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nxianshu123的博客

詩才堪與名流和 譯筆敢教高手惶

 
 
 

日志

 
 

DON JUAN《堂·璜》CANTO THE FIFTEENTH第15章16-21[英]拜伦  

2013-07-06 01:14:21|  分类: 英诗汉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诗16,064行,基本以8行诗节为主,韵律大致为5步抑扬格ABABABCC,每行约8-14音节。

拙译拟12字/行, 以aaaaaabb韵谐之。-欢迎随时批评指正!)

16

That is, with men. With women he was what

-那是对男人而言。对女人来说,

 They pleased to make or take him for, and their

 喜欢咋想咋做-那他就是什么, 

Imagination's quite enough for that.

娘们的想象力实在太多太多。 

 So that the outline's tolerably fair,

 以致那描摹的轮廓相当不错, 

They fill the canvas up; and  verbum sat.

她们在画布上涂抹,-毋须点破。 

 If once their phantasies be brought to bear

 一旦女流想入非非,有所着落- 

  Upon an object, whether sad or playful,

  那就不管是悲戚抑或是滑稽, 

  They can transfigure brighter than a Raphael.

  会比拉斐尔*的画更美更亮丽。 

 

译注:*拉斐尔(Raphael,意文Raffaello Santi/Sanzio,1483-1520)-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著名画家。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那就是说,对男人如此;对女人,     那是对男人而言:对女人,他是她们    

 他就凭她们任意想他是什么,       愿意把他弄成或是看成的东西;

【好在】她们的想像力十分丰富,     她们的想象力已足够对付这件事情:       

 只要外貌的轮廓大致看得[过],     只要那轮廓还明白清晰,

她们就给涂满了色彩,-【其实呢,】   她们会把画面补足-“智者一言已足。”

 智者一语即足。无论【什么景色】,    如果她们的狂想一经瞄准

  一经她们的幻想渲染,那【必然】     一个不管是可悲还是可喜的目标,

  要比拉菲尔*的【“变容图”】更灿烂。   她们比拉飞尔更能使事物变得神光闪耀。*

 

王注:*拉菲尔(1483-1520)-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主要画家。

朱注:*拉飞尔(1483-1520),意大利著名画家、雕刻家和建筑家。他的杰作是“基督变容”。

17

Adeline, no deep judge of character,

艾德琳阅人乏术,常常颇轻率- 

 Was apt to add a colouring from her own.

 给别人涂抹上她自己的色彩。   

'Tis thus the good will amiably err

好心人就是这样会错得可爱, 

 And eke the wise, as has been often shown.

 -那往往是常态,智者也有意外。 

Experience is the chief philosopher,

大哲学家乃凭其经验之所在, 

 But saddest when his science is well known.

 但最悲哀是其学说人人明白。 

  And persecuted sages teach the schools

  受迫害的圣贤之辈教导学人- 

  Their folly in forgetting there are fools.

  他们忘了傻瓜存在便是愚蠢。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阿德玲看人不能够入骨三分,                 阿得玲对于性格不是深刻的判断者,
 却爱以【想象】的色彩给人涂上;     往往把自己的色彩加在别人身上:
好人常常可爱地犯这类错误,       好心人常常象这样造成好意的错误,
 连智者也难免:这已屡见不爽。      【以补】聪明人【的不足】,如时常说的那样。
经验固然是大哲学家,但他的       经验阅历是首要的哲学家,
 处世术说穿了【实在不怎么样】。     但他的科学为众所周知时最为心伤:
  受迫害的圣贤常常【自以为智】,     而被迫害的圣贤们却教给学子们
  竟叫人忘记有蠢人存在于世。       他们忘却世上还有愚人的那种愚蠢。
18

Was it not so, great Locke and greater Bacon?

不是么,-伟人苏格拉底及洛柯*? 

 Great Socrates? And Thou diviner still,

  -更伟大的培根?永远的预言者*, 

Whose lot it is by man to be mistaken

为人类所误解是您命中该得, 

 And thy pure creed made sanction of all ill?

 而您纯正的教义竟认可万恶?  

Redeeming worlds to be by bigots shaken,

拯救世道却为偏执者所震慑, 

 How was thy toil rewarded? We might fill

 历尽千辛万苦,您的酬报如何? 

  Volumes with similar sad illustrations,

  咱可写满卷宗同类悲惨说明,   

  But leave them to the conscience of the nations.

  但还是且留待各名族的良心。 

 

译注:*洛柯(John Locke,1632-1704)-英格兰哲学家。 

原注:*永远的预言者-这些时代既然需要避免模棱两可,我是说我所谓之“永远的预言者”乃指基督。若上帝

    就是人,或人就是上帝,那么他两者兼具。我从未责备其教义,只是责备其之运用或滥用。坎宁先生

    (George Canning,1770-1827,英格兰政客。-译者注)某日引证基督教以支持黑奴制,而韦伯佛斯

    先生(William Wilberforce,1759-1833,英格兰政客。-译者注)几乎无言以对。基督被钉上过十

    字架,黑人们就可因之而受苦受难吗?如果这样,他最好生为黑白混血儿,以便给该两种肤色以同等的

    自由,或至少是同等的得救机会。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伟大的洛克*、培根【、】和苏格拉底呵,   难道不是如此么,伟大的洛克,过伟大的倍根,
 我说的可对?还有你,【神圣】的基督!**    伟大的苏格拉底?还有你,【更神圣的人】,*
你的命运岂不就是被人类误解,       为人类所误解是你的命运,      
 你纯【净】的教义成了万恶的掩护?     你纯【洁】的教义使一切的罪行得到默认。
你救的世界【只落得给盲从】的人      你救赎了【要为盲信者所摧毁】的人世,
 【来糟蹋】,这【可算】酬报了你的劳苦?  难道辛苦得到怎样的报酬?我们能
  这种可悲的事例【真是一言难尽】,     以类似的悲惨的例子来写满无数书卷,
  只好请各族人民扪扪自己的心。       却把它们留给各民族的良心【去探究】。

 

王注: *洛克(1632-1704)-英国哲学家,著有《人类智力论》。

査注:**既然这时代应该避免模棱两可,我要说我所谓“更神圣的人”是指基督(译文已照此译出-译者)。

     如果能说上帝是人,或人是上帝,那么他是二者兼备。我从未责备他的教义,而是责备对它的滥用。

     甘宁先生有一天引证基督教来为黑奴制辩护,而韦伯弗斯先生无言以答。难道基督是为了使黑人受难

     才被钉上十字架的吗?如果是这样,他最好生为黑白混血儿,以便该两种肤色以同样的自由权或至少

     是同样得救的机会。-拜伦原注。

朱注: *“【更神圣的人】”指基督。

19

I perch upon an humbler promontory

我歇坐于某一处低低的海角-

 Amidst life's infinite variety

 生命的千姿百态在周围环绕, 

With no great care for what is nicknamed glory,

我并不太在意于所谓的荣耀, 

 But speculating as I cast mine eye

 当我放眼顾眺,然而却在思考:

On what may suit or may not suit my story

对于我的故事-有哪些用得着? 

 And never straining hard to versify,

 我吟诗作赋从来不绷紧头脑, 

  II rattle on exactly as I'd talk

  不管和什么人遛马或是溜达- 

  With any body in a ride or walk.

  我老喋喋不休扯不完的闲话。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我在景色万千的生命【大海上】,     我栖止在一座较低【微】的海角上,
 【只】择了一个【卑微】的海嵎栖身,   在人生的无限的多样性中间:
我不大注意人们所谓的荣誉,       对那诨号叫做荣华的东西不大在意,
 而是着眼于用什么材料填进        却一面把眼光望着对我的故事有用
这篇故事里,【也不管是否合辙,】    或无用的事物,一面作着深思,
 我从不搜索枯肠,作半日苦吟;      而且决不用太多的力量来吟咏,
  我的絮叨就好像是我在骑马        我喋喋不休地讲下去就好象
  或散步时,和任何人的随意谈话。     在骑马或散步时同任何人讲话一样。
20

I don't know that there may be much ability

我不知道以这类芜杂的韵体- 

 Shown in this sort of desultory rhyme,

 散乱之中能否彰显才华横溢?

But there's a conversational facility,

然而却存乎一种谈锋的犀利, 

 Which may round off an hour upon a time.

 耗去半个时辰-回回令人满意。 

Of this I'm sure at least, there's no servility

敝人至少确保:没一丝奴才气- 

 In mine irregularity of chime,

 在我的韵律中或有参差不齐,  

  Which rings what's uppermost of new or hoary,

  那是或新或古远的浮声切响, 

  Just as I feel the improvvisatore.

  与我即兴的感慨没什么两样。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我不知道在这种乱弹的诗中        我不知道在这种杂乱无章的韵语里        
 是否能表现【多少新颖的】诗才;     【究竟】会显出有【多少】的才能;
但它却颇有谈锋,可以使读者       却有一种象谈话似的轻快流利,
 每次消磨一小时还感到愉快。       这可以一次消磨掉【一】个时辰。
无论如何,在这篇毫无规律的       至少对这一点我【却】深信不疑,
 韵【律】中,【你】不会看到一点媚态;  在我不规则的音律里没有奴性,
  我只凭意兴所至,写出那         它唱出首先浮现在心头的新【仇旧恨】,
  浮现在我脑中的旧事或新话。       一待我心中感到即兴诗人的感兴。
21

Omnia vult belle Matho;dic aliquando

*马索,你想把一切全说得美妙; 

 Et bene;dic neutrum;dic aliquando male.

 时说好,时说糟,又说不赖不孬。

The first is rather more than mortal can do;

第一是比凡人做得远为高超; 

 The second may be sadly done or gaily;

 第二不管是悲是喜皆可干好; 

The third is still more difficult to stand to;

第三是特别难以挺住的煎熬; 

 The fourth we hear and see and say too daily.

 第四是咱所见所闻-天天说到。

  The whole together is what I could wish

  我所能指望的是全合在一块- 

  To serve in this conundrum of a dish,

  把这道难题的大菜给端上来。 

 

译注:*“马索”(Matho)为人名。该节首两行语出古罗马拉丁文作家马歇利斯(Marcus Valerius

          Martialis,约40-约102)所著《警句集》(Epigrams);拜伦有一字之更动。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马索总想把话说得面面俱到,           “你【能】把一切说得很美妙【么?】说一些好话:
 【但】有时说【得】好,有时说【得】平常,  说一些坏话,【如果你要受得住那钟声】。”*
有时说【得】坏。【”】*第一点凡人办不到;   第一桩倒是俗人所不能做[到];
 说好话【倒需要】,不论你是悲伤                      第二桩可以被凄然或欣然做[到];
还是快乐;说平常话则大不易,                     第三桩是更加难于容忍;
 至于坏话呢,那是我们天天讲,                   第四桩我们每天听到,见到,也说[到]:
  也天天听的,-把这一切合起来,                  我所能希望的是把这整个合起来,
  就是我【的缪斯】想端【给您】的大菜。    放在这一盘难题里给【你们】端上。

 

王注:*马索总想......-引语出自一世纪时罗马作家马榭尔的《警句集》第十章第46节。

          马索是【诗】中谈到的人物,所指不详。

朱注:*这是古代拉丁诗人马尔希尔的【诗】句。

 

  评论这张
 
阅读(2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