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nxianshu123的博客

詩才堪與名流和 譯筆敢教高手惶

 
 
 

日志

 
 

DON JUAN《堂·璜》CANTO THE SIXTEENTH第16章插曲(1-3)【英】拜伦  

2013-08-31 02:09:48|  分类: 英诗汉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Beware!beware of the Black Friar!

黑衣僧要防范-千万!千万!           

 Who sitteth by Norman stone,

 他坐在诺尔曼人*碑畔,         

For he mutters his prayer in the midnight air

风习习夜半,他祈祷喃喃,           

 And his mass of the days that are gone.   

 白昼的弥撒早烟消云散。         

  

When the Lord of the Hill, Amundeville,   

当阿孟德维尔-此山之主,           

 Made Norman Church his prey         

 把诺尔曼教堂掠为己物,         

And expelled the friars, one friar still  

并且将僧人们悉数赶出,           

 Would not be driven away.          

 唯剩下一个不愿被驱逐。

 
译注:*诺尔曼人(Norman)-十世纪起定居于法国北部塞纳河口地区的诺曼底
             (Normandy)人的一支,他们及其后裔接受了法国
                                                     文化。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小心,小心,谨防那黑衣僧!   千万千万留心那黑衣僧,
 他坐在诺尔曼的石座上,     他坐在诺曼人的石头边,
一到午夜就喃喃地诵经,     半夜里传来他祈祷的喃喃声,
 【早年】的祷告【还念念不忘】。 和他【已往时日】的祷告文,
  
当领地主人阿曼德[维]     那时阿孟[特]维尔,山地的主[人],
 把诺尔曼寺院夺到了手,     把诺曼人的教堂掠为己有,
他把所有的僧人都赶出[门], 把僧侣们尽行赶走,只有一[人]
 但还有一个不曾被赶走。     留着那里不愿走。
(2)
Though he came in his might with King Henry's right
虽仗英王授权,拥有势力-            
 To turn church lands to lay, 
 他来到教堂,要夷为平地,          
With sword in hand, and torch to light
手执宝剑,火炬映照四壁,            
 Their walls if they said nay; 
 试看有哪个敢张嘴抗议!          

A monk remained, unchased, unchained,
独留一僧侣,未捉拿追缉,            
 And he did not seem formed of clay, 
 仿佛他并非是血肉肢体,          
  For he's seen in the porch, and he's seen in the church,
  他在门廊处,他在教堂里,            
 Though he is not seen by day.
 尽管白日里不见其踪迹。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他带着权威,和【国】王的敕[令],   虽然他奉亨利王之命来到,
 来把寺院的土地变为【世俗】,      把教堂的土地变为【世俗所有】,
他一手执剑,一手拿着火[把],     手里拿着宝剑,火炬把屋子
 看有谁敢【对他】说一声“不”;     照得通明,以防他们万一抵抗;

但有一个僧人却留下不走,        却留下一个未被追缉系狱的僧侣,
 无拘无束,不像是身肉之[躯],     他的形体不象血肉做成,
  你看他在教堂,你看他在门口,      看到他在门廊,看到他在教堂,
 只是一到鸡鸣就不见踪[迹]。      虽然在白昼却并不现形。
(3)
And whether for good, or whether for ill,
不知是吉是凶,是祸是福?
 It is not mine to say;
 反正与我无关,也说不出;
But still with the house of Amundeville
但在这阿孟德维尔之屋,
 He abideth night and day.
 朝朝暮暮,他日夜皆常住。

By the marriage-bed of their lords, 'tis said,
东家婚礼夜,他飞去飞来-
 He flits on the bridal eve;
 传说他是在新床边徘徊;
  And 'tis held as faith, to their bed of death
  临终的床头,其忠义犹在-
 He comes—but not to grieve.
 他前来守候,却并非致哀。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不知是吉兆,不知是凶[兆],    这是不是好,是不是不好,
 这兆头我也推算不出来;       我现在都不来细表;
他只是不分昼夜地守[着]      但是在阿孟德维尔的屋子里
 阿曼德维的【古老】的家宅。     他日日夜夜自在逍遥。

据说,每逢主人结婚的前夕,     据说,在他们的主人新婚的前夜,    
 他就在新人的床头出现,       他在新床的旁边来去飘忽;
  等主人临死时,【人都这么说,】   这已成为一种信仰,他来到
 他也会走来-可不是悲叹。      他们临终的床边-并不来悲悼。


 

  评论这张
 
阅读(2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