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nxianshu123的博客

詩才堪與名流和 譯筆敢教高手惶

 
 
 

日志

 
 

商籁体:莎翁悲剧《罗密欧与朱丽叶·开场白》ROMEO AND JULIET,The Prologue  

2012-03-02 21:19:08|  分类: 英诗汉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诗五步抑扬格,韵式为ABAB、CDCD、EFEF、GG;拙译每行10字,以aaaa、bbbb、cccc、dd韵谐之。

  Romeo And Juliet, the Prologue,1-14

 《罗密欧与朱丽叶》 

 

  <开场白>  第1-14行

      -by William Shakespeare

【附1】:朱生豪译(方重校)-

【附2】:田汉译本-

Two households, both alike in dignity,

剧情出在美丽的维罗纳*, 

故事发生在维洛那名城,

本剧单述繁华的威挪那,

 In fair Verona (where we lay our scene),

 两户世家,名望不相上下,

 有两家门第相当的巨   族,

 有两个声望相等的世家,

From ancient grudge break to new mutiny,

久远的夙恨,新怨的爆发, 

累世的宿怨激起了新争,

由旧怨产出新仇,

 Where civil blood makes civil hands unclean.

 市民你争我斗,蹀血厮杀。

 鲜血把市民的白手污渎。

 弄得市民的手互染市民的血花。

 

From forth the fatal loins of these two foes

世仇的延续,宿命的凶狠, 

 

是命运注定这两家仇[敌],

 

天教这两个仇家【的肚里】,

 A pair of star-crossed lovers take their life;

    夺去了一对不幸的恋人; 

 【生下了】一双不幸的 恋人,

 【降生】一对薄命的情人;

Whose misadventured piteous overthrows

他俩苦恼而毁灭的命运,

他们的悲惨凄凉的殒[灭],

他们那颠沛可怜的失败,

 Doth with their death bury their parents'  strife.

 以死葬送了双亲的纷争。 

 和解了他们交恶的尊亲。

 葬了他们的生命和他们父母的纷争。

 

The fearful passage of their death-marked love,

殉情自戕那可怕的经过,

 

这一段生生死死的恋爱,

 

他们这一段殉情的惨史,

 And the continuance of their parents' rage,

 及双方家长的冤冤怒火,

 还有那两家父母的嫌[隙],

 和他们双亲不断的愤慨,

Which but their children's end nought could remove,

唯儿女的结局得以销铄,

把一对多情的儿女杀害,

除非他们儿女之死才肯罢休,

 Is now the two hours* traffic of our stage;

 演成氍毹上两小时绝活;

 演成了今天这一本戏[剧]。

 便是现在敝剧场两点钟的买卖;

 

The which if you with patient ears attend,

诸君若关情,请耐心倾听,

 

【交代过这几句挈领提纲】,

 

诸君若是以忍耐的耳朵[清]听,

What here shall miss, our toil shall strive to mend.

倘有何瑕疵,当竭力改进。 

请诸位耐着心细听端详。

此地有什么缺点我们当然竭力改正。

译注:*维罗纳(Verona)-意大利东北部城市,临近威尼斯。


【附3】:东海仙子译本-

故事发生地点在维洛那城垣

 两家望族门第相当高贵体面

新的摩擦起因于世代的旧怨

 文明之手竟被文明之血沾满

 

两个死敌生出鸳鸯相知相恋

 有缘无分,昙花一现乃必然

他们的离世实在是不幸悲惨

 父母的纷争随他们化作青烟

 

注定灭亡的恋情可怕地演变

 不断在膨胀的是父辈的隙嫌

恩怨只能由子女的死来剪断

 我们用两个钟头在舞台呈现

 

如果各位能够耐心聆听赏脸

这里缺失的我们将竭力补全。


【附4】:fang译本-

两个大家族,一样有声望,

 在美丽维洛那(由此开场),

宿怨尚未了,又起新喧嚷,

 市民的鲜血将手儿弄脏。

 

命定两仇家平白从肚肠

 生出一对星运相忤鸳鸯;

他们时运不济悲惨夭亡,

 以陨丧把长辈交恶埋葬。

 

他们殉情之可怕的过往,

     以及父母持续愤怒癫狂,

除了孩子死都不肯收场,

 演绎成这两小时的荒唐;

 

承蒙看客您耐心听端详,

定尽量更正,剧中若失当。

  评论这张
 
阅读(15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