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nxianshu123的博客

詩才堪與名流和 譯筆敢教高手惶

 
 
 

日志

 
 

DON JUAN《堂·璜》Canto the Fourteenth第14章60-66[英]拜伦  

2013-06-07 00:23:41|  分类: 英诗汉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诗正稿16,064行,基本以8行诗节为主,韵律大致为5步抑扬格ABABABCC,

每行约8-14音节。拙译12字/行,以aaaaaabb韵谐之。-欢迎随时批评指正!)

60

With the kind view of saving an eclat,

艾德琳女士出于善意的考虑,

 Both to the Duchess and diplomatist,

 为公爵夫人及外交官的名誉-

The Lady Adeline, as soon's she saw

她想挽回;一见堂·璜也不峻拒-

 That Juan was unlikely to resist

 (因为外国人不明白越轨逾矩-

(For foreigners don't know that a  faux pas

在英格兰会列入另册而出局,

 In England ranks quite on a different list

 不同于无陪审团佑护的异域,

  From those of other lands unblest with juries,

  这里对那罪孽所裁定的判词,

  Whose verdict for such sin a certain cure is)—

  肯定会是一种有疗效的医治)-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阿德玲夫人怀着善良的心愿,       阿得玲太太怀着满心的好意,
 想给公爵夫人和那位外交官        来挽救那公爵夫人和外交家
免去【一场精彩的戏】(【因为】她看到  他们俩的荣誉,当她一看到璜
 唐·璜【大概】不会拒绝【被牵着表演】,   不象有加以拒绝的样子-
外邦人哪里知道,男女的失足       (因为异国人并不知道一种“失错”
 在英国可和那不幸而无陪审团       在英格兰【的严重性,十分】不同于
  赐福的国度不同!这儿的一纸判决     那些没有陪审团【这种好东西】的其他国土,
  足能把你那【弱点毕生都】根绝);    陪审团对这种罪恶的裁决该是一副良药;-)

61

The Lady Adeline resolved to take

艾德琳女士即决定采取办法,

 Such measures as she thought might best impede

 她认为那样的措施效果最佳-

The farther progress of this sad mistake.

可阻止这糟糕的错误再扩大。      

 She thought with some simplicity indeed,

 她的思路实际上有些简单化,    

But innocence is bold even at the stake

而即便是火刑柱-天真也不害怕,      

 And simple in the world and doth not need

 何况在这普天之下,单纯傻傻-     

  Nor use those palisades by dames erected,

  不需要也不用女人竖的篱栅,    

  Whose virtue lies in never being detected.

  她们的贞德在于从不被觉察。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阿德玲夫人想了一些好办法,             阿得玲太太决定采取【了】一些措施,
 她认为,【经过她的一番运筹帷幄】          她认为这些措施能最有效地阻止
就能使这【不幸】的错误收住[脚],         这可悲的错误进一步的发展。
 不过,她想的未免单纯【得过火】:          她的确想得有些儿简单;
无邪的人连火【坑】都敢【往下跳】,         但是天真甚至在火刑柱上也是大胆,
 在【社交场上,他们更是猛冲[得]】         在世间是单纯朴质,而并不需要
  【体会不到夫人所设的指路标】,           也并不使用少女们所树立的那些栅栏,
  【(本来它】的【妙处】就在于不露马[脚]!【)】  她们的美德就在于从来不被人察觉。

62

It was not that she feared the very worst.

事情棘手,艾德琳倒并不发憷。

 His Grace was an enduring, married man

 公爵大人是位有耐心的丈夫,

And was not likely all at once to burst

他不可能突然之间冲冠一怒-      
 Into a scene and swell the clients' clan

 去充实离婚法院的诉讼一族。    
Of Doctors' Commons, but she dreaded first

艾德琳最惧公爵夫人的媚术-      
 The magic of her Grace's talisman

 那是她的护符,叫人难以对付;    
  And next a quarrel-as he seemed to fret-

  其次担心口角-公爵似已着恼-    
  With Lord Augustus Fitz-Plantagenet.

  同那位勋爵大人*怕有得一吵。

 
译注:*那位勋爵大人(Lord Augustus Fitz-Plantagenet)-即本章第42和44节提过到的
                              菲茨-普兰泰吉奈特勋爵。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她倒不是担心那最坏的一着:       并不是她惧怕那最坏的局面:
 【因为】公爵是位有耐性的丈夫,     公爵大人是一个有耐心的已婚的人,
不[致]于一时冲动而闹【出笑话】,   而且不见得会一下子演出
 给离婚法庭上那上诉的一族        一场活剧,使民法【博士会馆】增加
再添上一名;她担心的首先是       诉讼者之群的人数:但是她第一惧怕
 公爵夫人的魔力不太好应付,       公爵夫人的那张迷魂符的魔力之大,
  其次是怕【她】和普兰塔金内[特]    其次惧怕发生一场(因为他似乎在【暴跳】)
  吵起架来(看来他确实在恼[火])。   同奥古斯都·弗芝·泼兰泰杰纳爵士的口角。
63
Her Grace too passed for being an intrigante,
公爵夫人也被认为风骚淫猥,
 And somewhat mechante in her amorous sphere,
 她在情场之中有那么几分鬼,
One of those pretty, precious plagues, which haunt
一位俊俏的宝贝-害人的祸水,      
 A lover with caprices soft and dear,
 温柔可爱缠着恋偶,乖张吊诡,    
That like to make a quarrel when they can't
无事生非也喜欢争吵上一回,      
 Find one, each day of the delightful year-
 一年之中开开心心-令你迷醉,    
  Bewitching, torturing, as they freeze or glow
  撒娇忽冷忽热,将你折磨虐待,      
  And, what is worst of all, won't let you go,
  最恶劣的便是:不会让你离开。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谁都知道公爵夫人【最】会耍心机,    公爵夫人也被认为是一个“阴谋家”,
 在情场上不惜采取卑鄙的手段,      在她恋爱的事情上显得有些儿“蛮横”;
她是那种纠缠不清的狐狸精,       是那些美丽,宝贵的惹厌东西中的一个,
 对姘头撒起娇来可没有个完;       用温柔和可爱的反复无常来作弄一个情郎,
要是无事可吵,她也会找个碴儿,     若是在可喜的一年中的每一天,
 叫你每天快快活活地不得安闲。      她们找不到事由,也要无中生有地吵闹一番;
  【她是】忽冷忽热,迷得人不好受,    迷住你,磨折你,要看她们变得热还是冷,
  而且最糟的是,决不把你放手;      而且最糟糕的是,她们缠住你不放;

64

The sort of thing to turn a young man's head,     

这类事搅得少年郎头脑发狂, 

 Or make a Werter of him in the end.               

 或是最终落得如维特般下场。 

No wonder then a purer soul should dread          

难怪较纯的灵魂彼时竟惶惶- 

 This sort of chaste liaison for a friend.         

 高雅的友情交往成这等模样。  

It were much better to be wed or dead            

生就一颗女人爱撕扯的心房- 

 Than wear a heart a woman loves to rend.          

 倒不如成婚或者是死了更爽。 

  'Tis best to pause and think ere you rush on

  往前冲时最好先停下来思考- 

  If that a  bonne forture  be really  bonne.          

  一个好运道是不是真那么好?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足能把年轻人弄得神魂颠倒,       这等事情会弄昏一个年轻人的头脑,

 或者终于将他变成一个维[特]。     或是到结局的时候把他弄成一个维特。

【所以,】难怪好心人最担心男友     无怪一个较为纯洁的灵魂

 【受到女人的】这种贞洁的【笼络:】   把这一类正经的友情视若畏途;

倒不如【干脆】结婚,或者死也好,    生着一颗为女人喜欢把它弄碎的心儿,

 何必拿一颗心任女人去折磨?          还不如结了婚或是死掉了要好得多。

  三思而后行吧!在热劲冲头前,         最好在向前冲之前停下来想一[想],

  想想你这桃花运是否真合算!          假使希望一个“佳运”不是一个梦[想]。

65 

And first, in the o'erflowing of her heart,       

艾德琳女士起初是心潮澎湃, 

 Which really knew or thought it knew no guile,   

 -真的不知也不明白何为狡狯;  

She called her husband now and then apart        

她时不时招呼-把老公叫过来, 

 And bade him counsel Juan. With a smile           

 要亨利老爷规劝堂·璜这男孩; 

Lord Henry heard her plans of artless art         

含笑听太太天真的巧计安排-

 To wean Don Juan from the siren's wile,           

 要堂·璜放弃那妖妇,不再理睬, 

  And answered like a statesman or a prophet     

  而老爷的回答,像先知或政客-   

  In such guise that she could make nothing of it.  

  那种姿态,弄得她不知该如何。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起初,她出于热诚(那颗心确实      起先,当她的心中情感泛滥的时候
 不懂得弄玄虚,【至少自居清高】)    (她的心其实不知道或以为不知道欺诈),
不时地把她的丈夫拉到一边,       她时时召她的丈夫走到一边,
 叫他劝劝唐·璜。亨利带着微笑      要他来规劝一下璜。亨利【爵士】
听他的夫人如何真心地打算        笑容可掬地倾听了她那要使唐·璜
 要把唐·璜救出那美人的圈套。      摆脱妖女勾引的又笨拙又巧妙的计策;
  但他呢,像个政治家,或像先知,     象一个政治家或预言家那样作了回答,
  他的回答使她摸不清怎么回事。      他的话说得简直使她摸不着头脑。

66 

Firstly, he said he never interfered            

第一-他说-任何私事他不干预, 

 In anybody's business but the king's;          

 除非那会关系到君王的大局; 

Next that he never judged from what appeared,   

第二,他从来不凭表象下断语, 

 Without strong reason, of those sort of things; 

 那类事情尚无强有力的依据;  

Thirdly, that Juan had more brain than beard    

第三,堂·璜的主意多过其胡须, 

 And was not to be held in leading strings;     

 不会被人掌控牵过来扯过去; 

  And fourthly, what need hardly be said twice,     

  还有第四,几乎不必说上两次: 

  That good but rarely came from good advice.    

  忠告所带来的难得有啥好事。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他始而说,【“】他除了皇家的【机要】,  第一,他说,【“】他除了皇帝的事情外
 别人的闲事他一概不【想】去干预,【”】  从来不干预任何人的事[情];【”】
继而说,【“】他不【愿】从表面看问题,  其次,他说,【“】关于这一类的事[情],
 要判断这种事【必须】要有根据。【”】   没有充分的根据,他决不从外表上轻下断语;【”】
三则呢,【“】唐·璜的主意比胡子多,   第三,他说,【“】璜的头脑比他长的胡须要多,
 他绝不[致]于被裙带牵住鼻[子]。【”】 你不能用线来把他牵到西又牵到东;【”】
  第四是,这是不必重复的格言:       第四,那是简直不用说第二遍的【,】
  【“】给人以忠告从来结不了善缘。【”】  【“从好的忠告里不见得常常生出好的事[情]。【”】

 


 

  

 



 


 

  评论这张
 
阅读(3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