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nxianshu123的博客

詩才堪與名流和 譯筆敢教高手惶

 
 
 

日志

 
 

《圣十四行诗*第14首》Holy Sonnet 14【英】邓恩  

2010-06-10 11:05:04|  分类: 英诗汉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诗韵律为abbaabba、cdcd、ee,拙译以AAAA AAAA、BBBB、BB谐之。)

Batter my heart, three-person'd God, for you              

猛击我的心吧,-三位一体之主,

   As yet but knock, breathe, shine, and seek to mend;

   迄今,你仅敲打、拂亮,着意修补;

   That I may rise and stand, o'erthrow me, and bend     

   推倒我吧,使出你力量的全部-

Your force to break, blow, burn, and make me new.   

砸碎、飏灰、重铸,让我起而立足。

 I, like an usurp'd town to another due,                      

我,像被侵占的城府另有所属,

   Labor to admit you, but oh, to no end;                       

   竭力接纳你呀,然而成效全无;

   Reason, your viceroy in me, me should defend,         

   统领我的理智,本当将我卫护,

But is captiv'd, and proves weak or untrue.                

可却作了俘虏,羸弱而靠不住。

 

Yet dearly I love you, and would be lov'd fain,   

很高兴你爱我,我也深深爱你,

   But am betroth'd unto your enemy;                            

   只是我已订了婚-与你的仇敌;

Divorce me, untie or break that knot again,                    

就废除罢,解脱或是扯断维系,

   Take me to you, imprison me, for I,                       

   带我去你那里,将我囚入禁地,-

 

Except you enthrall me, never shall be free,                

我永无自由,除非你将我奴役,

Nor ever chaste, except you ravish me.                       

我无以圣洁,除非你令我神迷。

  
            -by John Donne(1573-1631)


【附1】:铁冰译本一                                      【附2】:铁冰译本(模仿北斗君译式)-

 

别光敲打、拂照、只想把我修理,     别光敲打、拂照、把我修理,

   猛击我心吧,三位一体的上帝!                         猛击我心,神啊,三位一体!

   把我颠覆、摧毁吧,请使出全力—                     颠覆、摧毁我吧,使出全力—

锤打、煅烧,把我重铸,让我站起!                锤打、煅烧、重铸,让我站起!

我像被他人攻占的孤城一座,                            我,被人攻占的孤城一座,

   努力接纳你,却总是徒劳无果:                         努力接纳你,却徒劳无果:

   你派理智统治我,也应保护我,                         理智统治我,也应保护我,

但它也当了俘虏,虚假而软弱。                        它却也被俘,虚假而软弱。

 

虽然爱你至深也愿做你爱人,                            虽爱你至深,愿做你爱人,

    我却已经同你的敌人订了婚,                            我却已同你的敌人订婚,

毁掉这门亲事吧,快拆散我们,                        毁掉这门亲吧,拆散我们,

    把我夺走、永远囚禁吧,我的神!—                把我夺走、囚禁吧,我的神!—

 

不被你奴役就永远没有自由,                            不被你奴役就永无自由,

不被你强奸就永无贞洁可守!                            不被你强奸就永无操守!


【附3】:靳乾译本-                                 【附4】:无心剑译本

 

捣碎我的心,三位一体的上帝,可如今            三位一体的上帝,猛击我心;你如今

   你只是敲磕;吹袭;普照,就想修葺;            只是轻敲我;吹拂、照耀、伺机修葺;

   来推翻我,让我复活,起身站立,用尽你      我站起身,你打倒我,然后用尽力气

所有力气猛击,席卷,灼烧,把我换新。        捣毁、席卷、焚烧我,让我焕然一新。

我,就像被略的城池,受另一个人侵淫,        我被另一人控制,就像被霸占的城池, 

   费力地接受你,但,结果却不露端倪;            我费力让你进入,然而,却毫无结果。

   理性,你统领着我,保护我不会过激。            理性,你让它统领我,它应该保护我,

却也被俘虏,验证他的软弱毫无忠心       可它也被俘,证明它既软弱又不忠实。


但我最为爱你,被你爱也乐意欢欣,                哦,亲爱的,我爱你,也乐意被你[爱],

   可是我早已和你的宿敌联姻。                           但我却与你的宿敌缔结了邪恶的婚姻,

拆散我们,解开、哪怕把死结撕扯切分;将婚姻拆散,将那情结解开甚至毁坏;     

   把我带向你,把我囚禁,我,只因,                亲爱的,将我带到你那里,将我囚禁,


没有被你奴役,就绝不会自由随行,                倘若不被你奴役,我绝不会自由自在,

没有被你强暴,就绝不会贞洁纯净。                倘若不被你强暴,我绝不会贞洁可[爱]!

                                                                             

[附5]:傅浩教授译本(及铁冰点评)-

 

锤击我心,三位一体的上帝;因[为],              【1】

   您仍只是敲打,吹气,磨光,试图修[补];    【2】

   为使我爬起,站立,就该打翻[我],

聚集力量,粉碎,鼓风,焚烧,重铸我一[新]。【2】

我,像一座被夺的城,欠另一主子的税,              【3】

   努力要承认您,可是,哦,却没有结果;      【4】

   寻思您在我之中的总督,应该会保护[我],    【5】

他却遭到囚禁,被证实为懦弱或不忠[实];       【6】

 

然而,我深深挚爱您,也乐于为您所爱,         【7】

   可是,却偏偏被许配给了您的寇仇死[敌];    【8】

让我离婚吧,重新解开,或扯断那纽带,

   把我攫取,归您所有,幽禁起我,因[为]

 

我将永远不会获得自由,除非您奴役[我],

我也从来不曾保守贞洁,除非您强奸[我]。       【9】

铁冰点评:

       以前经常见到傅浩先生的译诗,感觉数量不少,还以为他是个老前辈,近来才知道才四十多岁。这几天和译友论及傅先生,被告知他的译文特点是“精确”。我要来几首傅浩译诗,其中之一便是我刚刚译过的钻蛋的圣十四行诗第14首。刚读的时候很是同意“精确”这一评价,细读之则发现译文存在多处不确,兹点评如下-
【1】英文中,没有主语的句子一般是祈使句,译成中文要加上“请”字或“吧”字之类,才能作为祈使句。译文对原文亦步亦趋,没译出祈使语气,成了陈述句,偏离了原意。“因为”一词放在译文里很不顺口,因为从第1、2行译文之间读不出因果关系。这是在逐字死译。
【2】“磨光”、“鼓风”译得很准确,“重铸我一新”显出译者逐字直译、追求神似的功力。
【3】“欠……税”是逐字翻译导致的误译,原文的due是“应被拥有之物”,不是“税”。整句译文也逻辑不通:“一座被夺的城”跟“欠另一主子的税”有何关联?
【4】admit译错了,该词作为动词,除了“承认”,还有“许可(某人)进入”之意。原诗是说“我”像一座城已被撒旦(上帝之仇敌)占领,虽然很想让您(上帝)进城,但是做不到。因此该词应译成“接纳”。中文里就有“纳城”的说法。(例如,尹赏知此消息,乃谓梁绪曰:“不如纳城降蜀,以图进用。”(《三国演义》第九十三回
【5】Reason一词和your viceroy in me是同位语,因此是名词“理性、理智”之意,译文误作动词“寻思”。“您在我之中的总督”是逐字死译,不是中国话。
【6】untrue应为“不真实”(因为“理智”并没有像人们所相信的那样有强有力),而不是“不忠实”。该行还提到“理智”遭到了囚禁,这也跟是否“忠实”无关。铁译“虚假”、北斗译“靠不住”,都是正确的,后者甚至更明晰一些。
【7】这一行与下一行亦步亦趋地将原文的yet、but译成“然而”、“可是”,令译文读起来很别扭,是典型的拙译。
【8】(I) am betrothed乍看起来是个被动语态,因此傅译为“被许配”,看似精确十足,其实谬矣。在汉语中“许配”是“父母或其他长辈将女子许嫁给……”之意,就是说必须有“许配”这一行为的施行者,而且是长辈。在该诗中,如果解作“我被许配给撒旦(上帝的仇敌)”,那是不对的,因为“我”并非由“长辈”许配给魔鬼,不存在“施行者”;而一个心灵有“鬼”的人多半都是自己与魔念“私定终身”的,不存在“许配”。译者追求精确反而导致舛误,其原因在于:一、未能正确地将betrothed理解成形容词“已订婚的”(过去分词不仅可作动词的被动语态,也可作形容词);二、汉语基本功不足。
【9】此行的动词时态,应与上一行相同,都是一般将来时,译文作“不曾”是错误的。

 

[附6]:天河译本-

 

猛击我的心吧,三位一体的上帝!

 你这般敲打、拂照、修理,

 我还会站起!颠覆我吧,你要倾力,

锤打、煅烧,把我重铸一气。

我像陷落的孤城已有他属,

 想接纳你也白费功夫;

 你给我理性做护身符,

但它也被俘虏,虚假无助。 

 

然而我仍然爱你至深也愿做你的爱人,

 只是我已经同你的敌人订了婚。

毁掉这门亲事吧,来拆散我们,

 把我带走、把我囚禁—

 

不服从你我就没有自由,

不被你浸淫我就没有操守。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群星诗社
阅读(410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