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nxianshu123的博客

詩才堪與名流和 譯筆敢教高手惶

 
 
 

日志

 
 

《唠嗑儿的工夫》A Time to Talk【美】弗罗斯特  

2016-08-14 00:49:24|  分类: 英诗汉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诗韵式为ABCADBCEED;
拙译以全韵谐之。-欢迎针砭!)
When a friend calls to me from the road 
大路上一朋友将我呼唤,
 And slows his horse to a meaning walk, 
 像是要走过来-马步已放缓,
  I don't stand still and look around 
  我未呆站着,也未环顾一番-
On all the hills I haven't hoed, 
堆种的庄稼地还没锄完,
   And shout from where I am, What is it? 
   更未在原地发出那类呼喊:   
 No, not as there is a time to talk. 
啥事儿?不行,可没工夫唠嗑儿闲谈!
  I thrust my hoe in the mellow ground, 
  我把锄柄插入了肥田,
    Blade-end up and five feet tall, 
    五呎高的锄头撅起了刃端,
    And plod: I go up to the stone wall 
    我踱步走向石头的墙垣-
   For a friendly visit.
   就为会会友伴。 

               -by
  Robert Frost(1874-1963)

 
 
【附1】:徐家祯教授译本-

 

 《【谈话的时间】》

一个朋友在路上喊我

 他放慢马儿像要【跟我说[话]】。

  我并没站着不动,

还没锄完的【山地】环顾一下,

   再朝他喊道:“不,现在没空,

 你想说个啥?”—

  我放下五尺高的锄头,

    把锄柄往肥沃的里一插。

    我迈着沉重的步子朝石墙走去,

   与朋友【开始】友好的【对[话]】。

                                                            

 译注1

     1)弗罗斯特这首小诗,看起来不但十分简单,而且也非常短小,不像是诗,倒像是生活中很多人或许都有过的一段自说自话。但是,就是翻译这么一首貌似简单的短诗,却花了我很多时间。

       为什么这首只有十行的小诗那么难译呢?原因有三:

       第一,这首诗的意思要搞懂很难;

       第二,这首诗中有些词语要理解很难;

       但三,这首英文诗要译成“信达雅”的中文诗很难。

       先说第一“难”。这个“难”实际上还可以分为两“难”:

       首先是,究竟这首诗想说什么?光是描写诗人在种地时有个友人走过要跟他谈话这么个场景?这么一个简单的场景在诗里记录下来有意义吗?

       其实,看懂题目A Time to Talk 的意思会对全诗意义的理解有帮助。这个题目,直译的话应该是“(现在)谈话的时间(了)”。再看诗内,不是有“No, not as there is a time to talk”这么一句话吗?这句话的意思是:“不,现在不是说话的(好)时间”。与题目的意思正好相反!从这个矛盾,我就悟出了全诗的意思:诗人原先望了望四周大片未锄完的田地(look around on all the hills I havent hoed),觉得应该对那位朋友说:“不,现在不是说话的(好)时间”—我没有空!但是后来一想,改变了主意,就放下锄头,停下手头的工作,走向石墙,接待朋友的访问了。诗人不是想说“友谊比工作更重要”吗?这就是这首小诗的主题。

       其次,这首诗的结构究竟是怎么样的?句与句之间的关系如何?这又是一“难”。

       其实,弄懂了全诗的主题,诗的结构也就容易弄懂了。本来,我觉得这首诗的结构很混乱,句与句之间的关系很难搞清:他说,一位朋友走过田边想跟他说话时,他明明“没有”站着不动,却又说看了看四周没锄完的山地,并回答友人:“你想说什么?我(现在)没有时间说话。”既然他已经跟朋友说“没时间说话”了,怎么接着他却放下锄头,向朋友(石墙)走去,跟他谈话了呢?前后不矛盾吗?

       反复朗读,仔细研究后,我才把这十句话的关系搞清楚了,原来这十句话分三个层次:

       第一层次(第一、二句):这是叙事的开始:有朋友走过,放慢骑着的马儿的脚步,想跟他说话;

       第二层(第三至第六句):这四句话全是说他“没有”做的三个动作:他“没有”站着不动,“没有”看看四周没有锄完的大片山地,“没有”在原地大声对朋友喊道:“你想说什么?我现在没有时间说话。”也即是,第三句里的那个“don’t”覆盖了整个四行诗句。

       第三层次(第七至第十句):这是他实际上“做了”的三个动作:他放下锄头,倒插在地里,然后沉重而缓慢地向石墙走去,迎接朋友的拜访。

       这样一来,全诗的意思和结构就清楚了。

       然后再来看第二个“难”—词语理解上的难。这里只需举一个例子:什么叫“meaning walk”?诗人说:(他朋友)slows his horse to a meaning walk。这句话中每个词都很简单,中学生都看得懂,但什么叫“meaning walk”呢?meaning就是“意思”之意;walk就是“走meaning walk 译成“有意思的走”?懂吗?当然不懂!全句译成“把马儿放慢到有意思的走”,懂吗?更加会使读者一头雾水了:难道马的走路还有“有意思”和“无意思”之别?!

       经过再三朗读和推敲,总算给我悟出了meaning walk的意思:那位朋友为什么走过诗人的田头时要放慢马儿的脚步呢?他不是表示想要诗人放下手头的工作来跟他谈话吗?放慢马儿的步伐,这是有暗示意思的,这就是所谓的“meaning walk”(有含意的一种走法)!

       即使把全诗主题和结构搞懂了,把疑难词语也搞清了,能不能把这首十句的英文短诗译出,使之不但用汉语读起来让人能够容易理解,而且还要看起来像首诗歌呢?这却又是另一个问题了。这是第三个“难”。

       为了解决这个“难”,我采取了以下步骤:

       · 了原点,中文者比清楚我上面分析的三个次,比如,在“没有做”的一作和“做了”的一作之,加了一个破折号;

        · 尽量用在中文中容易看懂的句子来翻原文中很理解的词语,比如上面的那个meaning walk,我没有译成“有含义的走法”或“意味深长的步伐”这种似是而非的、硬译的语句;

        · 我没有直译最后一句,而把for a friendly visit—“友好的访问”,译成了“友好的对话”;

        · 我按汉语诗习惯—双句押韵,全诗均以“a”为韵脚。

        · 等等。

       昨天,我在网上浏览,忽然看到一位叫徐淳刚的先生的译文,我把他的译诗附在后面。我想,大家不难看出他的误译、硬译,以及任意添加、改动之处,更不用说中文语句的不通了。我把有各种问题的译句均用红色标出:

 

       闲谈时间

 

        徐淳刚译

 

当一位朋友在路上喊我

而且减慢了意味深的步伐

在那无人注意的小山上

我并没有停手四处张

只是了声:干什么?

不,没有工夫闲谈

我将锄头插入松土,

刃底立起足有五英尺,

然后慢地走开了,去石

了一个人来儿坐坐。

 

       我不清楚是否有人看了他的译诗会理解弗罗斯特这首诗在说什么!

       这位徐淳刚是何许人也?恕我孤陋寡闻,在网上,我惊奇地发现,原来这位现年39岁住在西安的徐先生竟然还是大名鼎鼎的“诗人、小说家、翻译家、中国物主义(!)代表人物” —我到现在也不知道“物主义”为何物 —头衔十分吓人!我更惊奇地发现,原来这位徐淳刚先生已经在几年前就出版过一本《弗罗斯特诗精选》了。这个译本竟然不但已经出过增订本,而且网上还有作者签名的收藏本,卖价1000元!

       于是,引起了我的好奇,想看看这位徐先生是怎么翻译弗罗斯特其他诗歌的。所幸,在网上杂志《今天》的网上,竟然可以找到这本《弗罗斯特诗精选》中收有的全部译诗(因为前面附有该书目录)。我没有看过徐先生所翻译的每一首弗罗斯特原诗,所以,主要只选看了我译过的或我读过的那十几首。一看之后,实在无法恭维徐淳刚先生的翻译功底!我可以大胆地说:几乎徐先生翻译的每首弗罗斯特的诗歌,都不是有英文理解的错误,就是有中文表达的错误,更不用去谈译文的“达”和“雅”了!这样的翻译也可出书,岂不贻误读者、贻笑大方!

 

译注2

       弗罗斯特的这首小诗以寥寥几句话记录了生活中的一个片段,一个场景,表白了他对友谊的重视胜过想完成他工作—还有大片山地要完工—的责任心。不知为何,这首诗忽然让我想起了白居易的《刘十九》:也是那么通俗易懂、朴素清新,同样记录了一个真实的生活情景,还描述了一种淡淡的友情。

 

绿蚁新醅酒,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能一杯无!

 

                                        0一四年八月十四日附加译注

 

【附2】: 张崇殷译本-


一个朋友从路上招呼我
 放慢他的马像要【和我说话】;
  我不是站着没动,环顾
一下我尚未锄完的【山坡】,
   再朝他喊道:“什么[事]?
 不,我现在得不着暇。
  我放下我五尺来高的锄,
    把锄柄插进肥沃的土壤,
    踱着步子:我走向石墙
   跟他友好地【致[意]】。

【附3】:秦大川译本-

     A Friendly Visit 

When a friend calls to me from the road
 And slows his horse to a meaning walk,
  I don't stand still and look around
On all the hills I haven't hoed,
   And shout from where I am, 'What is it?'
 No, not as there is a time talk.
  I thrust my hoe in the mellow ground,
    Blade-end up and five feet tall,
    And plod: I go up to the stone wall
   For a friendly visit.

    《道访

我一朋友在那道儿上冲我喊
 他让他的马走得像散步一样慢
  我可不能站着一动不动
四下看看没锄的地还有满大山
   我就远远地回他一句“有事儿吗?”
 不,不能像人家那样随便一搭讪
  我把锄头倒插在地里
    锄柄长长,刃口朝天
    接着我费点力向那段矮石墙走去
   去给他-拜[访]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