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nxianshu123的博客

詩才堪與名流和 譯筆敢教高手惶

 
 
 

日志

 
 

DON JUAN《堂·璜》CANTO THE SIXTEENTH第16章11-15[英]拜伦  

2013-08-18 13:33:45|  分类: 英诗汉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诗16,064行,以8行诗节为主,韵律大致为5步抑扬格ABABABCC,每行约8-14音节。
拙译12字/行,以aaaaaabb韵谐之。-欢迎随时批评指正!)    

11

But next to dressing for a rout or ball,

而赴晚会或舞会要打扮、盛装, 

 Undressing is a woe. Our  robe-de-chambre

 还有卸妆也几乎是遭罪一场。 

May sit like that of Nessus and recall

妆袍或与人头马*的血衣相仿,

 Thoughts quite as yellow, but less clear than amber.

 唤起嫉妒之念,但没琥珀透亮。 

Titus exclaimed, "I've lost a day!" Of all

“我白过了一天!”-泰特斯**他嚷嚷。 

 The nights and days most people can remember

 日日夜夜大多数人皆能回想, 

  (I have had of both, some not to be disdained),

  -我都曾经历,有的还不能鄙夷- 

  I wish they'd state how many they have gained.

  他们赢得多少,我愿他们述及。 

 

译注:*人头马(Nessus)-参见第十一章第65节注解。

         **泰特斯(Titus Flavius Sabinus Vespasianus)-古罗马皇帝(40-81,79-81在位)。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为宴饮舞会而盛装是一种灾难,      但是脱衣是一个痛苦,【仅次于】为参加
 但会后要卸装,这件事也够可悲:     宴会或舞会而穿衣;我们的寝衣
我们的睡衣会象涅索斯的【魔】衣*     可以象内萨斯的那一件一样合身,*
 一披上身,心头就难免有苦涩味。     并引起象琥珀一样黄,但不及琥珀清澈的思想。
泰塔斯**曾经慨叹他白过了一天,     泰塔斯叫道【,】“这一天我失败了!”**  
 我们难忘的日与夜【虽然够可贵】,    在大多数人能记得的所有的昼夜中
  (两者我都有,而且颇不易多[得]!)  (这两者我都有过,有些还不能加以轻视),
  但谁能说他过的时光大有收[获]?    我愿意他们说出有多少日子他们取得了胜利。

 

 王注:*涅索斯的魔衣-有毒的衣服,因为它染上了半人半马的怪物涅索斯的毒血。参阅第十一章第65节注。

    **泰塔斯(39-81)-罗马皇帝。据古罗马史家苏东纽斯《十二凯撒史》记载:泰塔斯从不拒见任何向

                    他求情的人,而且总以好言慰抚。......有一天吃晚饭时,他想起那天他一个人

              也没有帮助过,不禁叹道:“朋友们,我白过了一天。”

朱注:*内萨斯在抢走赫叩利斯的妻子提雅奈拉时,赫叩利斯用一支浸过毒蛇血的箭射中了他。内萨斯在临死

    前,把他染上毒血的衣袍拿给了提雅奈拉,并且对她说,当她的丈夫对她不忠的时候,她可以用这件

    衣袍重得她丈夫的欢心。

    **泰塔斯是公元前一世纪的罗马皇帝,以慈善著名。有一天,人家告诉他说,他让这一天过去却没有答应

    一个请求,他就叫道:“这一天我失败了。”
12

And Juan, on retiring for the night,

到了晚上堂·璜告退回到卧房, 

 Felt restless, and perplexed, and compromised.

 他感到若有所失,不安加迷茫。 

He thought Aurora Raby's eyes more bright

奥罗拉的双眸令他不住地想- 

 Than Adeline (such is advice) advised.

 比艾德琳所告诫的还要明亮。 

If he had known exactly his own plight,

堂·璜若确知自身所处的状况, 

 He probably would have philosophised,

 很可能会卖弄哲理探讨一场,

  A great resource to all and ne'er denied

  -此一妙法需要时才万试万灵, 

  Till wanted; therefore Juan only sighed.

  故而堂·璜他只能是叹息连声。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唐·璜在回屋就寝时,感到烦躁,       璜到了晚上去休息的时候,
 而且象受了损害,【因为】他认为:    感到不安,困惑,和委屈:
奥罗拉的眼睛比阿德玲说的        他以为奥罗拉的眼睛比阿得玲
 (忠告往往是如此!)更晶莹、明媚;   劝他留意的更为明媚(这就是劝告);
假如他确知【怎么回事】,也许他     假使他准确知道他自己的情景,
 要把“人生于世”的哲理加以发挥-    他大概会作一番哲理上的推敲;
  对于一切人,这法门倒很【现成】,    一种对大家极有用的办法【,但】临到需要时
  【除了】急需时,-因此他只叹了一声。  【却用不上】;因此璜只叹息了一下。

13

He sighed; the next resource is the full moon,

他叹气;下一招数是满月圆圆,      

 Where all sighs are deposited, and now

 -那儿历来寄托着所有的垂叹;    

It happened luckily, the chaste orb shone

此刻,恰好是皎洁的明月高悬-      

 As clear as such a climate will allow,

 夜空如此澄澈,天气好到极点,      

And Juan's mind was in the proper tone

堂·璜自身的心态中思绪万端-      

 To hail her with the apostrophe, "Oh thou!"

 “您好哇!”他向那女神发出呼唤。    

  Of amatory egotism the  tuism,

  对钟爱的人儿自我夸耀吹嘘,    

  Which further to explain would be a truism.

  再多加阐释就成了陈词滥语。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他叹息以后,下一步办法就是                         他叹息了一下;其次的办法是那圆圆的月亮, 
 面对明月:这是人间一切叹息       一切的叹息都寄存在那里;如今
历来的堆栈;而此时,幸好月亮      恰巧很幸运,这一轮【冷若冰霜】的明月
 清澈如水,在像英国这种天气       照得如这样的气候所能容许的那样明净:
是很少见的。唐·璜【此刻】的心情      而璜的心灵正处于那种适当的情调中,
 很适于向月之女神歌吟:“哦,你!”   来用这样的语句向她欢呼-“哦,你哟!”
  这是多情而不自私的呼号,        相思的人儿向对方倾吐的衷曲,
  若再加以说明,就成了陈词滥调。     再加说明会变成一种陈语滥调。

14
But lover, poet, or astronomer,

但不管情人、骚客,或牧师、村夫,      

 Shepherd or swain, whoever may behold,

 或天文学家,只要能举目观注,    

Feel some abstraction when they gaze on her.
他们在望月时有出神的感触。      

 Great thoughts we catch from thence (besides a cold

 伟大的思想-我们常由此抓住,  

Sometimes, unless my feelings rather err);

(时而还感冒,除非我感觉有误);      

 Deep secrets to her rolling light are told.

 深藏的隐秘向月的光辉倾诉。    

  The ocean's tides and mortals' brains she sways

  她影响海的潮浪和人的思想,    

  And also hearts, if there be truth in lays.

  诗中若有实情,她也主宰心房。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不管是情人,诗人,骚客,天文家,    但是情人,诗人,或是天文学家,  
 牧童,村夫,或任何能望月的人,     牧羊人,或是村夫,只要能观看的人,
都能观月而神往,我们从这里       在凝望月亮的时候都会有些出神:
 就会得到伟大的情思(【但小心:】    我们从那里得到伟大的思想(有时候
有时也受凉,除非是我【易感冒】),   还会得到伤风,除非我的感觉弄错);
 【呵,】多少秘密都曾诉与月之女神!   心底的秘密都向她如水的光辉倾诉;
  她主宰海上潮汐和人的头脑,       她掌管海洋的潮汐和凡人的头脑,
  也主宰心灵,假如诗歌的话可靠。     如果诗歌里有真话,也掌管心灵。

15
Juan felt somewhat pensive and disposed
堂·璜他感觉心头有些个忧悒,
 For contemplation rather than his pillow.
 他宁可沉思默想-与卧枕相比。
The Gothic chamber, where he was enclosed,
哥特式的寝屋,他的房门紧闭,
 Let in the rippling sound of the lake's billow
 那湖中的波澜,声声传入耳际-
With all the mystery by midnight caused.
勾起午夜里所有的神神秘秘。
 Below his window waved (of course) a willow,
 窗台下有棵柳树枝条儿依依,
  And he stood gazing out on the cascade
  他伫望那瀑布般的垂柳丝丝,
  That flashed and after darkened in the shade.
  时而忽闪,继而隐入暗影消失。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唐·璜感到有些惆怅,他的心灵      璜感到有些忧郁,他那时的[性]情
 全坠入沉思,一点也不想睡觉;      倾向于冥想却不倾向于他的床枕:
这时,湖中波浪拍出的喋喋声       他被关住在里面的哥特式的卧房
 带着午夜的一切神秘,袭进[了]     让湖上涟波的潺潺声向里面传进,
他所居住的那哥特式的房屋;       带着夜深人静时所有的一切神秘:
 在他窗下的一棵柳树的枝条        在他的窗下当然有一株杨柳摇曳;
  在月光下摇曳,而他倚在窗前,      他站在那里向外凝望那小瀑布,
  看它忽而闪耀,忽而幽暗。        闪亮一下,就在黑影中【渐渐】暗去。

 

  评论这张
 
阅读(34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