻恻傾商曲,

   旋律奏响最合时宜。                             旋律何悠扬。                     眇音何远眺。

 

   姑娘,如此娇好美丽,                          窈窕少女兮,                     子美谅夭绍,

   我怎能不深深爱你!                                爱汝情深意长。                  幽情中自[持]。

   我将爱你直至永远,亲爱的,                爱汝无止境兮,                 沧海会流枯,

   纵使天下的海水销声绝跡。                   待枯竭海洋。                      相爱无绝[期]。

 

   纵使天下的海水销声绝跡,                    待枯竭海洋兮,                 沧海会流枯,

              太阳把世上的岩石熔为浆泥;                烈日熔石成岩浆。              顽石烂炎熹。

   呵,我还要爱你,亲爱的,                    爱汝无止境兮,                 微命属如缕,

              只要我生命的沙漏尚能为继。                 当生命之树久长。              相爱无绝期。

 

   再见吧,我唯一的爱,                           汝吾独怜爱兮,                  掺祛别予美,

    让我们暂时别离!                                    别离暂别离。                      隔离在须[臾]。

   我将重回你的身边,我的爱,                 吾定将重返兮,                 阿阳早日归,

    哪怕远隔千里万里!                                 纵千里万里!                     万里莫踟[蹰]!

 

[附7]:网友 小山东 译本-

 

我的恋人好比玫瑰红艳,

绽放在六月好时光,

我的恋人好似曲乐轻弹,

婉转吟唱动人悠扬。

 

你端庄俏丽引人遐想,

我一见倾心爱得痴狂。

纵海枯石烂地老天荒,

我的爱也伴你不走样。

 

我的恋人,海枯石烂,

   我的爱也永远不变!

我的恋人,生命不息,

   我的爱不变到永远。

 

离别在即,我今生的恋人!

   执手相看泪眼!

纵使关山千重,我的恋人,

   誓回你的身边!

 

看了许多译文,都将Love 译作“爱人”,而此处应指情人、恋人,不是中国人所谓的‘爱人’,而且汉语“爱人”一词一般指已婚的妻子,人们听到这个词自然而然地想到了油盐酱醋的生活,失去了英语love 所蕴含的青春勃发的欢爱激情,系已被stigmatized 或vernacularized,所以选用“恋人”。

又有人将 my dear 译作“宝贝儿”,有些过于口语化,轻浮,显得不够诚恳。

ten thousand miles 多数人直译为“万里”或“十万里”,有些过于直了,有点象中国的万里长征了;我用“关山千重”。此诗最大特点是用喻多,如果在汉诗中不相应用喻而直白翻译,则白白浪费了汉语中的大好典故资源。

only love 好多都直译作“唯一的爱人”,怎么听都别扭,言外之意是有不止一个爱人才是常态,颇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味。诗人此处“only”此处应指“今生不渝的恋人”、“一辈子就她一人”之意。

 

[附8]:蚂蚁、晚枫译本-                                     [附7]:普敬天下译本-

 

 《山丹丹红艳艳》

 

哎哟,我的小亲亲象山丹丹,                哦,我的爱人像朵红红的玫瑰,

六月刚冒嫩尖尖。                             在六月里迎风初开,

哎哟,我的小亲亲象信天游,                哦,我的爱人像首甜甜的乐曲,

调调唱得那个甜。                                   在天地中低回盘旋。

你才是个俊妹子,我的毛眼眼,               你是那样的美,我心爱的姑娘,

爱你深深在心间。                                   我深深的爱着你,

我要爱你到永远,我的小亲亲,               亲爱的,我会一往情深心不变,

就算海底见了天。                                   海枯石烂不分离。

就算海底见了天,我的小亲亲,                亲爱的,海枯石烂永相依,

 就算烈日化顽岩。                                    直到天崩地[裂],

我要爱你到永远,我的小亲亲,                 亲爱的,我会深深爱着你,

 一生一世都不变。                               直到命悬一[线]。

跟你道别说再见,我唯一的小亲亲哟,  再见吧,我的至爱,

 分开只是一眨眼。                                  我和你小别片刻,

亲爱的,我会再来你身边,我的小亲亲, 我会很快回来,

 管他路途万里远!                                     纵然是万里相隔。  

 

[附8]:金沙文字译本-

 

啊 我的甜心 你是一朵鲜红鲜红的玫瑰

绽放在那春光明媚的六[月]

啊 我的甜心 你是一曲悠扬悠扬的牧歌

荡漾着那甜蜜甜蜜的旋[律]

 

我的姑娘似天仙

我坠爱河深无限

我要爱你到永远

直到大海全枯干

 

即使大海全枯干 我的心肝

  即使太阳把那岩石也烤烂

我要爱你到永远哟 我的心肝

  哪怕那金沙飞扬魂也断

 

我的甜心 我的唯一

  今朝暂且一别离

纵使长风千万里

  我心切切必当[归]!

 

译注:

1、重复鲜红鲜红,配合原诗节奏

2、苏格兰地处北纬55度,6月才有春天

3、“牧歌”是根据作者身份推导而出。罗伯特·彭斯扛起锄头是农民,挥舞羊鞭是牧人,

   放歌一曲是诗人

4、沙子跑起来只能是漫天飞扬,类似沙尘暴


【附9】:忽悠版本-                   铁冰妄评-

 

啊,我的爱人象一朵红红的玫瑰 (爱人?结婚没有?)
六月悄然绽。        (悄然绽开?有哪一朵花是嚷嚷着绽开的?)
啊,我的爱人象一段旋律,   (一段?)
美妙而又合。        (合拍?合谁的拍?)

我的好姑娘,多么美丽的人儿,
我已深深地爱着
永远的,
直到大海干涸见。      (这叫说白话,哪里像诗歌)

 

纵使大海枯竭,
 岩石晒焦化!       (晒焦?变黑不?)
我仍旧爱着你,
 只要一息尚

 

珍重吧,我唯一的爱人!    (哪来的“珍重”?,添油加醋)
 珍重吧,让我们短暂的分! (哪来的“让我们”?瞎编)
我会回来的,亲爱的,
 即便千里迢迢,我也定不负!(不负约?添油加醋,金牌厨师)

 

【附10】:木草堂译本-

    《一棵红玫瑰》

我的爱似玫瑰, 火红的玫瑰,

六月的明媚里, 绽放吐蕊。

我的爱是音乐, 美妙的天籁,

甜美的旋律, 令人如梦如醉。

 

她是那样的完美, 我清丽的姑娘。

我坠入了爱河, 晨伴暮随。

亲爱的, 我将爱你到永远,

直到大海干涸, 矢志不悔。

 

大海剩下了最后一滴水,

 太阳把高山巨岩熔碎!

亲爱的, 我还将爱你,

 直到沙漠变森林, 万物回归。

 

我唯一的爱, 今天要暂别,

 只是短短的分离, 别时莫流泪。

我一定会回来, 我的真爱,

 纵使路途遥远, 跨越千山万水。

 

【附11】:tulip译本- 

 

爱人像赤红的玫瑰  

 

啊,我爱人,像赤红的玫瑰,

在六月里,初吐着芬芳。

啊,我爱人,像悠悠的小曲,

甜蜜蜜的协奏而悠扬。

 

我的好姑娘,你多么窈窕,

爱你的心,深扎我心房。

心上人,我爱你到天涯海角,

纵然海枯,你我永不忘。

 

纵然海枯,你我永不忘,

 太阳把岩石化为灰烬,

心上人,我爱你到天涯海角

 只要我生命一息不停。

 

请多保重,我唯一的爱人,

 请多保重,我暂且离开你。

后会有期,我心中的爱人,

 千上万水,我们心连一起。

 

    -2011710日译

 

【附12】:毕谹教授译本-

 《我爱》                      

我爱如玫瑰,
六月红蕾姣。
我爱如乐曲,
妙奏声袅袅。

爱卿无限深,
如卿绝世妍。
直至海水枯,
此爱永绵绵。

直至海水枯,
炎阳熔岩[石]。
但教一息存,
爱卿无终[极]。

离别只暂时,
善保千金[躯]。
终当复归来,
万里度若[飞]。

    毕谹,男,汉族, 1911年5月18日出生,英语,云南师范大学外语学院教授。1936年毕业于上海圣约翰大学英文系,在校时曾任《约翰声》学报总编辑,被视为英俊才子。先生12岁就开始学写诗,青少年时已有佳作。大学毕业后为逃战乱,沿长江而上至三峡夔门留诗曰:“百川到此无歧路,万里如今况独行。水落舟从危壑出,年来草与故城平。大王风歇花还舞,神女梦深月自明。最是秋江欺客子,断猿声里夜潮生。”旅居重庆约七年后到昆明,也留下诗作《昆明竹枝词》:“一树垂杨一杜鹃,自家家住篆塘前。迎门潮水深千尺,郎在潮头何处边。”老师的英中文文学造诣极高。  
    1949-1951年毕老师在云南师大附中任教。后调到云南师范大学外语系当教授,主讲美国文学及翻译,并指导研究生。又曾在中文系担任中国文学史唐宋部分课程。著作中翻译方面主要有英国芭蕾的《名门街》,美国尤金·奥涅尔的《女儿悲》、《马可百万》及全用文言文译述的《英美名诗评介》。2002年,获中国翻译工作协会授予的资深翻译家荣誉证书。创作方面则有《柳唱》、《烬余》、《短笛》、《长竽》等诗集及京剧剧本《辛弃疾》等,著作甚丰。

 

【附13】:无心剑译本-

亲亲如红红玫瑰,
六月初绽千般媚;
亲亲似幽幽天籁,
曲调甜美万人醉。

亲亲是妩媚女孩,
爱你太深直发呆;
此情此爱永不停,
直到上苍枯四海。

直到上苍枯四海,
 烧毁岩石化尘埃;
此情此爱永不停,
 生命长在爱不衰。

再见吧我的唯一!
 只不过片刻别离!
亲亲你我会重逢,
 纵然相隔千万里!

 

 

 


 

 

 
  

 

 

  评论这张
 
阅读(698)|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