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nxianshu123的博客

詩才堪與名流和 譯筆敢教高手惶

 
 
 

日志

 
 

DON JUAN《堂·璜》Canto the Sixteen第16章99-100[英]拜伦  

2013-10-04 01:46:37|  分类: 英诗汉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诗16,064行,以8行诗节为主,韵律大致为5步抑扬格ABABABCC,每行约8-14音节。

拙译12字/行,以aaaaaabb韵谐之。-欢迎随时批评指正!)    

99
The poets of arithmetic are they

他们是骚人-以算术吟诗作赋,      

 Who, though they prove not two and two to be

 虽然证明不了二加二等于五,    

Five, as they might do in a modest way,

就像他们或会用谦逊的态度,      

 Have plainly made it out that four are three,

 凭其收入和支出的那些裁处:    

Judging by what they take and what they pay.

把四当作三-干脆就这么对付。      

 The Sinking Fund's unfathomable sea,

 偿债基金*如海洋般深不可估,    

  That most unliquidating liquid, leaves

  那一直最还不清的流动状态,    

  The debt unsunk, yet sinks all it receives.

  未见削减国债,收入却降下来。 

 

译注:*偿债基金(the Sinking Fun)-沃尔坡尔伯爵(Robert Walpole,1676-1745,英国

                                                               首相)1717-1718年间设计的基金,用以减缩国债。

                                                               在拜伦写作本章期间(1823年3月29日至5月6日),

                                                               该基金冲顶。而据是年其废除前之估算,耗去了国家

                                                               约2千万英镑(如今値2亿英镑以上)。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他们是数学领域里的诗人,      象这样的人是算术的诗人,

 虽然还没有证明二加二得五      他们虽然并不证明两加两等于五,

【(这在他们很可以略显显身手)】, 如他们用一种谦逊的态度可以这样做的,

 但【若翻一翻】他们的收支帐目,   却明白地表示四等于三,

【你会看到,】他们能使四等于三,  根据他们拿来和他们付出的来判断。

 【因此我们的亏空永无法弥补】,   那减债基金的深不可测的大海,

  只见【储备】基金把一切都吞没,   这最不能偿还债务的【流质】,把国债

  然而国债呢,却还是日益增多!    留下没有减少,可是减少了【它】收进的一切。

100
While Adeline dispensed her airs and graces,

当艾德琳做张做智卖弄风度,
 The fair Fitz-Fulke seemed very much at ease.

 姣好的菲茨-芙克似自在自如。    

Though too well-bred to quiz men to their faces,

她的教养极佳,不会当面挖苦,      

 Her laughing blue eyes with a glance could seize

 含笑的蓝眼珠一扫就能抓住-    

The ridicules of people in all places,

人们在各方面的可耍笑之处,      

 That honey of your fashionable bees,

 -那是你们时髦聚会中的妙物,    

  And store it up for mischievous enjoyment,

  她为恶作剧的乐趣在做积储,    

  And this at present was her kind employment.

  这使她在当下忙得不亦乐乎。   

 

【附1】:査良铮译本-                  【附2】:朱维基译本 

正当阿德玲装腔做势地应酬,        阿得玲正在使出她的千姿百态的时候,
 美丽的费兹甫尔克却很安逸。        美丽的弗茨·甫尔克显得十分安闲;
她的教养使她不会当面笑人,        虽然有极好的素养不会当面讪笑人家,
 但只消她那蓝眼睛一扫,就可以       她那含笑的蓝眼睛只要一闪
把一切人的丑态都收集起来,        就能抓住人们在一切方面的可笑处-
 时髦的【蜜蜂都是如此采着蜜!】      你们时髦社会的那种【蜜蜂的蜜】-
  然后积为笑谈,把人捉弄一番,       而把它贮藏起来作恶作剧的享受;
  这就是她目前的仁慈的【消遣】。      目前这就是她的仁慈的职业。

 

  评论这张
 
阅读(25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