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nxianshu123的博客

詩才堪與名流和 譯筆敢教高手惶

 
 
 

日志

 
 

《暌 离》 WHEN WE TWO PARTED [英] 拜伦  

2010-04-07 21:11:53|  分类: 英诗汉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诗每节基本为ababcdcd交叉韵式,拙译             [附1]:江冰华译本-

    以AAAABBBB或AAAAAAAA谐之。】                    《咱俩分手时》

 

When we two parted               我俩当初分袂-    咱俩分手时,

   In silence and tears,                 默默无言流泪,            默默地流泪,

Half broken-hearted,               心儿一半已碎,            一别将数年,

   To sever for years,                   一别年年岁岁;            不由人心碎。

 

Pale grew thy cheek and cold,你的脸苍白冰冷,         你的脸苍白、冰冷,

   Colder thy kiss;                          冷不过你的一吻;         更冷的是你的吻,

Truly that hour foretold              当时的预感真准-         那时真的预兆着

   Sorrow to this!                            如此这般悲情!            我今天的痛心。

 

The dew of the morning      那天早晨的露水-        那天的晨[露],

   Sunk chill on my brow;               寒气沁我额眉;            落到我的眉宇,

It felt like the warning                 它警示我的感喟-       好像是在预[报]

   Of what I feel now.                       一如今日滋味。           我今天的心绪。

 

Thy vows are all broken,            你的誓言尽悖,           你将前盟尽弃,

   And light is thy fame:                  你的名声亦毁;            弄得声名狼籍,

I hear thy name spoken             一听到你的名讳-        别人一提到你,

   And share in its shame.             我也一同羞愧。            我就感到羞[耻]。

 

They name thee before me,  别人一提到你,             别人一提你的名[字],

   A knell to mine ear;                    丧钟鸣我耳际;             我听了像是丧[钟],

A shudder comes o'er me-   我感觉浑身颤栗-          我感到不寒而[栗],

   Why wert thou so dear?            为何曾对我亲密?          为什么你曾被我钟[情]?

 

They know not I knew thee      他们并不知悉-      别人不知我曾认识[你],

   Who knew thee too well:          你我曾是知己;               曾对你了解至深;

Long, long shall I rue thee       我将你久久痛惜-           我将久久痛惜[你],

   Too deeply to tell.                     痛得不能提起。               痛得不能告人。

 

In secret we met:      从前曾私下交往,           以前咱俩秘密会[面],

   In silence I grieve                     而今我黯然神伤-            如今我默默悲伤,

That thy heart could forget,     你的心会遗忘,               你竟然恁地负[心],

   Thy spirit deceive.                    你的灵会欺罔。               竟然将我恣意欺诳。

 

If I should meet thee                 假如与你聚首-   许多年以[后],

   After long years,                        过了许多年后,      如果和你再度相会,    

How should I greet thee?-    我该如何开口?          我将怎样称呼[你]?-

   With silence and tears.             -默然无语泪流。     用沉默和眼泪。

 

  -by George Gordon Byron(1788-1824)          -录自《英美名诗选译》

                                               陕西人民出版社1984年12月

【附2】:卞之琳译本-

 

想当年我们俩分手,

 也沉默也流泪,

要分开好几个年头

 想起来心就碎;

 

苍白,冰冷,你的脸,

 更冷是嘴[唇];

当时真是像预言

 今天的悲[痛]。

 

早晨的寒露在飘落,

 冷彻了眉头—

仿佛是预先警告我

 今天的感受。

 

你抛了所有的信誓,

 声名也断送;

听人家讲你的名字,

 我也就脸红。

 

人家当我面讲[你]

 我听来像丧[钟]—

为什么我从前想像[你]

 值得我这么[疼]?

 

谁知道我本来认识[你],

 认识得太相熟:—

我今后会长久惋惜[你],

 沉痛到说不出!

 

你我在秘密中见面—

 我如今就默哀

你怎好忍心来欺骗。

 把什么都忘怀!

 

多年后万一在陌路

 偶尔再相会,

我跟你该怎样招呼?—

 用沉默,用眼泪。

【附3】:黄杲炘译本-

 

当初我俩分离[时],

 默默无语泪满面,

离愁绞得心半[碎]—

 一别将是若干年;

 

你的脸苍白冰凉;

 你的吻冷而又冷
真就是那个时光,

 预示了今日悲恨!

 

那天的黎明露水

 冷冷凝在我眉头,

像预先让我体会

 我这如今的感受。

 

你把前盟都抛[弃],

 你把名声也轻丢—
听人提你的名[字],

 连我也感到害羞。

 

人家当我面谈你—

 听来像丧钟一阵;

我感到全身战栗—

 我怎会对你锤情?

 

我对你了解太深—

 可人家并不知道:

你给我无穷遗恨,

 深得已没法相告。

 

我们曾幽期密约,

 如今我默默哀伤:

你的心竟能忘却,

 你的灵魂竟欺诳,

 

经过了多年离[别],

 你我如再次相见,

我拿什么迎接[你]?

 默默无言泪满面。


【附4】:黄福海译本-

 

When We Two Parted

 

当年我们俩分手

When we two parted

 In silence and tears,

Half broken-hearted

 To sever for years,

 

 

Pale grew thy cheek and cold,

 Colder thy kiss;

Truly that hour foretold

 Sorrow to this.

 

当年我们俩分手,

 默默地流着眼泪,

从此将分开很久,

 心儿都快要破碎。

 

你脸色苍白冷漠,

 你的吻冰凉彻骨;

其实那时已向我

 预告了这般痛苦。

The dew of the morning

 Sunk chill on my brow--

It felt like the warning

 Of what I feel now.

 

 

Thy vows are all broken,

And light is thy fame;

I hear thy name spoken,

And share in its shame.

 

晨露是那么清冽,

 浸透了我的额头—

那感觉像是告诫

 我在此时的感受。

 

你背弃所有盟誓,

 你的名声是轻浮;

我听人提你名字,

 也为此感到蒙羞。

They name thee before me,

 A knell to mine ear;

A shudder comes o'er me--

 Why wert thou so dear?

 

 

They know not I knew thee

Who knew thee too well--

Long, long shall I rue thee,

Too deeply to tell.

 

他们当我面说你,

 如丧钟在我耳侧;

我浑身一阵战栗—

 你为何难以割舍?

 

都不知你我相识,

 而且相识得太深—

我将为你而一世

 怀着难言的悔恨。

In secret we met--

 In silence I grieve,

That thy heart could forget,

 Thy spirit deceive.

 

 

If I should meet thee

 After long years,

How should I greet thee?--

 With silence and tears.

 

 

Norton Anthology of English Literature (4th ed.)

我们曾偷偷相[聚],

 如今我默默煎熬:

你的心善于忘[记],

 灵魂也会使花招。

 

如果在多年之后,

 我和你再次相会,

我应该如何问候?—

 默默地流着眼泪。

 

  

【附5】:Maggie Huiling译本-             【附6】:小鼠译本-

 

 《昔日依依惜别》《想从前我们俩分手》

昔日依依惜别,       想从前我们俩分手,

  泪流默默无言。        默默无言地流着泪,

离恨肝肠断,          预感到多年的隔离,

  此别又几年。          我们忍不住心碎;

    

冷颊向愕然,          你的脸冰凉、发白,

  一吻寒更添;          你的吻更似冷[冰],

日后伤心事,          呵,那一刻正预兆了 

  此刻已预言。          我今日的悲[痛]。

 

朝起寒露重,          清早凝结着寒露,

  凛冽凝眉间—          冷彻了我的额角,

彼时已预告:          那种感觉仿佛是 

  悲伤在今天。          对我此刻的警告。

    

山盟今安在?          你的誓言全破碎了, 

  汝名何轻贱!          你的行为如此轻浮:

吾闻汝名传,          人家提起你的名字,

  羞愧在人前。          我听了也感到羞辱。

 

闻汝名声恶,          他们当着我讲到你,

  犹如听丧钟。          一声声有如丧钟;

不禁心怵惕—          我的全身一阵颤栗— 

  往昔情太浓。          为什么对你如此情重?

    

谁知旧日情,          没有人知道我熟识你,

  斯人知太[深]。      呵,熟识得太过[了]—

绵绵长怀恨,          我将长久、长久地悔恨,

  尽在不言中。          这深处难以为外人道。

 

昔日喜幽会,          你我秘密地相会,

  今朝恨无声。          我又默默地悲伤,

旧情汝已忘,          你竟然把我欺骗,

  痴心遇薄幸。          你的心终于遗忘。

    

多年惜别后,          如果很多年以后,

  抑或再相逢,          我们又偶然会面,

相逢何所语?          我将要怎样招呼你?

  泪流默无声。          只有含着泪,默默无言。

 

[附7]:无心剑译本- 


《往昔别依依》


往昔别依[依],

    泪流默无言,

日后长相[思],

 肝肠寸寸断。

       

冷颊益苍白,

 轻吻更冰寒,

今日无尽哀,

 那刻已预言。


清晨结露水,

 眉宇凝寒[意],

今日无尽悲,

 那刻已警[示]。


誓约皆背[弃],

    名声何轻浮;

人言汝名[字],

    吾闻蒙耻辱。


人言汝名恶,

 吾闻如丧钟;

浑身顿惊怵,

 为何旧情浓?


识汝实太深,

 他人不知晓:

吾将长怀恨,

 恨深实难表。


昔日暗相见,

 今朝悲无声,

狠心将吾骗,

 忘却旧日情。


倘若多年后,

 偶然又相逢,

吾应怎问候?

 含泪默无声。

   -译于2008年8月31日。

 

【附8】:黎历译本-

 

 昔日我俩分手

  默默无语泪流满面

此别一去将分隔多年

 我们心碎悲伤,

 

你的脸颊苍白冰凉,

 你的吻更是冷淡;

确然分手那一刻

 已预见如今的伤感。

 

清晨的露水

 在我眉梢凝聚成寒颤-

那感觉就像警告

 我此时的悲伤。

 

你的誓言全破碎,
 你的名声如此轻贱;

我听到有人提你的名字,

 它的耻辱让我羞愧难当。

 

有人当我面提到你,

 我如同听到丧钟敲响;

全身一阵寒颤,-

 为何对你如此难忘?

 

他们不晓我熟知你,

 太过熟知你了:-

你让我追悔莫及太久长,

 太沉痛以至无话可言。

 

我们曾秘密约会-

 如今我在沉默中悲叹,

你的心也许已忘记,

 你灵魂的背叛。

 

漫漫经年后
 如果你我重逢再见,

我该怎样跟你寒喧?

 依然沉默,泪流满面

 

【附9】:孤竹译本-

 

《忆昔别离时》

 

忆昔别离时,无语泪涟涟;

撕心裂肺痛,此去不知年。

惨白双颊冷,一吻更觉寒;

此时已预示,未来倍伤感。

 

凛冽晨露重,凝结在眉间,

此际冰雪意,恰似我心田。

山盟不复在,声名轻如烟,

耻闻被提起,羞愧共分担。

 

犹如闻丧钟,毁你当我面,

若非情太深,焉有此震颤?

彼等岂能知,你我情无限,

欲诉从何诉,此生长遗憾。

 

往日秘相会,今日寂自怜,

薄幸负心人,当无旧情牵。

设或多年后,有缘再相见,

会面怎致意?无语泪涟涟。

 

【附10】:陈锡麟译本 孙梁校)-

 

    昔日依依惜别,
                   泪流默默无[言];

离恨肝肠断,

        此别又几年。 

冷颊向愕然,
        一吻寒更添;
日后伤心事,
                此刻已预[言]。


朝起寒露重,
        凛冽凝眉间— 
彼时已预告:
       悲伤在今天。

山盟今安在?
       汝名何轻贱!
吾闻汝名传,
       羞愧在人前。


闻汝名声恶,
        犹如听丧钟。
 不禁心怵惕— 
       往昔情太浓。


谁知旧日情,

                斯人知太[深]。

绵绵长怀恨,
        尽在不言中。


昔日喜幽会,
          今朝恨无[声]。
旧情汝已忘,
       痴心遇薄幸。

多年惜别后,
        抑或再相逢,
相逢何所语?
          泪流默无[声]。


  注释:
  thy your的古用法
  dew n. 露(水)
  chill n. 寒意、寒心
  thee you的古用法
  knell n. 丧钟
  shudder n. 战栗、发抖
  rue v. 懊悔、悲伤
  grieve v. 悲痛、伤心


【评析】:

George Gordon,Lord Byron(乔治·戈登·拜伦1788-1824)英国诗坛上有争议“怪人”和“浪子”。 首诗回忆了与爱人分别的情景和感受以及后来的心情。诗中诗人情真挚,毫不矫揉造作,真情动人。“In silence and  tears”的重复,不仅使全诗前后照应,浑然一体,而且强化了过去和将来不会更改的气氛;另一方面,诗人运用了较短的诗节和众多的断开句子,暗示出他的难以压抑的、无法平静的痛苦心境。 

 

【附11】:矫庵译本-

 

 《分襟四章》

 

分襟不语泪潸然,

 心碎别离年复年。

一吻如冰霜满颊,

 谶中悲咽到身前。

 

晓露将寒入两眉,

 当时暗警此时悲。

誓沉沧海芳名裂,

 怕问纷纭争说谁。

 

落胆哀钟闻汝名,

 每从颤栗忆深情。

温柔旧梦无人识,

 吞却千年太息声。

 

当日幽欢尽是[虚],

 芳心欺汝复欺吾。

他年邂逅无声泪,

 百转千回只嗫嚅。

 

【附12】:fang译本-

 

《忆昔俩分别》

 
忆昔俩分别,
  
默默泪不歇, 
心痛悲越绝,
 
多年咱分裂, 

面颊白复凉,
 
亲吻冷若霜;
那时实预报
 
此刻之悲伤!

晨露随风降
 
冷浸眉毛上-
感知如警报
 现在觉心慌。

誓言皆背弃,
 声名似狼藉:
闻君姓名提,
 羞愧共戚戚。

听人说起您, 
 耳畔若响铃;
寒颤起心灵-
 当时为啥近? 

人不知我你
 当时多熟悉:
久久为你悲
 深切难提起。

秘密见互相-
 吞声我悲伤, 
君心竟遗忘, 
 灵台遭欺罔。

万一将来遇, 
 多年已过去,
我该咋招呼?
 泪噎无言语。
 
【附13】:查良铮译本-
 
《想起从前我们俩分手》

想从前我俩分手,
 默默无言地流着泪,
预感到多年的隔离,
 我们忍不住心碎;
 
你的脸冰凉、发白,
 你的吻更似冷[冰],
呵,那一刻正预兆了
 我今日的悲[痛]。
 
清早凝结着寒露,
 冷彻了我的额角,
那种感觉仿佛是
 对我此刻的警告。
 
你的誓言全破碎了,
 你的行为如此轻浮:
人家提起你的名字,
 我听了也感到羞辱。
 
他们当着我讲到你,
 一声声有如丧钟;
我的全身一阵颤栗—
 为什么对你如此情重?
 
没有人知道我熟识你,
 呵,熟识得太过[了]—
我将长久、长久地悔恨,
 这深处难以为外人[道]。
 
你我秘密地相会,
 我又默默地悲伤,
你竟然把我欺骗,
 你的心终于遗忘。
 
如果很多年以后,
 我们又偶然会面,
我将要怎样招呼你?
 只有含着泪,默默无言。

【附14】:曹明伦教授译本-

 

《记得我俩分手》

 

记当时我俩分手,

 相对无言地垂泪,

得分开多少年头,

 真令人心儿欲碎;

 

你的脸苍白冰凉,

 你的吻更有寒意;

正是那一刻时光,

 预告了我的悲戚!

 

那天清晨的寒露,

 冷彻了我的眉角,

我所感到的露珠,

 像是今天的警告。

 

你背弃山盟海[誓],

 名声也变得轻浮:

人们当我面提[你],

 我都会感到羞辱。

 

人们说出你的名[字],

 我听来犹如丧[钟];

忍不住周身颤[栗]—

 我为何对你钟[情]?

 

人不知我俩相[识],

 我对你了解太透,

我将为你深深叹[息],

 深沉得难以启口。

 

忆昔日幽会相见,

 想今朝黯然悲伤,

你竟然把我欺骗,

 你竟然把我淡忘。

 

假若许多年之[后],

 我俩又邂逅相遇,

我对你该如何称[呼]?

 只有含泪默默无语。


【附15】:吕志鲁教授译本-

 

当初我俩分[手],
 洒泪无言,
心已破[碎],
 一别经年;
 

你的面颊苍白冰[冷],
 你的吻更比冰寒;
那一刻就是预[告],
 如今就该这样凄惨!

 

清晨的露珠凝[重],
 把我的眉梢浸染,
仿佛一种警[示],
 注定我如今的伤感。
 

你的盟誓全都背弃,
 你的名声狼藉不堪:
听到你的名字被人提起,
 我会替你感到羞惭。

 

他们在我面前说[你],
 有如丧钟把两耳震撼;
我不由浑身颤[抖],
 那时你为何让我如此眷念?
 

他们浑然不知我对你的了[解],
 熟知你的滴滴点点:
久久,久久,我将为你痛[惜],
 深沉的痛惜不可言传。

 

我们也曾密约幽[会],
 如今只剩神伤黯然,
你的心竟会淡[忘],
 你的魂居然蒙骗。
 

假如很久很久以[后],
 我们还能相见,
我该如何与你寒喧?
 用沉默加上泪流满面?


【附15】: 晓枫夕杨译本-

 

  《当我俩分手的时候》

 

当我俩分手的时候,

 又沉默又泪流;

             心儿碎成了两[半],  

                因为要分别好几个年[头]。

              

              你脸颊苍白而冰冷,

                 更冷的是你的吻;

             那一刻已真实地预[言],

                 为此我将何等苦闷!

   

             清晨的寒露[啊],

                  凝聚在我的眉[头];

             仿佛是一种征[兆],

                  预示着我今天的感受—

              

                                       你背弃了自己的誓[言],

               又轻置了自己的名声;

             听到人们谈起你[啊],

                我感到何等羞恨!

               

             当他们对我提到[你],

                  仿佛丧钟在耳畔萦[迴]

               我痛苦得浑身发[颤],

               为何你又曾是那么可[爱]?

                

                                        他们不知我俩相识,

                  谁又有我对你深知!

              欲言而又难尽言[啊],

                我为你惋惜到何时!

 

              秘密中我俩相会,

                   沉寂中我独伤悲;

              你也许能够忘怀——

                   你这欺人的精怪!

              

                                        假如我再遇见[你]—

                  过了若干年岁;

              我将怎样面对[你]?—

                   用沉默和眼泪

 

【作者简介】:

  乔治·戈登·拜伦George Gordon Byron1788

1824),英国19世纪初期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代表作有

《恰尔德·哈洛尔德游记》、《唐·璜》等。

 2016.7.1补注:

  此诗译于1975年,原文来自英文原版诗集。今对译文

略作调整并增加了作者简介。

 

  评论这张
 
阅读(109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