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nxianshu123的博客

詩才堪與名流和 譯筆敢教高手惶

 
 
 

日志

 
 

《致--》To--【英】雪莱  

2016-07-23 20:35:15|  分类: 英诗汉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诗四步抑扬格,英雄双行体;拙译每行9字,韵式从之。)



     当柔柔音响阵阵消散,

     乐曲在记忆之中震颤;

       

  当艳丽的紫罗兰萎谢,

    郁郁芬芳刺激着感觉。

 

     当那株玫瑰花儿枯蔫

     花瓣为爱人绣榻铺垫;

            

        故当你辞世,你的思维-

      应是在假寐,养精蓄锐


    Music, when soft voices die,

Vibrates in the memory,


             Odors, when sweet violets sicken,

            Live within the sense they quicken.

                 

     Rose-leaves, when the rose is dead,

          Are heaped for the beloved’s bed;

                             

                      And so thy thoughts, when thou art gone,

  Love itself shall slumber on.

 

                                                     -by Percy Bysshe Shelley 

 

【附1】;王述尧五古(平水七阳)译本-


《给--》


 轻飘然去,

 余音自绕梁。

  

 香兰虽凋零,

 清香沁心房。

 

 玫瑰虽枯萎

 花瓣床。

  

 汝随风逝,

 思爱梦里长。


 

 【附2】翻译工作者译本-

 

 短诗一首

 

轻歌飘忽去,

 余音绕心宇,—

  

兰花虽枯萎,

馨香沁心脾。

 

玫瑰已飘逝,

花瓣满床笫;

  

汝也随风去,

绵绵卧情思

 

【附3】 查良铮译本-

 

《给--》

 

  音乐,虽然消失了柔[声],

却仍旧在记忆里颤[动]—

  

芬芳,虽然早谢了紫罗兰,

却留存在它所刺激的感官。

 

  玫瑰叶子,虽然花儿死[去],

  还能在爱人的床头堆[积];

   

  同样的,等你去了,你的思想

和爱情,会依然睡在世上。

         

【附4】卞之琳译本- 

 

 《给--》

 

  音乐,柔和的声音一断,

会在记忆里继续震颤;

         

      芳香,不怕紫罗兰病[倒],

        还会在激起的快感里活[跃]。

 

        玫瑰瓣,虽然花已经凋[谢],

      还能把恋人的床铺堆[砌];

     

  你一旦走了,对你的思念

  爱情会用来在上头睡眠。

        

【附5】黄杲炘译本- 

 

 《音乐的柔美声音沉寂后》

 

     音乐:柔美的声音沉寂[后], 

余音还在记忆里震颤回响—

        

    馨香:芬芳的紫罗兰谢[后],

在花撩香激的感官中激荡。

 

    玫瑰花瓣:在玫瑰凋谢[后],

堆积起来给亲爱的人做床;

        

    你的思想也一样:你去[后],

留下的爱还将流连在梦乡。

          

【附6】:翻译终身成就奖得主江枫译本-


   《给--》


温柔的歌声已消逝,

乐音仍在记忆里萦回;

 

紫罗兰花虽然枯死,

意识中尚存留着芳菲。


玫瑰花朵一朝谢去,

落英堆成恋人的床帏;

 

你去后怀念你的思绪

该是爱情在上面安睡。

 

【附7】:黄新渠教授译本-

             

    《音乐的柔声虽已消逝》

 

音乐的柔声虽已消[逝],

却仍在记忆中回荡;


美丽的紫罗兰虽已枯[萎],

仍然在感觉中吐露芬芳。

   

玫瑰花儿零落凋[残],

那花瓣还会为爱人铺床;


因此当你离开人[世],

我俩的】爱情必将常留梦乡。


【附8】:佚名网友译本-

 

当轻柔之声寂灭[时],

音乐在回忆中荡漾。
  

美丽紫罗兰枯萎[时],
余香在感觉中飘荡。

 

当娇艳玫瑰凋谢[时],
花瓣铺满爱人之床。
  

你随风香消玉殒[时],
爱念将长眠温柔乡。

【附9】:徐家祯教授两译本-

柔美的嗓音停止之后,

音乐还在记忆中回荡;

 

甜蜜的紫罗兰枯萎之后,

芳香还会在感官中释放。


玫瑰凋谢之后,

花叶还能堆砌成爱人的眠床;

 

你的思想也一样,当你走后,

爱的情思照样还会地久天长。


*   这是英国诗人雪莱给世人留下的一首简短却隽永、而且广泛流传的小诗。诗人的妻子玛丽·雪莱在1822年雪莱因覆舟而死之后整理遗物时,发现很多没有积集出版的短诗。玛丽尽量考证出每首诗的写作年代,并于1824年出版了这些诗歌,还为此书写了前言。据玛丽考证,此诗写于1821年,亦即雪莱去世之前一年。

    今晨见北斗君的译作,还附前人的几个译本,觉得有几句很多人都理解错了。于是就试译一遍,与各位商榷。原韵式ABAB译诗双句押韵,押[ang]韵。

    此诗我于“文革”之中(1975年),在上海江苏路僦居中曾经译过。这次翻找出来,仅改动个别词句而已。我发现以前的译诗更加直接转达原诗的词句:


   致 ——

音乐,一旦柔和的声音消失,

它还会在记忆中振动不已;

 

芳香,一旦美丽的紫罗兰枯萎,

它还会留存在被刺激的感官里。


玫瑰瓣,一旦玫瑰凋谢,

它们还会在爱人的床上堆积;

 

而你的思想也一样,一旦你离开人世,

爱情还会继续熟睡在此地。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群星诗社
阅读(1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