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nxianshu123的博客

詩才堪與名流和 譯筆敢教高手惶

 
 
 

日志

 
 

DON JUAN《堂·璜》CANTO THE FOURTEENTH第14章77-84[英]拜伦  

2013-06-14 02:17:44|  分类: 英诗汉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诗16,064行,基本以8行诗节为主,韵律大致为5步抑扬格ABABABCC,每行约8-14音节。

拙译拟12字/行,以aaaaaabb韵谐之。-欢迎随时批评指正!)

77

Beatus ille procul from  negotiis,

霍拉斯说,不务正业乃是福祉*;      

 Saith Horace; the great little poet's wrong.

 这位小个子大诗人此话有失。    

His other maxim  Noscitur a sociis

他的另一格言-人交往乃知之**-      

 Is much more to the purpose of his song,

 更合乎其作赋吟诗所奉宗旨,    

Though even that were sometimes too ferocious,

即便那样有时也太伤了面子,      

 Unless good company be kept too long;

 除非客来客去,友情久久保持;    

  But, in his teeth, whate'er their state or station,

  而与之针对:管什么身分、职务,    

  Thrice happy they who have an occupation!

  人们有份工作-便属三生有福!

 

译注:*不务正业乃是福祉-语出古罗马诗人霍拉斯所著《抒情诗长短句》(Epode)第二卷1首。

     **人交往乃知之-此句拉丁谚语实非霍拉斯所言。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荷拉斯*说过:“闲散的人有福了”,     “不务正业的人真是有福[了]!”
 诗人的这句话【我却不敢同意】;      荷累斯说【:】这个伟大的【小】诗人是错[了]
他还有句话:“由交游而知其人”,     他的另外一句箴言,“【让我们结交朋友】,”
 【也许】更合乎【劝人为善】的旨[趣];  对于他的诗篇【要中肯】得多;
不过,连那句话有时也太过分,       虽然即使这句话有时候也有些残忍,
 除非【良师】益友【能】长久不分离;    除非好的朋友交得太过长久;
  【所以,我】甘冒大不韪,这样提出:    但是,【我要】针对着他说,不管地位高低,
  不管贵贱,有事作的才最幸福!       凡是有一个职业的人是三倍的幸福[了]!
 
王注:*荷拉斯-这里所引两句话,第一句话出自荷拉斯的《抒情诗》第二章第1节,第二句不是荷拉斯所写,
        是一句拉丁文格言。

78

Adam exchanged his Paradise for ploughing,

亚当放弃天园而来耕作垦殖, 

 Eve made up millinery with fig leaves,

 夏娃以无花果叶瓣编成头饰,  

The earliest knowledge from the tree so knowing,

从智慧之树获取最早的知识,      

 As far as I know, that the Church receives;

 -据我所知-此乃教会所认可之;    

And since that time it need not cost much showing

从此以后,无须过多费力演示-      

 That many of the ills o'er which man grieves,

 多少灾祸,-男儿伤怀,遑论女子!    

  And still more women, spring from not employing

  盖缘未好好运用那些个时光-      

  Some hours to make the remnant worth enjoying.

  以使余下的年华值得去安享。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亚当【宁可】舍弃乐园而来种地,     亚当用他的乐园来换取了耕作,
 夏娃呢,则用无花果叶缝制衣裳-     夏娃用无花果树叶做成了女人衣服-    
这是教会从知识之树所接受的       据我所知道的,这是为教会所承认[的]
 最早的知识,至少我理解是这样。     从知识之树上取得的最早的知识:     
自从那以后,也无需旁征博引,      自从那时以来用不到很多话来说明,
 男人【、】尤其是女人的【大多数】悲伤  男人,尤其是女人,为之悲痛[的]
  都是起因于没有把一些时间        许多罪恶的产生,是由于不去善[用]
  好好利用,以备日后安享余年。      一些时辰以使剩下的时辰也值得受[用]。

79
And hence high life is oft a dreary void,

故而生活奢华往往沉闷无聊,      

 A rack of pleasures, where we must invent

 乐趣遭戕贼,我们得就地动脑-    

A something wherewithal to be annoyed.

想出点花样来借以庸人自扰。      

 Bards may sing what they please about content;

 关于“满足”,游吟诗人各唱各调;    

Contented, when translated, means but cloyed.

这单词译过来也就只是“腻饱”,      

 And hence arise the woes of sentiment;

 且因之引起种种伤感的苦恼;    

  Blue devils and bluestockings and romances,

  忧郁症,女才子,种种风流韵事,    

  Reduced to practice and performed like dances.

  归纳为生活实际,手舞足蹈之。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因此上流人士的生活往往是        因此华贵的生活往往是一种寂寞的空虚,
 【可怕】的空虚,一串欢乐的痛苦     一种欢乐的苦刑,其中我们必须想出  
每个人得变着花样折磨自己。       一些事情来使自己烦恼一下。
 由诗人去歌颂“满足”吧!而“满足”   诗人们关于“满足”可以随心所欲地歌唱;
若是翻译出来,就是腻得败兴,      “满足了,”译出其意义时,不过是说“吃饱了;”
 因而产生了感情的不幸事故:       因此就产生出情感上的悲痛,
  忧郁症呵,蓝袜子呵,言情小说      蓝魔鬼,蓝袜子,【降】为日常行为*
  被【依样画葫芦地】搬进了生活。     而象舞蹈一般被表演着的风流韵事。
  
朱注:*蓝魔鬼即忧郁的意思,因为原诗和“蓝袜子”(即女作家)并用,这里直译了。
80
I do declare upon an affidavit
我可以书面形式作公开起誓-
 Romances I ne'er read like those I have seen;
 我亲睹的风流艳事从无文字;
Nor if unto the world I ever gave it,
假如我将它们完全公诸于世,
 Would some believe that such a tale had been.
 有的人也不会相信那种故事。
But such intent I never had nor have it;
而我绝无此类意图-如今也是;
 Some truths are better kept behind a screen,
 最好还是隐藏起这些个事实;
  Especially when they would look like lies.
  尤其是当它们看来就像欺蒙,  
  I therefore deal in generalities.
  故而我也就处理为一般笼统。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我【敢】赌誓,我读过的言情小说     我凭着一张宣誓书来声称,
 从来不如我亲见的风流韵[事],     我没有读到象我看到的那样的风流韵事;
假如我把目击的都写了出来,       假使我曾经拿了它来公之于世,
 世人也不会相信是实有其[事];     也没有人相信有这样的故事:
我倒也没有这么打算,我知道       但是我从来没有这样的意图,现在也没有;
 有些【细节】顶好不要公之于世,     有些真相最好是被放在幕后,
  特别是当它看来有点像说谎;       尤其这些真相显得象谎语的时候,
  所以,我讲的只是节略的情况。      因此我涉及的是一般性的事实。

81

"An oyster may be crossed in love", and why?

“牡蛎也会失恋受挫”,*-又为什么?      

 Because he mopeth idly in his shell

 因为它在壳里无聊,闷闷不乐,     

And heaves a lonely subterraqueous sigh,

从水底下嗟叹一声,孤独寂寞,      

 Much as a monk may do within his cell.

 -修道院的僧侣与之也差不多。     

And apropos of monks, their piety

而关于出家人,虔诚带着懒惰-      

 With sloth hath found it difficult to dwell.

 彼此相处老是觉得难以投合。     

  Those vegetables of the Catholic creed

  他们的生活呆板,将天主崇奉,

  Are apt exceedingly to run to seed.

  非常容易退化,变得衰弱无用。

 

译注:*牡蛎也会失恋受挫-语出爱尔兰政治家、剧作家谢瑞顿(Richard Brinsley Sheridan,1751-1816)

             的剧本《评论家》(The Critic)第三幕。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一只牡蛎也会【单】恋呢。”*为什么?  “一只牡蛎也会情场失意,”-为什么?*

 因为它总闷在壳里无事可做,       因为他无聊地在他的甲壳中垂头丧气,

有时在海底寂寞地叹一口气,       而且发出一声凄凉的出自底岩层的叹息,

 和关在禅房的修道僧差不多。       同一个僧侣在修道室里做的十分相似:

谈到修道僧,【唉,】他们虔诚的心    现在就【顺便】讲一讲僧侣,他们的虔敬

 总觉得和懒散的生涯不适合;       发见同懒惰实在难于在一起相处;

  因此,用天主教教义【培养的蔬菜之类】  这些天主教教义的植物

  总是特别容易退化枯萎。         是极其易于因结子过多而【生殖力】日趋枯竭。

 

王注:*一只牡蛎也会单恋呢-引自十八世纪英国剧作家谢立丹《批评家》第三幕。

朱注:*此语见薛立敦著“批评家”一剧的第三幕。

82

Oh Wilberforce!thou man of black renown,

呵,威廉!您因黑人而名声大震,* 

 Whose merit none enough can sing or say,

  道不尽、颂不完您的功德殊勋,
Thou hast struck one immense colossus down,

您击倒一个硕大无朋的巨人,      

 Thou moral Washington of Africa!

  您就是非洲道义上的华盛顿!    

But there's another little thing, I own,

但还有件小事-我想得您费心-      

 Which you should perpetrate some summer's day

 某个夏日你本来就应该搞定,    

  And set the other halt of earth to rights:

  使得地球的另一半有条不紊: 

  You have freed the blacks—now pray shut up the whites.

  你解放了黑人-请将白人监禁。  

 

译注:*所指乃英国议员威廉·卫伯福斯(William Wilberforce);详见第四章第115节译注。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韦伯弗斯*呵!你黑世界的救星!     威伯福士哟!你因黑色而驰名的人哟,
 你的功绩真是【笔墨】难以形容;    没有人能足够述说或歌唱你的功德,
阿非利加的华盛顿!你以一击      你使一座无比大的偶象倒倾,
 使一个巨大的【魔影无影无踪】。    你非洲的道【德】上的华盛顿!
不过还有一件小事要麻烦你       但是我想另外有一桩小小的事情,
 【找个好】日子动动手,也好纠[正]  你应该在夏季的一天把它完成,
  那另一半世界的世道人心;       使地球的另外一半也变得有条不紊;
  你解放了黑奴-但请关住白人!     你解放了黑人-现在求你关起白人。

 

王注:*韦伯弗斯-力主废除黑奴买卖的英国议员。参见第四章第115节注。
朱注:*威廉·威伯福士(17691833),英国有名的慈善家,一生尽力于奴隶贸易的废止。

83
Shut up the bald coot bully Alexander,

囚禁亚历山大*-这个秃鹫、恶霸,

 Ship off the Holy Three to Senegal,

 “神圣的三巨头”**-遣送到塞内嘎***,
Teach them that "sauce for goose is sauce for gander"

教他们“己所不欲,-勿对人强加”,
 And ask them how they like to be in thrall.

 问他们可喜欢戴上奴隶锁枷?

Shut up each high heroic salamander,

高傲的玩火英雄一个个羁押,

 Who eats fire gratis (since the pay's but small).

 他们白白发火(因为薪酬太差)。

  Shut up-no, not the King, but the Pavilion,

  关吧-不是关君王,而是御花园,  

  Or else 'twill cost us all another million.

  要不,我们大家又得耗上百万。

 

译注:*亚历山大(Alexander,1777-1825)-1801年起在位之俄国沙皇亚历山大一世

    **神圣的三巨头(the Holy Three)-指缔结“神圣同盟”的俄罗斯(Russia)、奥地利

                    (Austria)、普鲁士(Prussia)三国君主。

   ***塞内嘎(Senegal)-此处指西非一河流。

  ****御花园(the Pavilion)-指英王乔治四世在英格兰东南部的布来屯(Brighton)靡费巨资

                修建的一座品味欠缺的皇家花园。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关起那秃顶的暴徒亚历山大*!        关起那头凶横的骨顶鸟亚历山大*!      

 把那“神圣的三位”**【当黑奴卖掉!】    把那“神圣的三位一体”运到塞内加尔去;**

要教给他们“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教训他们“既可行之于人自可行之于己,”

 问问他们当奴隶是什么味道?         问问他们,他们喜欢受到奴役么?
把每个高贵的玩火英雄关起来,        关起每个趾高气扬的不怕火的英雄,

 他们【吞】火【不收费】(因为给钱太少);  他们【吃】火【不花钱】(因为俸金确实不高);

  关起-不,不关国王,要关御花园***,     关起-不,不是关起皇帝,而是关起“御花园”,***

  不然又要浪费我们几百万元!         不然它又要花去我们大家百万块金元。     

 

王注:*亚历山大-俄皇亚历山大一世(1777-1825)。

   **神圣的三位-指缔结“神圣同盟”的俄奥普三国君主。

   ***御花园-当时英王乔治四世浪费大量金钱在布赖顿地方盖了一个俗气的御花园。

朱注:*俄皇亚历山大一世是秃顶;骨顶鸟是一种恶鸟。骨顶鸟英文名bald-coot,而bald是秃顶的意思,

    故这里有双关意。

   **塞内加尔是非洲西部的河流名。

  ***指英国乔治四世在布赖吞地方建造的“御花园”。

84

Shut up the world at large, let Bedlam out,

全世界都关起来,把疯子放掉,
 And you will be perhaps surprised to find

 而你也许将会看到,出乎意料:
All things pursue exactly the same route

一切都准确地追循同一条道-      

 As now with those of  soi-disant  sound mind.

 一如当今自诩之健全的大脑。    

This I could prove beyond a single doubt,

人类的知觉只消尚存有分毫,      

 Were there a jot of sense among mankind,

 我便可证明这绝对不是胡搅,    

  But till that  point d'appui  is found, alas!

  我像阿基米德*且留地球全貌,    

  Like Archimedes, I leave earth as 'twas.

  嗨!-只要那个支点还没有找到。

 

译注:*阿基米德(Archimedes,公元前约287-212)-古希腊著名数学家。他曾扬言:“给我一个支点,

                          我会撬动地球。”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关起全世界吧,【但】把疯人放出来,   关起未受约束的世人,打开疯人院;  
 【其结果呢,】你也许会吃惊地看[到]  你或许会大吃一惊,当你发见
世道照常运转,和如今自称为       一切事情所走的道路和那些现在
 头脑健全的人治理得不差分毫。      自命为有健全头脑的人没有丝毫不同。
只要人类有丝毫理性,我就可以      假使人类还有一丝一毫的知觉,
 证明这话绝不是胡诌;但在得[到]    我可以不容置疑地把这一点证明;
  那样的杠杆以前,唉!我只好也      但是直到这种“支点”被发见的时候,唉唉!
  像阿基米得*,掀不动这个世界。      我象阿基米得一样听任地球保持它的老样。*


王注:*阿基米得-公元前三世纪希腊数学家、物理学家,发明了杠杆定律。传说他曾扬言:“只要给我立足

         之处,我可以掀动整个世界。”

朱注:*阿基米得是古代最伟大的数学家。他曾自考道:“给我一个支点,我能移动地球。”


  评论这张
 
阅读(4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