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nxianshu123的博客

詩才堪與名流和 譯筆敢教高手惶

 
 
 

日志

 
 

DON JUAN《堂·璜》CANTO THE SIXTEENTH第16章6-10[英]拜伦  

2013-08-15 19:21:08|  分类: 英诗汉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诗16,064行,以8行诗节为主,韵律大致为5步抑扬格ABABABCC,每行约8-14音节。
拙译拟12字/行,以aaaaaabb韵谐之。-欢迎随时批评指正!) 

6

And therefore mortals, cavil not at all.

所以,千万不要挑啥毛病,-世人! 

 Believe. If 'tis improbable, you must,

 即便是不可能,你们必须信任, 

And if it is impossible, you shall.

哪怕其未发生,你们应当笃信。 

 'Tis always best to take things upon trust.

 对待事物最好是有信任之心。 

I do not speak profanely, to recall

回想更神圣的秘事-我非谤神-

 Those holier mysteries, which the wise and just

 德高望重的智者视其为福音;

  Receive as gospel and which grow more rooted,

  应如同所有真理,其越是争辩, 

  As all truths must, the more they are disputed.

  就越长得根深蒂固,叶茂枝繁。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所以,世人呵,不要吹毛求疵吧,     因此,凡人啊,决不要【无端】指摘;  
 要虔信,-假如不象真的,你该信;    相信吧:-如其是未必有,你必须相[信];

假如绝不可能,你【决心】信它,     如其是不可能,你应当相[信]:
 接受【一切】而不疑,这总是最聪明。   用信任的态度对付事物总是最妥善。
请想想(我绝不渎侮):大圣大贤     我并不用亵渎的口吻来说话,
 都把较神圣的怪事叫做福音,       重新提起贤哲公正的人当作福音
  而且对它争论越多,它就越是       来接受的,更神圣的秘密,它们愈引起争论,
  根深蒂固,凡真理岂不都如此?      就生根愈深,一切的真理一定是这样:

7

I merely mean to say what Johnson said,

我意只是讲述约翰森*之所言, 

 That in the course of some six thousand years

 他说在那期间-大约有六千年, 

All nations have believed that from the dead

从幽幽冥界-各民族无不信然- 

 A visitant at intervals appears.

 时不时地有宾客在凡间显现。 

And what is strangest upon this strange head

这奇怪的方面,数什么最奇罕? 

 Is that whatever bar the reason rears

 -不管理性如何阻碍那种观念, 

  'Gainst such belief, there's something stronger still

  它一直有些支持,并更为强烈, 

  In its behalf, let those deny who will.

  -且由那些反对者去否认、拒绝。 

 

译注:*约翰森(Samuel Johnson,1709-1784)-英格兰文学家,词典编纂家。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我只想转述约翰生*的这句话,      我的意思只是要说约翰孙说过的话,
 他说,【根据】六千年的【历史证明】,  他说大约从六千年以来,
一切民族都这么相信:人世间       一切的民族都相信时常会出现      
 不时地【会】显现亡故者的幽灵;     一个从幽冥的境界来的来访者;     
这事虽然可怪,【但更】可怪的是,    而在这奇异的题目上最奇异的事情
 无论这一信仰如何违背理性,       是,不论理性对这种迷信        
  它【仿佛】有一种更有力的支持,     提出怎样的反对的理由,迷信本身
  【不怕世世代代】的人【痛加】驳斥。   还是有一些【颠扑不灭】之处,要否认的去否认吧。

 

王注:*约翰生-即十八世纪英国文学家约翰生博士,他在《拉西勒斯》一书(如第30章)内认为有鬼。

8

The dinner and the soiree too were done,

筵席以及那晚会都已经告毕, 

 The supper too discussed, the dames admired,

 女士们赞不绝口,真大快朵颐; 

The banqueteers had dropped off one by one,

参宴者一个又一个相继离席, 

 The song was silent and the dance expired.

 舞曲已然终止,歌声也已沉寂。 

The last thin petticoats were vanished, gone

最时髦的薄纱裙飘飘然隐逸, 

 Like fleecy clouds into the sky retired,

 像朵朵轻云消散于幽远天际; 

  And nothing brighter gleamed through the saloon

  整个厅堂再无微光更为明亮- 

  Than dying tapers and the peeping moon.

  唯有将熄的残烛、偷窥的月光。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晚宴已罢,夜会接近了尾声,       盛宴和夜会都已完毕,       
 【酒肴都谈论完】,女人【都浏览过】,  晚餐【已被议论过】,女人们【也被艳羡过】,
高宾贵客一个接一个地散去,       欢宴的人已一个一个次第离去-
 舞兴阑珊,歌声沉寂,【连最后一个】   歌声已归沉寂,舞兴已趋阑珊:
薄薄的裙纱都不见了,就好象       【最后一些淡】薄的裙影也已消逝,
 那卷卷的白云已在天边隐没;       就象白色的轻云在天空中飘散,
  客厅里再也看不到锦簇辉煌,       在大厅里没有东西发出更亮的光芒,
  只有残烛闪烁,和漏进的月光。      除了将灭的残烛-和探进来的月光。

9

The evaporation of a joyous day

那一天蒸发了-过得可真快活:

 Is like the last glass of champagne without

 像最后一杯香槟酒没了泡沫- 

The foam which made its virgin bumper gay,

当时曾多活泼-初次满斟浅酌, 

 Or like a system coupled with a doubt,

 或像一种体系连同一点疑惑, 

Or like a soda bottle when its spray

或与打开的汽水瓶一般浑若- 

 Has sparkled and let half its spirit out,

 汩汩地涌冒出一半儿的精魄, 

  Or like a billow left by storms behind

  或像一个巨浪叫风暴给甩挪- 

  Without the animation of the wind,

  落在后面无以借力助澜推波,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欢乐的一天消逝了,临到结尾       一天快活的日子蒸发消散
 好似一杯香槟酒饮【剩一点点】,     好象是最后一杯的香槟酒,
已不见初斟时那欢腾的泡沫;       使第一杯显得活泼的泡沫已经没有:
 或象哲学体系留下一个疑团;       或是象一种和怀疑连接起来的体系;
或者象一瓶苏打水迸发完了        或是象一瓶苏打,雪亮的水花
 明亮的水花【,只落得气息奄奄】;    已经消逝,一半的精英已经流出;
  或者象落在风暴后面的波浪        或是象暴风雨过去后的一片波浪,
  已失去了劲风的鼓舞的力量。       再没有大风席卷下的那种前后冲撞。

10

Or like an opiate which brings troubled rest

或像鸦片剂,带来不安的将息-

 Or none, or like—like nothing that I know

 或啥也不是,或像-就像其自己;

Except itself. Such is the human breast,

-我知道那样就是人类的胸臆, 

 A thing of which similitudes can show

 那种真实表象没什么可类比。 

No real likeness. Like the old Tyrian vest

-一如古泰雅人漂染紫色外衣, 

 Dyed purple, none at present can tell how,

 迄今无人能够说得明白透析: 

  If from a shell-fish or from cochineal.

  那染料取自胭脂虫还是介壳?* 

  So perish every tyrant's robe piece-meal.

  暴君的衣袍就这样烂成布条。 

 

原注:*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或者像一剂鸦片,给你带来的       或是象一服鸦片,给你带来不安静的休息,
 是不安的睡眠或失眠,或者像-      或不带来什么休息;或是象-不象什么,
但什么也不象,除了象它自己;      除了象它本身;-人的心胸就是这般;
 本来人心的动态就难以度量。       一种不能用貌似的事物来表示
这好比古泰雅人的紫色王袍,       它的真面目的东西-好象那染成紫色的
 已没有人知道它是怎样染上        古代泰雅人的衣袍,现在没有人能说,
  那颜色:是用胭脂虫还是贝[壳]?*   这种染料是从介壳还是从胭脂虫里取出。*
  暴君的王袍就如此【零星】烂掉!     每个暴君的衣袍就象这样片片【消失】!    

 

査译原注:*古代泰雅的紫色颜料是用贝壳还是胭脂虫做成的,至今还在争论中;甚至那颜色也难以确定,

      有人说是深红;我无话可说。-拜伦原注。

朱译原注:*古代泰雅的紫色颜料是从介壳还是从胭脂虫里制合而成的,依然是一个争论的问题;甚至它的

      颜色-有人说是深红的:我什么都不说。-拜伦原注。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群星诗社
阅读(2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