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nxianshu123的博客

詩才堪與名流和 譯筆敢教高手惶

 
 
 

日志

 
 

DON JUAN《堂·璜》CANTO THE FOURTEENTH第14章20-27[英]拜伦  

2013-05-19 20:14:13|  分类: 英诗汉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诗16,064行,基本以8行诗节为主,韵律大致为5步抑扬格ABABABCC,每行约8-14音节。拙译拟12字/行,

以aaaaaabb韵谐之。-欢迎随时批评指正!)

20

But this can't well be true just now, for writers

可如今这可能不是那么靠谱,      

 Are grown of the beau-monde a part potential.

 作家成了上流社会潜在一族;    

I've seen them balance even the scale with fighters,

尤其是年轻的,那是基本要素-      

 Especially when young, for that's essential.

 我看他们甚至已不输于武夫。    

Why do their sketches fail them as inditers

他们的文笔为什么就写不出-      

 Of what they deem themselves most consequential,

 可据以自傲的有分量的读物,    

  The real portrait of the highest tribe?

  -那刻画最高阶层的逼真雕塑? 

  'Tis that in fact there's little to describe.

  事实上那没什么可加以描述。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然而在今天,这话不算确实,因为     但是在目前这【句话】不见得会十分确实;  
 作家已成了社交界有力的成员。      因为作家们正成为时髦社会的有力部分:
我看他们甚至和军官平分春色,      我看到过他们甚至和战士们不相上下,
 特别是年轻作家,这是【理所当然】。   尤其在年轻的时候,因为那是必要的,
【那么,】为什么【作为内幕显要之一】, 为什么他们的特写使他们写不出
 他们还不能把它写得蔚然可观,      他们自己认为最有影响的东西,
  使上流人物的【一切】真相毕露?     那班最上流人物的真实的肖象?      
  那,事实是-没有什么值得一书。     事实上那是因为,没有什么可以描写。

21

Haud ignara loquor;these are Nugae,quarum

我并没有随随便便胡扯乱话;

 Pars parva fui,but still art and part.

 但仍参与策划这些琐碎纷杂。* 

Now I could much more easily sketch a harem,

相比之下,我能极轻松地描画-

 A battle, wreck, or history of the heart

 情史,宫闱倾轧,海难,攻战征伐,

Than these things, and besides I wish to spare 'em,

除此之外,我想忽略那些个它,

 For reasons which I choose to keep apart.

 -基于种种原由,还是不说也罢。 

  Vetabo Cereris sacrum qui volgarit,

  我不许哪个泄露谷神的隐秘,**

  Which means that vulgar people must not share it.

  就是说凡夫俗子本不配知悉。 

 

译注:*本节起首两行基本为拉丁文,语出古罗马诗人维吉尔的史诗《伊尼德》(Aeneid)第二卷。

         **该行拉丁文取自古罗马诗人霍拉斯的《颂歌》(Ode)第三卷第2章第26行。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我深知个中奥妙,这些虽然是     【“】我不【是一个[没没]无闻的演说家】;在这些琐事上

 微不足道,我可是在其中充过数;   我起过小小的作用,【”】但依然【不失为艺术和才能】。*

我宁愿描写后宫、战争、海船遭难、  可是我能够描写一所禁宫,一场战役,

 和【哀】情史,也总比描写社交世故  船舶的遇难,或是情场的风波,比描写

容易得多。此外,我还有不想写的   【这】些事情容易得多;而且,我愿意放过它们,

 一些理由,但在这儿也不必噜苏。   为了我决定不说出来的种种原因。

  【荷拉斯讨厌】泄漏谷神秘密的人,  “我不【愿同】乱讲司谷女神的【圣仪的】人【来往”】-**

  这就是说,有些事俗人不可与闻。   那意思是,庸俗的人们决不能与闻。

 

朱注:*这里的引语取自浮吉尔的“伊尼特”第二卷。

         **此语见荷累斯的“颂歌集”第3首。

22

And therefore what I throw off is ideal,

故而我常常将理想撇在一边,      

 Lowered, leavened like a history of Freemasons,

 降格,掺杂,-有如共济会史一般,    

Which bears the same relation to the real

其与现实之间,存在某种关联,      

 As Captain Parry's voyage may do to Jason's.

 就像派瑞船长与杰森的海船。    

The grand arcanum's not for men to see all.

伟大的玄秘并非让人们遍览;      

 My music has some mystic diapasons,

 我的音乐有若干奥秘的和弦,    

  And there is much which could not be appreciated

  而且还有许多-再怎么也没辙-    

  In any manner by the uninitiated.

  外行人无论如何不可能懂得。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所以我【要】撇开【那高超的】理想-   因此我的出发点是理想-
 把它降低,使它活泼,像共济会的历史;  降低了的,发过酵的,象共济会的历史,
这传闻与事实的差距,就好像       这历史和现实所有的关系,就和
 培利航海记*之于金羊毛故事**。      派莱船长的航海同哲孙的航海的关系一样。*
【我故意不让】人把一切饱览无余,    这个伟大的秘密是不【能】为人们完全看到;
 【好使】我的【歌保持】神秘的调子;   我的音乐有着一【种】奥秘的八音【;】
  而且有些【妙人妙事】,无论怎样,    里面有好多东西是无论怎样
  也不会博得外行人的欣赏。        不【能】为没有入门的人所欣赏。

王注:*培利航海记-英国海军军官培利关于他寻找西北航路的记载。参阅第十三章第39节注。

         **金羊毛故事-即希腊神话中伊阿宋渡海去寻找金羊毛故事。

朱注:*见第十三歌第39节。

23

Alas, worlds fall, and woman, since she felled

天倾矣!一自女流令世界沉沦, 

 The world (as, since that history, less polite

 (后之史学顾真实而罔顾斯文, 

Than true, hath been a creed so strictly held)

此已成教义宗旨,须恪守笃信)

 Has not yet given up the practice quite.

 她们并未完全放弃-践行至今。 

Poor thing of usages!Coerced, compelled,

可怜的习俗!-逼迫而不由己身, 

 Victim when wrong and martyr oft when right,

 对了-饱受折磨,错了-便成祭品,  

  Condemned to childbed, as men for their sins

  女子受的刑罚便是分娩之苦,   

  Have shaving too entailed upon their chins,

  一如男子频刮须胡-为求自赎。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唉,天下不断倾覆!而女人自从       哀哉!世界倒下了-而女人呢,      
 使世界沉沦后,(从此以后,史【家】    自从她砍倒了世界(【发生了】这个不雅的   
就不再讲礼貌,而是求实博录)       却不见得真实的故事,这一直被严格地当做
 至今还没有完全放弃这作[法]。      一个信条),不曾完全抛弃这种行为。
传统的奴隶呵!【你】们身不由己,     可怜的随俗的东西!受威逼,受压迫,
 作对了,自我牺牲;错了,则【受[法]】; 错了【固然】做牺牲者,对了也常常做殉道者,
  生育是【你】们的刑罚,有如男人      还要受到产蓐之苦,就如男子们由于犯了罪,
  要用刀刮脸,作为罪过的处分。       他们的下巴也必须【定期】受到剃刮之苦,-

24
A daily plague, which in the aggregate
一种天天的遭罪,那合起来讲-
 May average on the whole with parturition.
 可以和分娩的阵痛大体相当。 
But as to women, who can penetrate
至于说女人,关于她们的情况-
 The real sufferings of their she-condition?
 又有谁能明了那真切的惨状? 
Man's very sympathy with their estate
男人对于女人们同情得超常- 
 Has much of selfishness, and more suspicion.
 往往多有私念,猜疑心则更强。 
  Their love, their virtue, beauty, education
  女子的爱情、品质、教养与风姿- 
  But form good housekeepers to breed a nation.
  只为当好家庭主妇,繁育子嗣。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那【真】是天天受罪,其痛苦的总和    一种日常的灾难,把它总加起来,
 和女人分娩的阵痛也大致相[等]。    在大体上可以同分娩的痛苦【平均】。
不过,关于女人,谁能深切理解      但是讲到女人呢,有谁能够领会
 她们特殊的处境的真正苦痛?       她们特有的处境的真正苦痛?
男人【即使】同情女人,也多半是     【甚至】男人对于她们的境遇表示的同情
 出于自私,更多【出于】疑心重重。    也带着很多自私【的意味】,和更多的猜疑。
  女人的爱情、德行、美貌和教育,     她们的爱情,善良,美色,和教育,
  都为的作好主妇和生儿育女。       只使她们成为好的管家婆,来繁殖一个民族。

25

All this were very well and can't be better,

这一切若都妙,那好得不得了, 

 But even this is difficult, heaven knows.

 但即便如此也难,-老天爷知道。 

So many troubles from her birth beset her,

女人一生下来,诸多麻烦困扰, 

 Such small distinction between friends and foes,

 敌人也好,友人也好,-差别太小, 

The gilding wears so soon from off her fetter,

脚镣上的镀金很快就被磨掉, 

 That—but ask any woman if she'd choose

 故要问问女人,且由她自己挑- 

  (Take her at thirty, that is) to have been

  (亦即到三十岁)可还愿做女郎? 

  Female or male, a schoolboy or a queen?

  或成汉子?或当学童?或称女王?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这【办法】倒很好,而且不能再好[了]; 所有这一切都十分好,不能再好了;
 可是天知道,【行起来】还是有困难。   但是天知道,甚至这样也不容易,
女人自出生起就被【世情】纠缠,     她一生下就有这么多困难纠缠她,
 谁是敌,谁是友,【真是】难以分辨!   友敌之间的界限是这么不分明,
她的镣铐的镀金很快磨光[了],     她的镣铐上镀的金又这么快地磨掉,
 以【后】-但请问问女人吧:她情愿    以致-但是去问任何的妇女
  (【当然】这要等到她三十岁以后)    (那就是说,假定她在三十岁的时候)
  作女人还是男人?学童还是皇后?     她愿意做男人还是女人,做男学生还是女皇帝?
26
"Petticoat influence" is a great reproach,
奇耻大辱也-被人指“裙带关系”,
 Which even those who obey would fain be thought
 即便是那些依附者也颇乐意-
To fly from, as from hungry pikes a roach;
被认作逃离狗鱼*饿嘴的锦鲤**;
 But since beneath it upon earth we are brought
 可我们来到世间既经由裙底-
By various joltings of life's hackney coach,
在人生的驿车上颠簸而无已;
 I for one venerate a petticoat,
 例如我,也对石榴裙膜拜顶礼,
  A garment of a mystical sublimity,
  -一袭神秘兮兮而庄重的外衣,
  No matter whether russet, silk, or dimity.
  不管是土布、斜纹料,或是罗绮。
 
译注:*狗鱼(pike)-一种很贪嘴的鱼,有时可生长至4英尺许,能轻易地吞下一条鲤鱼。在欧洲和美洲有不少
           品种。
   **锦鲤-原文为roach,属欧洲淡水鲤鱼科之一种。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系于裙带”是一句难堪的指责,     “石榴裙下”是一种莫大的罪谴,
 连奉行这本经的人都不肯认帐,      甚至那些拜倒在下面的人也极愿人家
仿佛他是避之【不及和无可奈何】;    认为他是避之唯恐不及的,如鲤鱼避开
 但既然我们是从裙下来到世上,      饥饿的梭子鱼;但我们既然在裙下
又在生命的驿车上颠颠簸簸,       被带到这人世,有经过人生这辆出租马车的
 我就很尊敬裙子:【你看它多么像】    种种震荡,我【总归】是崇拜石榴裙的一个-
  一种神秘而庄严的【东西】,不管它    有着不可思议的崇高性的一种服装,
  是【红是褐】,是斜纹布还是【细纱】。  不管它是用土布,丝绸,或是斜纹布制成。
27
Much I respect and much I have adored
年轻时,我尊敬、崇拜得不得了-       
 In my young days that chaste and goodly veil,
 那又漂亮又贞洁的薄纱面罩,
Which holds a treasure like a miser's hoard
就像吝啬鬼据守着窖藏财宝,       
 And more attracts by all it doth conceal,
 但凡隐匿者,更勾人心旌荡摇:     
A golden scabbard on a damasque sword,
一把金鞘-裹着大马士革*宝刀,       
 A loving letter with a mystic seal,
 一纸锦书-火漆的蜡印儿封好,     
  A cure for grief—for what can ever rankle
  一种治疗-还有什么可怨可哀?    
  Before a petticoat and peeping ankle?
  -裙裾之前下拜,窥伺美人脚踝。

译注:*大马士革-原文为damasque,通常为damask,或Damascus-即中东阿拉伯国家叙利亚(Syria)的
         首都;其地所鍛造之刀剑以钢质之精良及刃面之特殊波纹而著称。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在我年轻的时候,我不但尊敬       在我[的年轻]时候,我十分尊敬,  

 而且异常崇拜那贞静的帷幕;       我十分崇拜那贞洁美观的面纱,

它像守财奴守着一宗财宝,        里面藏着一个宝藏,象守财奴的【黄金】,

 越是【想】掩遮,越令人神魂飘忽;    它愈是把一切隐起愈是引人-

那好似黄金鞘裹住的大马士革剑,     一把大马士革剑所套着的黄金鞘,

 或是被红漆神秘封住的情书,       一封打上了神秘的蜡印的情简,

  它最能医治心病:因为谁能面对      一种医治悲伤的良药-在一幅长裙

  一幅长裙和裸露的脚【跟】而皱眉?    和【半露的】脚踝【骨】面前还会有什么悲痛?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群星诗社
阅读(28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