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nxianshu123的博客

詩才堪與名流和 譯筆敢教高手惶

 
 
 

日志

 
 

DON JUAN《堂·璜》CANTO THE FIFTEENTH第15章91-97[英]拜伦  

2013-08-08 14:45:59|  分类: 英诗汉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诗16,064行,基本以8行诗节为主,韵律大致为5步抑扬格ABABABCC,每行约8-14音节。

拙译拟12字/行,以aaaaaabb韵谐之。-欢迎随时批评指正!) 

91

But here again why will I thus entangle

但这里又要问:我为啥要纠缠- 

 Myself with metaphysics? None can hate

 把自己搅合于形而上学空谈? 

So much as I do any kind of wrangle,

没人像我这样恼恨各类争辩, 

 And yet such is my folly or my fate,

 然而那是我愚顽,或命运使然, 

I always knock my head against some angle

对于过去、未来,或是眼下目前- 

 About the present, past, or future state.

 我一直头撞犄角,总如此这般。 

  Yet I wish well to Trojan and to Tyrian,

  特洛伊人、泰尔人*,我愿其皆好, 

  For I was bred a moderate Presbyterian.

  因我是中庸的长老会所教导。 

 

译注:*泰尔人(Tyrian)-在今叙利亚(Syria)西部沿海地带,史上曾有一古国腓尼基(Phoenicia或

             Phenicia),其首都泰尔(Tyre)之市民。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又来了,为什么我偏要和玄学       但到此又要问,为什么我要把自己
 纠缠不清?没有人比我更憎恨       这样纠缠于形而上学中呢?没有[人]
任何形式的争吵了。可是不知       象我似的更憎恨任何种类的争论;
 该怪我的命呢,还是我的愚蠢,      可是这就是我的痴愚,或是我的命运,
我总还是常常为了现在、过去、      我永远用我的头碰撞目前,
 或是未来的牛角尖,碰得头发昏。     过去,或未来状况上面的某一只尖角;
  【其实凡有争吵【,我都两【不得罪】,  可是我衷心祝福脱洛挨人和泰雅[人],
  因为我信奉的教门是长老会*。        因为我从小就被教养成稳健的长老会教友。

王注:*长老会-在宗教上,苏格兰人大多属于长老会,而长老会的立场界乎主教统治制与教派自治主义之间,

        因此“两不得罪”。

92

But though I am a temperate theologian

虽然我是神学家,却并不过分, 

 And also meek as a metaphysician,

 我也如玄学家那样懦弱温文, 

Impartial between Tyrian and Trojan,

对泰尔人、特洛伊人秉持公正, 

 As Eldon on a lunatic commission,

 像爱尔顿*那般对待疯子犯人;

In politics my duty is to show John

向约翰·牛喻示社会的较底层- 

 Bull something of the lower world's condition.

 那可就是我在政治上的责任。 

  It makes my blood boil like the springs of Hecla

  见人们让暴虐君王无法无天, 

  To see men let these scoundrel sovereigns break law.

  我的血沸腾,似亥克拉的温泉。 

 

译注:*爱尔顿(John Scott Eldon,1751-1838)-英格兰大法官(1801-1827),伯爵。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但我虽然是一个温和的【教徒】,     但我虽然是一个有节制的神学家,
 谦卑有如玄学家,而且公正得       也象一个形而上学家那样地温良,
像艾尔顿*审判疯人的时候一样-       在泰雅与脱洛挨人之间公正不阿,
 在政治上,我【却】坚持我的职责:    就象挨尔顿审讯一个疯子时那样;*
那是要约翰·牛看看下层情况。        在政治上我的责任是要向英国人
 【每当】我看到那些恶棍当权者      说明一些关于下层社会的情况。
  在违法乱纪【时】,【我就义愤填膺,】  看到人们听让这些无赖的君主犯法,
  我的心会象赫克拉*一样沸腾。      使我的血象希克拉的温泉一般沸腾。**

 

       王注:*艾尔顿-十九世纪初英国大法官,1822年主持对扑茨默斯勋爵精神是否失常一案的调查,

               次年裁定其人确已疯狂。

査译原注:*赫克拉是冰岛的一个温泉。-拜伦原注。(拜伦说错了,赫克拉是一座火山。-译者)

       朱注: *挨尔顿伯爵从公元1801到18【30】年,为英国大法官。

                 **希拉克是冰岛的一座温泉。

93

But politics, and policy, and piety

然而政治,以及信仰,还有权术- 

 Are topics which I sometimes introduce,

 有时候乃是我所引入的题目, 

Not only for the sake of their variety,

不单单为使内容多样而丰富, 

 But as subservient to a moral use,

 而且对道德的效用也有所助, 

Because my business is to dress society

因为我的难题是替社会妆束, 

 And stuff with sage that very verdant goose.

 把这呆鹅的腔腹用贤哲塞足。 

  And now that we may furnish with some matter all

  既然可用物料应对众人口味,

  Tastes we are going to try the supernatural.

  且试试灵异的东西-咱就准备。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但我所以要把政治呀,策略呀,      但是政治,政策,和敬神 
 信仰呀,时时引为【本诗的】话题,    是我有时候讲到的题目,
不只是因为藉此可以换花样,       不仅为了它们的多样性的缘故,
 而且还【打算】对道德有所裨益;     也为了有助于一种道德上的目的;    
因为我的【宗旨】是要【剖洗】社会,   因为我的职务是要把社会加以烹调,
 给这只幼稚的鹅填满了真理。       而用哲人来填塞这只极不懂事的鹅。
  本诗既要迎合一切人的口味,       【现在为了】我们可以用一些材料来投合
  【现在,我】想要开始谈一谈鬼。     一切的嗜好,我们将要试一试灵界的事物。

94

And now I will give up all argument

而眼下,所有的争论我要止休, 

 And positively henceforth no temptation

 从今往后,我确信没什么引诱- 

Shall "fool me to the top up of my bent".

竟可“尽情愚弄,把我给耍个够”* 。

 Yes, I'll begin a thorough reformation.

 是的,我要革故鼎新,重新开头。 

Indeed I never knew what people meant

说真的,我曾经老是琢磨不透: 

 By deeming that my Muse's conversation

 为啥被视作危险-与诗神交游? 

  Was dangerous. I think she is as harmless

  我认为她并无害,就像有的人- 

  As some who labour more and yet may charm less.

  活儿干得挺多,却讨不到欢心。 

 

译注:*莎翁悲剧《哈姆莱特》第三幕第2场中男主角的一句旁白。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从此我要避免【无谓的】争论[了]!   现在我要抛弃一切的争论;          

 【天哪,】我从此绝不让任何诱惑     而且自此以后断然不让诱惑

再“把我愚弄得难以忍受”*[了];    “把我愚弄得直到【我心满意足;】”      

 是的,我【一定】要彻底改弦易[辙]。  是的,我【一定】要彻底的改革。

【唉】,人们硬说我的缪斯的议论     【虽然】,我【从来】不知道人们

 是有害的,实在令我难以琢磨;      把我的诗神的谈话认为危险,

  依我看,她只是费力而不讨好,      是什么意思:-我想她是那么地无害,

  议论越多,越没人听她那一套。      那象做事做得多可是不大讨人喜欢的人。

 

王注:*把我愚弄得难以忍受-语出莎士比亚《哈姆莱特》第三幕第2场。

朱注:*此语见莎士比亚悲剧“汉姆莱特”第三幕2场,但拜伦稍改其意。

95

Grim reader, did you ever see a ghost?

严厉的读者,你可曾见过幽灵? 

 No, but you have heard—I understand—be dumb!

 没有;只是听说-我明白-请噤声!  

And don't regret the time you may have lost,

别为你或已失去的光阴抱恨, 

 For you have got that pleasure still to come.

 因为你的将来还会有那欢欣。 

And do not think I mean to sneer at most

别以为我取笑大多数的事情, 

 Of these things or by ridicule benumb

 或崇高的神秘源泉因我嘲讽- 

  That source of the sublime and the mysterious.

  变得滞缓起来,以致于断流。 

  For certain reasons, my belief is serious.

  而我热衷信仰,基于确凿理由。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冷酷无情的读者!你可见过鬼?      可怕的读者!你看到过一个鬼没有?
 没有;但你听说过?-我懂,但请你    没有;但是你听到过-我【懂得】-不要出[声]!
【先】别抱怨【在这儿】浪费时间吧,   不要为你逝去的韶光而抱恨,
 因为你还【未】尝到后面的乐[趣]。   因为你【已】得到【了】那种还【未】来到的欢欣:
也别以为我【必然】嘲笑这类事,     不要以为我【打算】嘲笑这些事情中[的]
 或者竟【想】以一笑而【置之不理】;   大多数的事情,或者用讥刺
  那神秘的【幽灵世界确非虚构】,     使崇高【事物】和神秘【事物】的泉源不发出响[声]-
  我信鬼是存在的,而且有理由。      为了某些理由,我的信仰是严肃[的]。

96

Serious? You laugh. You may; that will I not,

当真?你可以发笑;我则笑不出, 

 My smiles must be sincere or not at all.

 我的微笑一定真诚,否则,-绝不。 

I say I do believe a haunted spot

我说我确信鬼地方鬼常出入-

 Exists—and where? That shall I not recall,

 在哪里呢?那我可不想去回顾, 

Because I'd rather it should be forgot.

因为我宁可其被淡忘的缘故。 

 "Shadows the soul of Richard" may appal.

 “理查之魂鬼影憧憧”*何其可怖!

  In short, upon that subject I've some qualms very

  总之,关于那主题,我有所不安- 

  Like those of the philosopher of Malmsbury.

  似哲学家托马斯·霍布斯**一般。 

 

原注:*语出《理查三世》第五幕第3场。

         **托马斯·霍布斯(Thomas Hobbes of Malmsbury,1588-1679)-英格兰哲学家。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真的?你笑了;-随你便吧,我可不笑;  严肃?你好笑;-你不妨笑:我决不笑;
 我若不是真心想笑,就笑不出。      我的微笑一定是真诚的,或者【根本不是】。
我说我确信有鬼出没的地方-       我说我相信有一处鬼出现的地方-   
 【那么,】在哪儿?这我可不想转述;   但是在哪里呢?我不去追忆这个,
因为我宁愿这类事被人忘掉,       因为我宁愿这件事情为人所遗忘,      
 鬼魂能使【大英雄】也感到恐怖。     “鬼灵会使李却的灵魂”大惊失色。*
  总之,一谈到鬼,我就有些不安,     简短说来,我对这个题目怀着一些不安,
  连哲学家霍布斯都惴惴然。*       跟马尔姆司堡莱的哲学家所怀的不安十分相似。*

 

査译原注:*霍布斯怀疑自己有灵魂,可是对他人的灵魂却怀有敬意,以致谢绝它们来访,因为

      他对它们有些害怕。-拜伦原注。(霍布斯,一个十七世纪哲学家。-译者)

  朱注:*“凭使徒保罗之名起誓,今夜

            鬼灵使李却的灵魂生出的恐怖

            比一万个实在的士兵能使它生出的更多。”

                           -莎士比亚“李却三世”。

朱译原注:*霍布斯:他怀疑自己的魂灵,因此对他人的魂灵也表示这种敬意,辞谢它们的来访,

      他对之有一些恐惧。-拜伦原注

97

The night (I sing by night, sometimes an owl

夜色朦胧-我常常在夜间歌吟, 

 And now and then a nightingale) is dim,

 时有只猫头鹰,时而有只夜莺- 

And the loud shriek of sage Minerva's fowl

聪颖的智慧女神高叫的飞禽- 

 Rattles around me her discordant hymn.

 不和谐的赞歌在我耳畔尖鸣。 

Old portraits from old walls upon me scowl;

古墙上的旧像对我满脸阴沉; 

 I wish to heaven they would not look so grim.

 我求苍天:他们不要面露狰狞。 

  The dying embers dwindle in the grate

  壁炉中的余火渐渐只剩灰烬- 

  I think too that I have sate up too late,

  我也认为自己熬夜已太过分。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夜是幽暗的(我总在深夜作歌,      夜是阴惨的(我在夜间歌[唱],    
 有时【像】一只夜枭,有时【像】夜莺), 有时【象】枭鸟,也时常【象】夜莺),
智慧女神的一只鸟在我桌前        智慧女神的禽鸟的高[唱]
 尽自高声飞绕,怪凄厉地歌吟;      在我四周格格地发出她喧闹的声音:
古画的人物从墙上对我怒视,       古旧的画象从古旧的墙上向我露出愁容-
 【呵!】但愿他们别看得那么阴森。    我恳求上天:他们不要显得这么狰狞;
  壁炉里的火已越来越暗、越小,      将尽的灰烬在炉格里逐渐熄灭-
  这时我也觉得,我写得太晚[了]:    我也认为我熬夜已熬得过分夜深。

 

 


 

  评论这张
 
阅读(33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