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nxianshu123的博客

詩才堪與名流和 譯筆敢教高手惶

 
 
 

日志

 
 

《夕晖》THE GOLDEN SUNSET [美]朗费罗  

2009-04-08 18:58:45|  分类: 英诗汉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色的大海似明镜一面-     The golden sea its mirror spreads         

横在彤红的天边,           Beneath the golden skies,                  
陆地在海空间狭长一线-     And but a narrow strip between             
隐隐将天地相连。           Of land and shadow lies.    

如云的礁岛,如岛的云片-   The cloud-like rocks,the rock-like clouds  

交相辉映着漂悬,           Dissolved in glory float,                  

那晶亮闪烁的潮汐之间-     And midway of the radiant flood,           

小舟幽幽地浮颠。           Hangs silently the boat.                   


大海似另一个天空一般,     The sea is but another sky,                

苍穹与沧海浑然,           The sky a sea as well,                     

哪儿是陆地呵,哪是苍天?   And which is earth and which is heaven,    

目力几不能分辨。           The eye can scarcely tell.                 


故而我们到了人生暮年,     So when for us life’s evening hour,

精气神渐趋疲软,           Soft fading shall descend,

苍天和大地乃荣耀之源,     May glory, born of earth and heaven,

天与地交融合欢。           The earth and heaven blend.


漂荡的魂魄浸淫着恬淡,     Flooded with peace the spirits float,

静静地,-好不迷恋,       With silent rapture glow,

直到尘世告终,天堂启绽,   Till where earth ends and heaven begins,

心灵欲知乎,-也难。       The soul shall scarcely know.

 

                               -by Samuel Longfellow (1819–1892) 

译后附记:三十多年前试译了许国璋以及俞大絪所编英文教材中的全部韵体诗行(包括此诗之前12行);记得该

     课本中并未标明选段(后见秦希廉教授等译本亦然)。当初年少气盛,竟将仅偶行押韵之原诗译成

     了行行一韵到底,且以逢单行10字、逢双行7字分别表达原诗之抑扬格5音步与3音步,颇为自得。今

     见网友fang君等数本,方知后面还有8行。囿于敝帚自珍,遂依以前逞能型的风格再撑持一下,侥

     幸得完成。-还望诸位多多批评斧正!

附1]:秦希廉教授译本-

        《金色的日落》

金色的海面是一面明镜

舒展在金色的天空下面,

只有一条狭长的地面和阴影

横亘在其[间]。

 

云雾般的岩石,岩石般的云雾,

壮丽地融化飘[荡],

而在灿烂的洪流中[间]

静静地悬缀着一条航船。 

 

大海只是另一个天[空],

而天空也是大海,

哪里是陆地,哪里是天[空],

肉眼很难辨别出来。

 

[附2]:天河译本-

金光辉映,

海天如一,

岸长影狭,

乾坤独辟。

 

景幻云石,

融通光里,

洪流熠熠,

舟从其寂。

 

海即天来,(海即天来,)

天生海上,(天亦海,)

人间天堂,(天上人间,)

枉自思量。(竟难辨。)

 

【附3】:孙梁译本-

   《金色夕照》

 

The golden sea its mirror spread
波平似镜,映照天宇,
Beneath the golden skies,
水天金色一片。
And but a narrow strip between
彼岸隐现,云影缓移,
Of land and shadow lies.
遥望依稀一线。

The cloud-like rocks, the rock-like clouds
岩如行云,云如巉岩,
Dissolved in glory float,
化作异彩飘[浮];
And midway of the radiant flood,
波光潋滟,注目中流:
Hangs silently the boat.
凝泊一叶扁舟。

The sea is but another sky,
茫茫然苍天如大海,
  Thesky a sea as well,
浩浩然大海似苍天;
And which is earth and which is heen,
处天上?何处人间?
The eye can scarcely tell.
俗眼岂能分辨?


So when for us life’s evening hour,
因而在人生暮年,
Soft fading shalldescend,
榆之景隐现[时],
May glory, born of earth and heen,
愿天地孕育的光
The earth and heen blend.
将天地溶为一[体]。

Flooded with peace the spirits float,
With silent rapture glow,
性灵与天地交融,

Till where earth ends and heen begins,
The soul shall scarcely know.
不分何处天上何处地下。

孙先生的译诗很美,结尾段四行,不知怎么只见两行译文,显得突兀,让读者不知所云。孙先生用了"桑榆之景",是说 "人生暮年"么?与上句重了。中国古诗中有 "莫道桑榆暮,人间重晚晴。"似未见其他寓意。

诗第一句就讲明是海,交待清楚。而孙译将"海"隐去,至第三段才点明,有碍读者清楚领会诗意。孙译

第二段 "中流",大海的"中流"在哪儿?"泊"字也欠稳妥。扁舟何以 "泊"在海上中流?

第三段 "俗眼岂能分辨?" "俗"与 "慧"相对,避开为好。"岂能",语气过硬了。写景句以客观写实语言。

议论是在下面两段才发。在这里,平叙句变成了反诘句,把诗人的语气弄拧了。

结尾掉了两句,把诗人写的晚年人的意识渐浑,生死弥留时的情景,那种淡定,泰然面对的描绘丢掉了,实为可惜。

还是那句千年老话:重在"推敲"。末了,我也敲出块砖来,坦然面对批评。

【附4】:一经译本-


《金色日落》
 
金色大海如镜展,
上接金色长天。
水天之间唯一线
陆地隐约可见。

云似的岩,岩似的云,
化入美丽的浮幻。
在粼粼波光之中,
静静地晃着一只小船。

如天的海,
如海的[天],
何处是地,何处是[天],
肉眼难分辨。

因感人至晚年,
天地区分渐淡,
让那天地物华,
地上天上溶散。

平静如水,灵魂飘然,
带着默默的兴奋,欣悦,
至地缘,上九[天],
而心灵将不知不觉。

【附5】:曾冲明三译本-

以上两种译文各有千秋。欣赏之余,我借鉴以上二位译文重译三稿如下: 

(稿一)《金色夕阳》  

金色的大海映照着金色的天空;

海岸与倒影之间只有一条光带。
岩石像云彩,云彩像岩石,
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浮游;

一叶扁舟悬浮在

水波潋滟的中流。
海只是另外的[天];
天也是另外的海。

哪是海,哪是[天],

肉眼很难分得清。
因此人生暮年,
大去之期将至。
但愿天地之荣光
将天地融为一体。
愿灵魂和平地浮游,
喷发出内心的喜悦。
直到灵魂几乎不知
哪是天涯哪是海角?

(稿二)
  《夕阳红》

夕阳映红大海与天空;
海岸与倒影连在一起。
岩石与云彩难以分清,
浮游在闪烁的波光里;
一叶扁舟悬浮在中流,
浪花潋滟,波涛汹涌。
海连着天,天连着海。
哪是海,哪是天,
肉眼难以分清。
联想人生暮年,
大去之期将至。
但愿天地之荣光
将天地一起照耀。
愿灵魂和平地浮游,
喷发出内心的喜悦。
无论在天涯或海角,
直到灵魂完全安息。


(稿三)
    
波光粼粼海如镜,云影天光水中映;
岩岸倒影云中浮,碧空蓝海分不清。
海上突现一扁舟,天上人间何所依?

但愿夕阳无限好,灵魂能同天地存。 

 
关于理解原文:
And but a narrow strip between
Of land and shadow lies.
(between是副词;正常的词序是:And but a narrow strip of land and shadow lies between. a narrow strip of land and shadow由陆地与倒影组成的一条狭窄的带子;)
The cloud-like rocks, the rock-like clouds
Dissolved in glory float,(float是动词,作谓语)

 

【附6】:东海仙子译本-

金色夕阳》

 金色大海明镜展,

 横在彤红长天边,

 大陆与影卧中间,

 只剩狭长线一段。

 

 礁如云来云如岩,

 浮融互化共潋滟,

 海面明亮金灿灿,

 静静摇摆一叶船。

 

 海是天的另一面, 

 天是大海深湛蓝, 

 哪是大陆哪是天?

 肉眼几乎不可辨。 

                                                            

 故而当人至暮年,

 韶华褪尽不再坚,

 天地交合生壮观,  

 但愿天地融调掺。

                                                              

 漂荡浮游魂悠闲,

 静现红光于明艳, 

 处地终始乐园,

 灵魂永远难了然。

 

【附7】:fang译本-

金色海洋开明镜,
其间陆地和阴[影]。
海洋上天宇耀金,
窄窄一线忽显隐,
海洋不过苍天[影],
云似巉岩,岩若云行,
消释在飘浮的光[明],
在潋滟洪波中途,
小船悬挂悄悄静。
苍天也是海洋形,
孰为大地孰天[庭]?
凡眼莫可辨分[明]。
所以人生暮年近,
缓缓消隐慢降倾,
愿天孕地育之光[明],
将天地溶合消停。
涌起宁静,漂浮性灵,
默默喜乐辉煌浸淫,
直至人间终结,天堂垂临,

 

 

灵魂不辨人间与天[庭]。

【附8】:大兴意译本(非逐行直译)-

镜磨金壁海,
悬此映重天。
海界横陈处,
胧朦翳遮沿。

浮游融焰绮,
霞石两失连。
万道霞光泄,
孤舟天际悬。

天穹别似海,
波撼亦如前。
细蹙分明处,
相规全秩然。

人生盖如此,
暮患老何缘?
发焕烈天地,
冥河舀世抟。

 
精灵平溢出,
韬奋快心恬。
朗朗洪波起,
魂归不计年!
                  2012.7 北京 大兴

【附9】:小马老头译本-


斜阳卧洋海,金涛似镜延。

绵绵千万里,再临晚霞边。

极目天水远,横接一线宽:
 
海陆伴光影,只看仿佛[间]。


浮云如岩岛,岛礁若云端。

水光粼粼处,飘移游翩翩。
 
海潮何汹涌,潋滟海浪翻。
 
中流有何物?沧海一舟悬。


云为海上海,海是天外天。

苍天似沧海,茫茫浩浩般。

天穹何地是?何处为尘[间]?

凡眼以顾望,相看辨也难。


春秋留不住,忽尔至暮年。

韶光莫可继,精气渐消残。

无限辉煌在,天地荣光源。
 
还愿荣光照,贯通天地连。


魂灵如流水,游荡默无言。

满溢心胸内,怡悦且善安。

尘世终须尽,天境将于前。

彼时安息所,魂归方了然。
  评论这张
 
阅读(68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