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nxianshu123的博客

詩才堪與名流和 譯筆敢教高手惶

 
 
 

日志

 
 

DON JUAN《堂·璜》CANTO THE FIFTEENTH第15章37-42[英]拜伦  

2013-07-15 19:48:16|  分类: 英诗汉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诗16,064行,基本以8行诗节为主,韵律大致为5步抑扬格ABABABCC,每行约8-14音节。拙译拟12字/行,

以aaaaaabb韵谐之。-欢迎随时批评指正!) 

37

But Rapp is the reverse of zealous matrons,

而拉普迥不同于热心的太太, 

 Who favour, malgre Malthus, generation—

 她们罔顾马氏*,偏爱繁衍后代:

Professors of that genial art and patrons

对和谐的艺术,她们顶礼膜拜, 

 Of all the modest part of propagation,

 生育的务实环节全保护起来, 

Which after all at such a desperate rate runs

人口极度扩张,速度毕竟太快- 

 That half its produce tends to emigration,

 一半的增殖趋向于移居国外。 

  That sad result of passions and potatoes;

  激情与土豆**的这种悲哀结果, 

  Two weeds which pose our economic Catos.

  咱抠门的老卡图们***为之困惑。 

 

译注:*马氏-即英国著名人口学家马尔萨斯。

         **移居国外-英伦的移民潮始于1819年,当时政府拨款50,000.00英镑“遣送数百劳工前往开普敦”

        (Cape Town,南非的港口城市)。

        ***土豆-爱尔兰农民以土豆为主食,常因歉收而闹饥荒。

       ****老卡图们-这里指像古罗马时代的禁欲主义爱国者老卡图(Marcus Porcius Cato,the Elder,

         公元前234-149)那样的政客们。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但和拉勃相反,也不管马尔萨斯,     但拉泼却和热心的主妇们恰好相反,
 【我们却】有些热心赞助生育的太太,   她们不管马尔萨斯,赞成生男育女-
她们是婚姻艺术的教授,对“繁殖”的   她们是这种生育艺术的信仰[者],
 雅致的一面无不加以热情的关怀,-    是从事【正当】繁殖的一部分人的保护[者];
【老实说,】这儿繁殖的速度真是拼命,  而繁殖毕竟是以这种拼命的速度在进展,
 以至那【产品】的半数都想移往国外!   以致它一半的【产品】有【举行】移民的趋势,
  这都是热情和马铃薯*所造的孽,      这种由热情和马铃薯造成的可悲的结果-
  就是它们难住了我们的经济学!        这两种【服饰伪装】了我们经济上的伽图。*

 

王注:*马铃薯-当时爱尔兰人大批移居【美国】,主要是因为作为他们主食的马铃薯从十八世纪中叶起多次

               造成饥荒。

朱注:*伽图是禁欲主义者。

38

Had Adeline read Malthus? I can't tell.

艾德琳读过马氏么?-我不知道。 

 I wish she had; his book's the eleventh commandment,

 但愿看过那书-戒规第十一条*,

Which says, "thou shalt not marry", unless well.

书中说,“汝不该娶”,除非混得好。 

 This he (as far as I can understand) meant.

 这是他的意思-就我所能洞晓; 

'Tis not my purpose on his views to dwell

细述他的观点并非我的目标, 

 Nor canvass what so "eminent a hand" meant,

 “好写手”为何意?-我也不想探讨; 

  But certes it conducts to lives ascetic,

  但这必定通往苦行禁欲之路, 

  Or turning marriage into arithmetic.

  或者是把婚姻变成一门算术。 

 

译注:*戒规第十一条-据基督教《圣经·出埃及记》,上帝向其门徒摩西传授十诫。拜伦将马尔萨斯的人口学

           理论讥嘲为“第十一诫”。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阿德玲有没有读过马尔萨斯?       阿德玲读过马尔萨斯的书么?我不能说;
 我不知道;但愿她读过。他的书      我但愿她读过:他的书是第十一诫,
是第十一诫*,那意思我理解是:      这一诫说,“你不要结婚,”除非家资富足:
 “汝勿婚配”,除非是配上了富户。    照我能理解的,他意思就是指这个。   
【当然】我并不想讨论他的见解,     我的目的不是在研究他的见解,
 也无意推敲这大作家的意图:       也不是在讨论“这样一个能手”意义何在;
  但无疑,他叫人走上禁欲之途,      但这种见解一定导致苦修的生活。
  或者要把男女结婚变为算术。       或是把婚姻大事变为一种算术。

王注:*第十一诫-基督教《圣经》《出埃及记》记载:上帝在西乃山向摩西传十诫。这里拜伦加了一诫。

39

But Adeline, who probably presumed

然而艾德琳夫人兴许是以为- 

 That Juan had enough of maintenance,

 堂·璜有着足够花销的生活费, 

Or separate maintenance, in case 'twas doomed,

或分居赡养费-若是劳燕分飞, 

 As on the whole it is an even chance

 事实上大体也是均等的机会:

That bridegrooms, after they are fairly groomed,

新郎官风风光光地潇洒一回, 

 May retrograde a little in the dance

 随后在婚姻舞蹈中稍稍后退- 

  Of marriage (which might form a painter's fame,

  (那可能使一位画家扬名传世, 

  Like Holbein's  Dance of Death, but 'tis the same)—

  与霍氏*的《死亡之舞》毫无二致) 

 

译注:*霍氏(Hans Holbein,约1497-1543)-德国画家,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也许,阿德玲认为唐·璜能够养家,     但是阿得玲,她大约已经假[定]
 或能另起炉灶,假如夫妻反[目]。    璜是【应该】有了足够的赡养费-
本来这种事情是在两可之间,       或是分居的赡养费,如其命中这样注[定]-
 经常是:新郎“新”不了几天工夫,    因为就整体来说有这样相等的可能性,
总会在结婚之舞中稍稍后退        新郎们在他们光明正大地做了新郎以后,
 (这对画家倒是个新鲜的题[目]     会在婚姻之舞里稍微倒退一下-
  堪与霍尔本*的《死亡之舞》并列:     (这种舞蹈也可以使一个画家成名,
  本来这两种舞没有什么差别);                     象荷尔朋的“死亡之舞”-婚姻和死亡原不可分)-*

 

王注:*霍尔本-指汉斯·霍尔本(约1497-1543)-德国画家,后居英国,《死亡之舞》是其有名的木刻画。

朱注:*汉斯·荷尔朋(1497-15【54】),德国画家,著名作品有“最后晚餐”、“死亡之舞”等。

40

But Adeline determined Juan's wedding

但艾德琳决意要给堂·璜娶亲, 

 In her own mind, and that's enough for woman.

 对女人说来,那可是足够费心。 

But then with whom? There was the sage Miss Reading,

她认为堂·璜的长处卓尔不群;

 Miss Raw, Miss Flaw, Miss Showman, and Miss Knowman,

 那末跟谁呢?-聪颖的小姐瑞丁? 

And the two fair coheiresses Giltbedding.

-另几位姑娘弗洛、诺门、罗、秀敏? 

 She deemed his merits something more than common.

 吉家两名美女-共同的继承人? 

  All these were unobjectionable matches

  这些全都是无可非议的佳偶, 

  And might go on, if well wound up, like watches.

  就像怀表-上好发条也就能走。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但阿德玲已在自己的脑中决定       但是阿得玲在自己的心中决定了        
 给唐·璜结了婚:这对女人倒足够;      璜的婚事,而这在女人已经足够:   
可是和谁呢?和贤明的书虫小姐?     可是跟谁呢?她想到那有智慧的丽丁小[姐],
 生硬小姐?缺陷小姐?不然和风头     劳小姐,弗劳小姐,许门小姐,诺门小[姐],
小姐,男人通小姐,或金褥两姊妹?    和那两位美丽的共同女继承人吉尔培丁。
 但她觉得唐·璜应有较好的配偶,       她认为他的优点确实是不同凡俗:
  当然这些婚配也都说得过[去],     这许多小姐都是无可非议的佳偶,
  只要上好发条,也会像表走下[去]。   假使好好上发条,会象表似的不停地走。

41

There was Miss Millpond, smooth as summer's sea,

密尔庞小姐静如夏日的大海, 

 That usual paragon, an only daughter,

 她是独生女,平日里堪称表率, 

Who seemed the cream of equanimity,

恬淡而沉静,浑然如一杯鲜奶, 

 Till skimmed, and then there was some milk and water

 撇去表面悬浮,便是乳液洁白- 

With a slight shade of blue too, it might be

还有淡淡幽蓝隐隐地透出来, 

 Beneath the surface, but what did it matter?

 -许是在浅表之下,那又有何碍?  

  Love's riotous, but marriage should have quiet,

  恋爱是狂热,但婚姻应当稳定,   

  And being consumptive, live on a milk diet.

  而患有结核病,要吃乳类养生。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有一位池塘小姐是个独生娇女,      还有个蜜尔滂小姐,象夏天的海一般平静,
 平静如夏日的海,真是女性楷模!     一个照例的仪型,一个独养女,
她像凝乳一样安详,-但若撇一下,    她似乎是恬静的乳酪,直到上面
 多半会有【酸】奶和水翻上【泡沫】,   被撇去了乳皮-然后有一些乳与水,
而且底下仿佛蓝绉绉,但这又       在那表面的底下或许也有着
 算了什么?只有恋爱才暴烈如火!     一种淡淡的蓝影;但是这有什么关系?*
  而婚姻的岁月总应该【极力】安详,    恋爱是放荡的,但结婚应有安静的生活,
  何况【它】患结核,正好以牛奶调养。   而且因为是肺病性的,要吃牛乳类的食物。

朱注:*“蓝影”指女文人的习气。

42

And then there was the Miss Audacia Shoestring,

还有一位奥达霞·秀丝君女郎, 

 A dashing demoiselle of good estate,

 她家产丰厚,打扮得漂漂亮亮, 

Whose heart was fixed upon a star or bluestring,

其心之所系乃蓝绶带或星章, 

 But whether English dukes grew rare of late

 然而英国公爵近来少得反常, 

Or that she had not harped upon the true string,

抑或她的竖琴弹得有所失当, 

 By which such sirens can attract our great,

 -女妖们就此把咱大人物勾上。 

  She took up with some foreign younger brother,

  她与一位洋人小弟呆在一起, 

  A Russ or Turk—the one's as good as t' other.

  俄国佬?土耳其?-反正没啥差异。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有一位招惹人的暴发户小姐,       此外还有奥达霞·许史德邻小姐,
 又阔又泼辣,打扮得十分俊俏,      一位好打扮的贵家少女,
她倾心于一颗金星或蓝绶带,       她念念不忘的就是勋章和蓝绶带;
 但不知是否英国的公爵极稀少,      但不知是英国的公爵近来有不足之虞,
还是她没有弹对意中人的心弦,      还是她不曾在正弦上面奏弹
 我们的贵族一个也没有被抓到;      (这种妖妇就这样勾引我们的大人物),
  【结果】她迷恋上了一个外国小兄弟,   她【却】和某一个外国的小哥儿同居,
  是俄国还是土耳其-这倒没关系。     一个俄国人或是土耳其人-反正是一样。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群星诗社
阅读(3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