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nxianshu123的博客

詩才堪與名流和 譯筆敢教高手惶

 
 
 

日志

 
 

何、金二先生,何不相忘于江湖?  

2010-11-28 09:56: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11-23 14:43:37)
【铁冰按:何、金二位先生近来在博客上闹起意气之争,并都引用过我的话,所以我应该说几句。】
        作为一名诗歌译者,我在网上认识何功杰先生和金咸枢先生(网名“北斗第一星”)已经一年多了,和二位前辈都有过一些交流。我欣赏何先生英诗汉译的明白晓畅,一扫学院派的阴晦,也商榷过他的《三字经》英译和《死亡沉思录》汉译。我佩服金先生的汉语功力和在英诗汉译的独到见解,也和他就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的汉译有过数次激烈的争论。但批评和争论之后,我和二位先生仍能友好相待,并时有切磋。这要归功于二位先生身上的一些可贵的品格。
        年逾古稀的何先生身为国内有名的英语教授和译家,并无专家、名家的架子,亦无学院派常有的刚愎自用、眼光狭隘、故弄玄虚等等恶劣品质,相反,是一名思想开明,虚怀若谷,包容批评,平易近人,乐于勉励并与后生学子平等交流的前辈学人。
        甫临花甲而雄心未减的金先生自幼自学成才,在古诗词、汉语言文字及英诗中译方面均具深厚的功力,更难得的是,他少年时就敢于向前辈名家叫板和挑战,如今凝集起平生的才气和傲气,身体力行地翻译莎士比亚的诗作,来实践、实现超越前人之心愿,也为诗歌翻译做出了许多贡献。金先生自视甚高,自称“北斗第一星”,又有“诗才堪与名流和,译笔敢教高手惶”之语,这种傲气使他激烈反击来自他人的批评,但也正是这种傲气,迫使他接受他人的批评。
        大约半年前,两位就开始有了断断续续的争执,而最近几天,又交锋了几个回合。究其原委,大抵是因为何先生批评金先生引以为豪的金译莎氏十四行诗所采用的aaaa bbbb cccc dd韵式会误导读者认为十四行诗原本就是这样押韵的,而金先生指摘何先生的“乡村墓园挽歌”等一些译作存在许多缺陷,并认为何先生等学院派眼高手低、水平不行。二人在争论和争执时,有时不可避免地耽于意气之争,都说了一些过头的话,这也很正常,不算什么。
        平心而论,我觉得两位在争论中说的话大部分都是有道理的,但双方的见解不至于如此矛盾如此冲突,意气之争更是没有必要。例如金先生不必攻击何先生学品与人品,何先生也不必看不惯金先生的“狂妄”。
        我认为何先生是一位可敬的学者,而金先生的“狂妄”(其实是“狂而不妄”)并无大害。金对何译文的一些批评虽然中肯,但不至于伤及何的“学品和人品”;何对金的批评虽然有理,但并不会妨碍更不能否定金译莎诗的实践。

        我跟何先生一样,也批评金先生的莎诗汉译。不同的是,何先生对“采用aaaa bbbb cccc dd韵式”的必要性来批评金译,我则是从其的可行性来进行批评。何先生是从理论的视角来批评,我则是从实践的角度来商榷。

        何先生认为金译的韵式会误导读者认为莎氏韵式就是金译的那个样子,这其实只须译者在全书的前面加上一条注解,告诉读者莎氏十四行诗原来的韵式是abab cdcd efef gg,即可解决。我很欣赏金译的这种韵式,不仅因为这更对中国读者的传统审美胃口,也因为莎氏十四行诗大多都有明显的“起-承-转-合”结构,金译的韵式可将这一结构体现得非常充分。所以我认为金译的韵式(及其每行十字的结构)在理论上是站得住脚的,但在实践中可操作性不大——容易因韵害义;难以充分容纳原作的信息量;难以保留原作的辞格。这正是以前我与金先生论争的要点。

        事实上,何金二先生的争执,包含了学院派译者与民间译者之争,译诗形式的异化与归化之争,而且更是——两种不同人的性格之争。

        我以前曾经在文章里提到过,学院派和民间派各有优缺点:前者学高于才,后者才高于学;前者掌握充分的文献资料,后者译入语的语言修为更优秀。两派应该携手,互相取长补短,才能更好地促进诗歌翻译事业的发展。但是这很难。何况一旦双方涉及性格之争,就更不可能携手了,正如何、金二位先生现在这样。

        因此我无意给两位做和事佬,规劝二位握手言和。只想劝两句——孔老二云“道不同,不相为谋”,这是君子之道;两位既然见解与性格均有冲突,何不就此罢争,从此互不理睬,各行其事?庄子云“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二位何妨停止相“濡”以沫,而相忘于江湖,岂不潇洒?

        愿两位前辈身体健康,天天都心情愉快地做自己喜欢的事,继续为其乐无穷的诗歌翻译发光发热,对热爱此道的晚辈后学点拨指津。

何功杰:2010-11-23 19:26:02 

       非常客观、非常贴切的分析,非常中肯的劝告。记得是他首先征求我意见时(?)我才对莎翁十四行诗形式的翻译表达了一点个人意见,当时就说明是一家之言,同时也表示同意有各种翻译实践。我从来也没有攻击和否定过他(回复和说明是有的)。学术批评是正常的,但招来的是他对我的诸多人身攻击,然而,我都忍了,心想让网友读者去鉴别是非。我已在我的博客中发表了“罢争”声明,我将听取你的意见,“从此互不理睬,各行其事!”
真心感谢您的费心、诚心、友善的劝告,铁冰先生!

铁冰回复:何、金二先生,何不相忘于江湖? - 北斗第一星 - jinxianshu123的博客2010-11-24 08:40:01

       呵呵,谢谢何先生!其实金先生也是通情达理之人,相信二位的争论并不仅是争论,也会带来收获。

我:2010-11-25 02:14:12 

1.应当感谢铁老弟之善意。
2.扪心自问,此生似从未对任何人有过人身攻击,也从无骂人之恶习。如发现有,恭请各位举证;敝人会公开致歉。亦望他人反躬自省。
3.有人以为不才之网名“北斗第一星”,似乎乃自我标榜天下第一,其实属误解。贱名之“枢”乃先祖父所赐,该字之本义即北斗斗柄指向北极星之第一颗星也。
4.“接受批评”,绝不等同于文革中那种居高临下、以势压人、只能唱“是我错”之“批判”;其尤应包括反批评这最为正常、最正当不过之权益。
5.因韵害义等弊疵,漫说译诗,即便是创作,也会因主要是遣词炼句等方面的主观才力不济而时有发生;故而其根本原因恐大抵并非基于形式之类吧?对于拙译10字句之正方形韵式,希望不要在潜意识中想当然地以为:我尚不行,名不见经传的“初中生”怎么可能懂?(若仔细剖析若干首拙译之文思,可以参悟出其中之规律性的“工艺过程”;比如,不才之译韵几乎完全建立在原诗固有之实词上,这就基本杜绝了因韵害义之可能。关于辞格方面的有些问题,我以前所化精力甚少。应当谢谢铁老弟的有益提醒!或许你也会注意到:我在莎翁其它长诗的试译中已有了明显的着力。)
6.争鸣也好,争论也罢,似应直面对方所指而正面回应、质证。我国学术界这方面的氛围远未形成,空气还相当浑浊。老实说,不才从不信“谦虚使人进步”之类官场鬼话。一是一,二是二;丁是丁,卯是卯。翻译之优劣完全可以、也应当货比三家,其全民族之整体水准应比创作更容易有长足的进步。关键实在于要一代一代地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如此方能薪尽火传,永远力攀高峰!

博主回复:2010-11-27 05:09:31

       谢谢金先生的肺腑之言。我不曾认为“北斗第一星”是“天下第一”,只认为这最多只是“北斗星里的第一”罢了,因此从不认为您有多狂妄。至于“枢”=“北斗第一星”,我实在没想到过,估计别人更想不到。是的,批评应该以理服人,决不可以威压人。很赞赏您在第6点中之所言,至于前辈的莎诗汉译,今后我自然还会多拜读并与您多探讨。

好好做虾2010-11-25 23:20:22 

       小虾虽不懂诗更不懂译诗,还是被各位的学问和钻研精神所感动。虾想,再大的矛盾也源于译诗,那让争论还是回归于诗,回归于译。可别动辄上纲上线,涉及别的什么。
       可也别绝对像铁大侠说得这般,有了争议就相忘于江湖,那同一个圈子里岂不只剩下类似的声音,就不好玩儿了。呵呵,也许是因为虾不懂诗不懂译诗,虾想,才杞人无事忧天倾。

铁冰回复:2010-11-27 05:09:56

       你低估了“江湖”之大。

娃娃鱼2010-11-26 10:35:06 

       学院派和民间派,一个学高于才,一个才高于学,恩,是的。但是,民间派的才是从哪里来的呢?难道天生就有才吗?肯定也是学来的。学院派的知识结构虽然更体系,更全面,运思和话语方式更抽象凝练,但也因庄重少了些许活泼生气,所以目前阶段我还是更喜欢民间派。但我们老师不断强调理论素养,要求我们学会用专业术语说话,还不太习惯。
铁冰回复:2010-11-27 05:14:05

       知识(学)可学,才是天生的,学不来的。天朝的学院派绝大多数都是草包,它们的“知识结构体系”根本经不起牙签一戳。

娃娃鱼2010-11-26 10:41:09 

       上面你提的那个建议让我想起八十年代王蒙提的作家学者化,学者作家化,翻译领域可能也一样。

娃娃鱼2010-11-28 10:18:19 

孔老二的话也要听啊???

牛津才子2010-11-28 19:45:52 

       北斗的汉语功底很好,这是盲人也能摸得着的东西。
       莎翁的东西,被他汉化了,其实是在他自己独创的世界里另造的一个世界。诗句散文等什么什么是条条框框理论家的东西。其实,语言过多地这样翻译来去,也是徒劳的,许多东西是猜出来的。





 

  评论这张
 
阅读(700)|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