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nxianshu123的博客

詩才堪與名流和 譯筆敢教高手惶

 
 
 

日志

 
 

DON JUAN《堂·璜》CANTO THE FIFTEENTH第15章22-24[英]拜伦  

2013-07-09 01:03:11|  分类: 英诗汉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诗16,064行,基本以8行诗节为主,韵律大致为5步抑扬格ABABABCC,每行约8-14音节。

拙译拟12字/行,以aaaaaabb韵谐之。-欢迎随时批评指正!) 

22

A modest hope, but modesty's my forte

-朴实的愿望,而朴实是我优点, 

 And pride my feeble. Let us ramble on.

 骄傲乃我所短。咱们再随便谈: 

I meant to make this poem very short,

我本意是把这诗篇写得很短, 

 But now I can't tell where it may not run.

 但如今跑到哪儿-我无法判断。 

No doubt if I had wished to pay my court

我若确乎想对批评家们美言, 

 To critics or to hail the setting sun

 或讨好日薄西山的各色极权, 

  Of tyranny of all kinds, my concision

  那也许我就会更其扼要简单, 

  Were more, but I was born for opposition.

  然而我生来就是为了对着干。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一个卑微的希望!-可谦卑本是      一个谦逊的希望-但谦逊是我的长处, 
 我之所长,【一如】骄傲是我的短处。   骄傲是我的弱点:-让我们闲谈下去吧。
【我要】扯下去【了】:我原想把这篇诗  我原来的意思要把这首诗写得极短,
 写得很短,但如今确难以揣[度]     但现在我不能说什么地方它不会跑去。
它要泛滥到哪儿。无疑地,如果我     毫无疑问,如其我的本意是向批评家
 想迎合批评家【的口味】,或者欢呼    献我的殷勤,或是欢呼
  任何一种专制的夕阳,那我就会      一切虐政的将落的太阳,那我【的诗章】
  大大删节,-但我生来偏爱反对。     更会简短;-但我生来就为了要反抗。

23

But then 'tis mostly on the weaker side,

然而这大抵是在弱势的一边, 

 So that I verily believe if they

 故而我确信:若那些人被推翻- 

Who now are basking in their full-blown pride

眼下却是飞扬跋扈,得意非凡-

 Were shaken down, and "dogs had had their day",

 “每一条狗都有过得宠的一天”*, 

Though at the first I might perchance deride

虽其落难之初,我或加以嘲讪,

 Their tumble, I should turn the other way

 我应当转而趋向那另一方面,  

  And wax an ultra-royalist in loyalty,

  逐渐变为极忠心的保皇党员, 

  Because I hate even democratic royalty.

  因为我甚至痛恨民主的王权。 

 

译注:*语出莎翁悲剧《哈姆莱特》第五幕第1场。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而且【总是爱】和弱者站在一边;       但这又大致是站在弱者一方面;
 因此我确信:在今天颐指气使            因此我确实相信,即使那些如今
骄傲不可一世的人,如果垮台,          在他们的盛气凌人中逍遥自在的[人]
 【因为】“每只狗都有得意的日子”,  被震撼下来而“【瓦片也翻了身】”【的话】,
虽说起初不免惹我嘲笑一番,                  虽然在开初的时候我或许会嘲弄
 我终必又要转个向,【重新誓师,】         他们的跌倒,我却会向另一方面走去,
  一变而为极忠诚的保皇党人,                  而在忠诚上变成一个极端的保皇党[人],
  因为民主派作皇上也遭我恨。            因为甚至民主的皇权我也憎恨。

 

王注:*每只狗......-语出莎士比亚《哈姆莱特》第五幕第1场。

24

I think I should have made a decent spouse

假若我从来没有表露出优柔,

 If I had never proved the soft condition.

 我想我本该是个不赖的配偶。 

I think I should have made monastic vows

要不是有些迷信为我所独有, 

 But for my own peculiar superstition.

 我想我本该誓言禁欲的赌咒。 

'Gainst rhyme I never should have knocked my brows

我本不该落韵出格叩击额头, 

 Nor broken my own head, nor that of Priscian

 把普利辛*和我撞得头破血流;

  Nor worn the motley mantle of a poet

  若无某人**关照我把诗歌放弃, 

  If some one had not told me to forego it.

  我也就不再身披小丑的彩衣。 

 

译注:*普利辛(Priscian)-五世纪时古罗马的拉丁文语法学家,公认为是语法界之鼻祖。“撞破普利辛的头”

             (knock/break Priscian's head),意即犯了语法错误。 

         **某人-指英国政客布鲁安(Brougham,1778-1868)。他曾在1808年1月号的《爱丁堡评论》中抨击

                     拜伦的诗集《闲暇时光》(Hours of Idleness),奉劝拜伦“即刻放弃诗作”。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我想我会当一个像样的丈夫,    我想我应该成为一个不坏的丈夫,
 若不是我被人看出过于优柔;    如果我不露出了柔弱的心肠;
我想我会矢志作一个修道僧,    我想我应该立下修道的誓愿,
 若不是被我特有的迷信【所掣肘】; 若是我没有我自己特有的迷信:
我本不该苦苦地来舞文弄墨,    我的额角决不会去击撞诗歌,
 让韵律碰破了我及普利申*的头,   也不会击破我自己的头或普利西安的头,*
  更不该扮起诗人这个丑模样,          更不会穿上诗人的丑角衣服,
  若不是有人
**叫别搞这行。           如果没有人要我把我把吟咏的事摆脱。

 

王注:*普利申-五世纪时罗马语法家,所著语法体系最为完整。“碰破普利申的头”

       是相传已久的说法,意为违反了语法规则。

  **有人-指在1808年1月号《爱丁堡评论》中评论拜伦诗集《闲暇的时刻》的勃伦姆,

      他曾写道:“奉劝作者从此放弃诗作。”

朱注:*普利西安是罗马修辞学家;“击破普利西安的头”意思是违犯文法或诗法的规律。


 

  评论这张
 
阅读(2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