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nxianshu123的博客

詩才堪與名流和 譯筆敢教高手惶

 
 
 

日志

 
 

DON JUAN《堂·璜》CANTO THE FIFTEENTH第15章31-36[英]拜伦  

2013-07-12 16:11:01|  分类: 英诗汉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诗16,064行,基本以8行诗节为主,韵律大致为5步抑扬格ABABABCC,每行约8-14音节。

拙译拟12字/行,以aaaaaabb韵谐之。-欢迎随时批评指正!) 

31

Next to the making matches for herself

几乎是为自己-为女儿,为兄弟, 

 And daughters, brothers, sisters, kith or kin,

 为姐妹,为亲戚、邻里-喜攀连理, 

Arranging them like books on the same shelf,

像在同一个书架上排列书籍; 

 There's nothing women love to dabble in

 大体上说来,与做媒撮合相比- 

More (like a stock-holder in growing pelf)

没有什么让女人们更为欢喜, 

 Than match-making in general. 'Tis no sin

 (与持股人敛财生钱并无差异)。 

  Certes, but a preventative, and therefore

  这当然不是罪过,仅以防万一, 

  That is no doubt the only reason wherefore.

  故而乃是至情至理,天经地义。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女人对作媒这件事最爱插手,       【仅仅次于】替她自己做[媒],
 【首先当然】为自己找一个婆家,     替女儿们,兄弟们,姊妹们,亲友们做[媒],
以后就忙女儿,弟妹,【远】亲和近邻,  把他们象书本子一样排列在一个架上,
 好像把书本都得依次排上架。       在女人喜欢玩的事情中,
【其次呢,就要张罗一般的婚姻】     再没有一桩能比得上一般的做[媒]
 (股份公司敛财也是这般作法);     (好象一个钱财多起来的股票所有者):
  当然这不算是罪过,【恰恰相反,】    这当然不是罪恶,却是一种防【止】手段,
  她们的动机正是防患于未然。       因此那无疑就是唯一的所以然。

32

But never yet (except of course a miss

(除了不嫁的情妇,或待字姑娘,

 Unwed, or mistress never to be wed

 当然还有嫁而反婚配的女郎),

Or wed already, who object to this)

但从未见过淑女贞洁而端庄, 

 Was there chaste dame who had not in her head

 她们的头脑中不去想象、思量- 

Some drama of the marriage unities,

婚姻的三一律*,-在饭桌,在卧房, 

 Observed as strictly both at board and bed

 像严守亚里斯多德所定框框, 

  As those of Aristotle, though sometimes

  尽管她们有时候结果竟这样- 

  They turn out melodrames or pantomimes.

  不是演了哑剧,就是闹剧一场。 

 

译注:*三一律-古希腊大学问家亚里斯多德关于戏剧的三一律,乃指时间、地点及情节的一致。

                          十七世纪欧洲的古典主义戏剧创作均奉此为金科玉律。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我还没有见到一个贞洁女人        但是从来还没有过(当然要除掉     
 (当然未婚的小姐,不嫁的情妇,     不结婚的小姐,或是决不【再】结婚的太[太],
或已婚而反对结婚的人除外)       或是【早】已结婚而反对结婚的太[太])
 不是经常在脑中描绘着一幕        这样一个冰清玉洁的少女,
两位一体的结婚生活的戏剧,       在头脑中没有一出婚姻三一律的戏剧的
 而且结合得极严,无论在床铺       在食桌和睡床上都严格地遵守它们,
  或餐桌,好似戏台要严守三一律,     象遵守亚里士多德的三一律一般,*
  虽然结果不是闹剧就是哑剧。       虽然她们有时候演出了闹剧或是哑剧。

朱注:亚里士多德的戏剧的三一律,指时间、场所、情节的一致。

33

They generally have some only son,

他们一般而言,有某一独生子, 

 Some heir to a large property, some friend

 可承继大笔财产的某位后嗣, 

Of an old family, some gay Sir John

某友出自世家,浪荡约翰爵士, 

 Or grave Lord George, with whom perhaps might end

 或严肃的勋爵乔治,也许随之- 

A line and leave posterity undone,

断了一门香火,绝了百代后世, 

 Unless a marriage was applied to mend

 要想作补救,唯有以一桩婚事- 

  The prospect and their morals; and besides,

  挽回其操行及前景;何况还有-

  They have at hand a blooming glut of brides.

  现成的当龄闺女们供过于求。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这种家庭往往有一些座上客,       她们手上大抵有一个独养子,
 如不是独生子,就是一笔财产       一个有一笔巨大财产的继承人,
唯一的继承人,或是名门之后,      一个世家的朋友,一个贪欢的约翰爵士,
 无论严肃的乔治,快活的约翰,      或是庄重的乔治【侯】爵,一个血统
【正虑】后继无人,那高贵的世系     或许会随他们而告终,并断绝了后嗣,
 眼看要完,除非用婚姻来扭转       除非赶快【请】求一桩婚事来改正
  这情况以及他们的道德;而况       他们的前途和他们的品行:又何况,
  主人又有一批现成的待字姑娘。      他们手边有一大堆积压过多的如花女郎。

34

From these they will be careful to select

他们挑选这些姑娘,-认真仔细:

 For this an heiress and for that a beauty,

 这个是美女;那个有遗产承继; 

For one a songstress who hath no defect,

有一位女歌手,简直无懈可击; 

 For t' other one who promises much duty,

 另一位可以指望会尽心尽意; 

For this a lady no one can reject,

还有一名女郎,独具多才多艺, 

 Whose sole accomplishments were quite a booty,

 大家争抢不已,谁也不忍舍弃;

  A second for her excellent connections,

  次选的那个她有极佳的关系;

  A third, because there can be no objections.

  再等而下之,则已是不容挑剔。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从这一批里他们会细加选择,-      他们会从这些里面仔细挑选,
 有的要阔小姐,有的要模样俊,      这一个选一个女继承人,那一个选一个美女;
有的要一个【看得过】的女歌者,     有一个选一个没有缺点的女歌手,
 有的要【能操持家务的就称心】;     另一个选一个有守本分之望的女子;
有的碰上了无法拒绝的猎手,       这一个选一个无人能加以拒绝的贵妇,
 她【唯一的成就】就是【她的战利品】;  【只是】她的多才多艺已是【很大的战利品】;
  【又有的】只为女的亲戚是权贵,     【第二个】为了她有极好的关系;
  【还有的】因为她【为人无可厚非】。   【第三个】,因为不能有可异议之处。

35

When Rapp the Harmonist embargoed marriage

调和者拉普*在他和谐的村落- 

 In his harmonious settlement (which flourishes

 禁止人们通婚,(但却生机勃勃, 

Strangely enough as yet without miscarriage,

真是不可思议-迄今无所失错, 

 Because it breeds no more mouths than it nourishes,

 因其所生不比能养育的为多, 

Without those sad expenses which disparage

不存在那些令人痛惜的挥霍- 

 What Nature naturally most encourages),

 那是对造化极力赞许之鄙薄), 

  Why called he "Harmony" a state sans wedlock?

  无婚姻状态他何以称为谐和? 

  Now here I have got the preacher at a deadlock,

  而今我问说教者-他张口结舌。 

 

原注:*拉普(George Rapp,1770-1847)-德国符滕堡(Wurttemberg)州的牧师,移居美国宾夕法尼亚

                         州后,创建了一个共产主义的宗教实体,其一名为“和谐”的

                         小镇,还有一个命名为“经济体”。拜伦在1824年所写的注释

                         中说:这个“繁荣、虔敬而安静的”德国人侨居地并不禁止婚

                                                                            姻,但实行生育调控,以限制人口。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在美洲,】拉勃开辟了一个和谐村,   当调和者拉泼在他那和谐的殖民地*
 他的和谐村却禁止男女结婚,*      禁止了婚姻的时候-(很奇怪
(可奇怪那村子却蓬蓬勃勃,毫无差错,  这殖民地在滋长繁荣。还没有什么失策,
 因为它按照物产多少而添丁;       因为它生出的人口不多于它喂养的,
绝不许有失【于计算】,【胡乱地】    没有那些可悲的耗费,这种耗费会贬斥
 【对天性的要求总是有求必应】。)    “自然”极自然地给以极大鼓励的事情)-
  为什么把婚姻甩掉才叫“和谐”?     为什么他把“调和”称呼一个没有婚姻的国家?
  这【准会】问得那神父无以自解。       现在我在这里【抓】住了这传道师使他无以自解。

 

査译原注:*这个德国人在美洲的特殊而兴旺的殖民点并不像“震教徒”似地完全排斥婚姻,而是限制它以防止

      在一段岁月内的出生率超过定额。这种出生(剧赫尔姆先生说)一般地“像农夫的羊群一样,多半

      是成小群的在同一个月份里来到。”这些和谐派(此名来源于他们的村名)据传是非常兴旺、笃信

      而安详的人,可参见近来论美洲的著作。-拜伦原注。

      (这里说的德国人是乔治·拉勃,他后来移居美国,于1803年在宾夕法尼亚州创立了一个宗教团 

      体,叫“和谐派”,由德国移民组成。他们所居住的地方就命名为“和谐村”。拜伦在此注中提到

      的“震教派”原是英国贵格会的人,后来也移居美国,于1776年由安·李和另外八个人在离纽约不

      远的地方建立了一个震教派的村落。在拜伦写此诗的1820年代,震教派又扩充到印第安那州一带。

      他们是主张独身禁欲的。-译者)

朱注:*乔治·拉泼(1770-1847),德国的宗教狂热者,移居于美国,创立了一个叫做“调和者”的公益会,

            以耕种土地及其他方法积财极多,准备基督第二次降生。拜伦在注中说,这个殖民地并不排斥婚姻,但

            对婚姻加以限制,使生育不超过规定在一定年数内的一定数量。

36

Because he either meant to sneer at harmony

因其意在嘲弄和谐抑或婚姻-

 Or marriage by divorcing them thus oddly.

 他那么古怪地要这两者离分。  

But whether reverend Rapp learned this in Germany

但这点他是否在德意志学成? 

 Or no, 'tis said his sect is rich and godly,

 据说拉普的教派富裕而敬神, 

Pious and pure, beyond what I can term any

虔诚、纯洁,超乎我们说的教门, 

 Of ours, although they propagate more broadly.

 尽管他们蔓延得更广阔、蕃盛。 

  My objection's to his title, not his ritual,

  我反对其名头,不反对其教义, 

  Although I wonder how it grew habitual.

  虽然我诧异-那何以成了惯例?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因为他所以要婚姻与和谐离异,      因为他的意思就是要嘲笑调和
 不是嘲笑和谐,就必是讽刺婚姻,     或是婚姻,就这样古怪地把它们分开。
不知他是否在德国学的这一套,      但不论拉泼牧师是否在德国
 据说他那教派的道理【可是很深】,    学得了这点,据说他的教派富有而敬神,
比我们这儿的都更纯洁和虔敬,      虔诚而纯洁,超过我能【形容】的
 虽然是我们这些教门繁殖更甚。      我们的任何教派,虽然他们繁殖得更广。
  我反对他的名称,而不是那教[规],   我的异议是对他的名称,不是他的教仪,
  尽管我奇怪它怎能【持久而不[辍]】。  虽然我不懂它怎么会变得习以为常,不以为异。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群星诗社
阅读(3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