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nxianshu123的博客

詩才堪與名流和 譯筆敢教高手惶

 
 
 

日志

 
 

SONNET 5 十四行诗 第5首 [英] 莎士比亚  

2009-07-25 14:02:36|  分类: 莎士比亚十四行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Those hours, that with gentle work did frame             

以轻巧的拿捏,柔柔细细-

 The lovely gaze where every eye doth dwell,              

 那勾魂的凝竚,万目争睇;

Will play the tyrants to the very same                         

岁月将帝王们生生演绎-

 And that unfair which fairly doth excel;                        

 连同暴政-有过之无不及! 

 

For never-resting time leads summer on                    

不息的时光引领着夏季-

 To hideous winter, and confounds him there;             

 来到严冬,令其惊悚不已;

Sap check'd with frost, and lusty leaves quite gone,   

霜凝树脂,阔叶纷纷凋蔽,  

 Beauty o'ersnow'd and bareness every where:           

 大雪埋了美景,赤地千里。

 

Then, were not summer's distillation left,                     

那时,若夏天尚未经蒸馏,              

 A liquid prisoner pent in walls of glass,                        

 玻璃的瓶缶禁锢着液流,

Beauty's effect with beauty were bereft,                       

美-及其功效,被全盘劫走,

 Nor it, nor no remembrance what it was:                      

 过往的记忆,也化为乌有!

 

But flowers distill'd, though they with winter meet,        

然而百花,虽经寒冬洗礼,

Leese but their show;their substance still lives sweet.  

幽香如故,尽管零落成泥! 

                          

                      -by William Shakespeare(1564-1616)

 

【附1】:梁宗岱教授译本-                    【附2】:梁实秋译本-

 

那些时辰曾经用轻盈的细工                      时间,以巧妙的手艺创造

    织就着众目共注的可爱明眸,                  那众人瞩目的可爱的容颜,

终有天对它摆出魔王的面孔,                  有一日要对它变得非常粗暴,

    把绝代佳丽剁成龙钟的老丑:                  把那绝世之姿变成丑陋不堪;

   

因为不舍昼夜的时光把盛夏                       永无休止的时间引导着夏季

    带到狰狞的冬天去把它结果;                   到可怕的冬天,就在那里把它毁伤:

生机被严霜窒息,绿叶又全下,                浆液被寒霜凝结,绿叶全无踪迹,    

    白雪掩埋了美,满目是赤裸裸:                美貌覆上了冰雪,到处一片凄凉:

   

那时候如果夏天尚未经提炼,                     如在夏季不曾提炼香花的精华。    

    让它凝成香露锁在玻璃瓶里,                    把那香水密封在玻璃瓶里,

美和美的流泽将一起被截断,                     美的芬芳和美的本身将一起被糟蹋。

    美,和美的记忆都无人再提起。                 本身无存,也没有什么可供回忆。

  

但提炼过的花,纵和冬天抗衡,                  花儿一经提炼,纵然遇到冬天,       

只失掉颜色,却永远吐着清芬。                  只是花颜失色,其芬芳永在人间。

 

【附3】:曹明伦教授译本-                    [附4]:屠岸译本-

 

那些时令,那些曾用精湛的工艺                一刻刻时辰,先用温柔的工程

    造就了这众人瞩目的明眸的时令,            造成了凝盼的美目,教众人注目,

也终将对这同一双眸子横施暴戾,            过后,会对这同一慧眼施暴政,

    而且让超凡绝伦的美艳不再迷人:            使美的不再美,只让它一度杰出;


因为永不停息的时光总会把夏天                永不歇脚的时间把夏天带到[了]

    引到可怕的冬季并把它毁在那里;            可怕的冬天,就随手把他倾覆;

严霜扼杀生机,青枝绿叶均不见,            青枝绿叶在冰霜下萎黄枯槁[了],

 冰雪掩埋美景,满目皆荒凉凄迷;            美披上白雪,到处是一片荒芜:

 

到那时,倘若没留下夏日的精髓                 那么,要是没留下夏天的花精,

    没留下提炼的香露囚于水晶高墙,            那关在玻璃墙中的液体囚人,

美之风韵就将随美一道香消色退,             美的果实就得连同美一齐扔,

    无论美和美的记忆都将被人淡忘。             没有美,也不能纪念美的灵魂。

 

可经过提炼的香花纵然面对严[冬],      花儿提出了香精,你就到冬天,

也只失却其表;而美质依然永[恒]。      也不过丢外表;本质可还是新鲜。 

 

[附5]:周树基副教授译本- 
 
时间女神温柔轻盈巧手周旋, 
  构造奇妙佳境人们瞩目观看, 
一旦她又像可怕的暴君一般, 
 要对这超凡的美丽横加摧残; 
  
当分分秒秒把盛夏领入冬寒, 
 完全失去昔日光景,狼狈不堪: 
此时霜冻枝枯,绿叶已经飘远, 
 冰雪覆盖美景,到处荒凉一片。 
  
幸而夏花精华早就得到提炼, 
 并且已经把它装进玻璃瓶罐, 
使得香花精髓不随外形消散, 
 要不,还有什么可以作为纪念? 
  
因此,花儿只要香精得到提炼, 
即使冬天没花,仍有芳香依然。 

[附6]: 孤竹七言古体译本-
 
时间女神巧装扮, 构成佳境任留连,
一旦发威如暴君, 超凡美丽尽摧残。
引领暑热入冬寒, 今日光景不堪看,
霜冻枝枯黄叶飘, 冰雪覆盖一荒原。
幸而夏花早提炼, 精华成液已装罐,
香气未随外形消, 不然何物作纪念。
人生如花当记取, 要把精华留人间,
即使冬来花逝去, 馥郁芬芳却依然。 
 
[附7]:辜正坤一韵到底译本-[附8]:艾梅无韵译本-

时光老人曾用精雕细刻         时光啊,你曾用精巧的工夫艺
  刻出这众目所归的美颜,     造就众人瞩目的可爱容颜,对同一张脸庞,
也会对它施暴虐于某一天,      你终将露出狰狞的面孔。
 叫倾国之貌转眼丑态毕现。      让天姿国色沦为残花败絮。

因为那周流不息的时光将夏季   永不停息的时光把夏季带到
 带到可憎的冬季里摧残,     凄厉的寒冬,并将他摧毁。
令霜凝树脂,叫茂叶枯卷,      鲜活的树液被冻结,繁茂的绿叶被摧落,
 使雪掩美色,呈万里荒原。      美貌被冰雪所掩埋,满目一片荒凉;

那时若没有把夏季的香精     倘若当时未曾提炼夏之精华, 
 提炼成玻璃瓶中的液体囚犯,   把它凝成香露锁进玻璃瓶,
美的果实亦将随美而消殒,      美与美的芬芳就会一起消逝,
 那时美和美的回忆都成过眼云烟。再不会有人将它们忆起。

但如果花经提炼,纵使遇到冬天,提炼过的鲜花,纵然经历寒冬,
虽失掉外表,骨子里却仍然清甜。流失的只是颜色,那馨香仍永留人间。

[附9]:普敬天下人德文转译本-

 

美妙时光美影像

 魅力十足众向往

心魔专权欲猖狂

 自美掠夺丑过场

 

夏日无羁走四方

 严冬瑟瑟自心伤

树液凌霜绿叶黄

 厚雪匿美荒地长

 

夏日精髓无影[踪]

 精液禁锢玻璃幢

自美还被自心伤

 物是人非影自[空]

 

花液纵经严寒凉

外形褫夺心犹香

 

【附10】:朱廷波译本-

 

自然出巧手 塑美有几[时]
 娇容惹怜爱 众目惊叹息
自然暴君面 显露终有[时]
 绝代佳人老 毁美成败[枝]

 

时光无休止 引出盛夏[期]
 凄冷有冬日 毁之何足惜
霜云生机苦 浓药落枯[枝]
 雪压美丽泣 荒寒似无极

 

倘若夏末尽 幸躲浓缩[期]
 夏出玻璃瓶 香露散无迹
美貌芳香散 美貌自游离
 何人思芳香 何人美貌提

 

鲜花经提纯 能闯严冬[期]
艳色固消褪 尚留香甜[资] 

 

【附11】:邢怡副教授译本-

 

时光玉手兮,精细巧雕琢。

 众目流连兮,伊人美眸烁。

朝一日兮,暴戾施虐多,

 美貌终衰兮,众人将其唾。

时光不息兮,引领酷夏热,

 带入寒冬兮,再将其伏蛰。

严霜凝结兮,绿意了无色。

 冰雪掩美兮,满目皆赤[裸]。

彼时犹夏兮,尚未将香锁。

 玻璃瓶罐兮,幽锢香露缩。

美与美韵兮,一起遭陨落。

 丝毫无存兮,记忆也淡薄。

花经提炼兮,色泽失其踪,

纵遇寒冬兮,幽香依旧浓。

 

                 

                                                                                                                                                                          

    

 

                                                                 

 

                                                                                             

  

                                                                  

  评论这张
 
阅读(84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