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nxianshu123的博客

詩才堪與名流和 譯筆敢教高手惶

 
 
 

日志

 
 

陈才宇教授为修订重版之(英汉对照)《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精韵全译》作序  

2016-08-23 09:22:51|  分类: 英诗汉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序
  十四行诗滥觞于13世纪的意大利,最初采用这种诗体写诗的是西西里的 宫廷诗人,后来流传
到佛罗伦萨,在彼特拉克的笔下获得完美的表现,后人因此称意大利十四行诗为“彼特拉克体”。
彼特拉克喜欢将这种诗写成两部分:前8行用来陈述问题,或表现某种情感的张力;后6行对问题
作出解答,或消解前述的张力。前8行的押韵格式是 ABBA ABBA,后6行是 CDE CDE,也 可以
是 CDC CDC,或 CDE DCE。 
  十行诗于16世纪初从欧洲大陆传入英国,最初采用这种诗体写的英 国诗人是托马斯·怀
亚特(1503-1542)和亨利·霍华德(1517-1547)。后来, 莎士比写出十四行诗集(计154
首),将这一诗体的诗歌创作推向一个艺术的新高峰。他的十四行诗由3个四行体和1个对句组成
,押韵格式为 ABAB CDCD EFEF GG。内容上,前12行用来陈述事物,最后的对句是结语,具有
点题的作用。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具备高超的语言艺术,后人称之为“莎士比亚体。 
  莎士比亚十四行诗集印行于1609年的第一四开本,出版商是托马斯·索普,即题献中的“T.T.”
。这 154 首十四行诗,每首都有一定的独立性,合在一起又构成整体。贯穿全诗的主题是“真、
善、美”;但这个大主题又通 过描写友谊和爱情来实现:前面126首写给诗人的一位少年朋友,
人竭力称颂他的美,劝说他结婚生子,让美在子嗣身上得到延续。后面部分写给一位黑肤女郎。
此女性情放荡,不忠于爱情。诗人明知对她的爱是一种“罪孽”, 但深陷其中不能自拔。这种对
爱的执着,体现了人文主义的爱情观。 
  可以说,十四行诗集真实地记录着莎士比亚的情感生活和隐秘的内心 世界。有研究者认为,
诗中那位“少年朋友”即莎士比亚的庇护人彭布罗克伯爵威廉·赫伯特(William Herbert),而
那位黑肤女郎则是伯爵的情妇玛丽·菲顿(Mary Fitton)。首先提出黑肤女郎即玛丽·菲顿的是莎
学研究专家托马斯·泰勒(Thomas Tyler), 附和这一主张的有法兰克·哈里斯(Frank Harris)和
剧作家萧伯纳(Bernard Shaw)等人;后者还以此为题材写过一个 剧目:《十四行诗集中的黑
肤女郎》。
  不管诗中的原型是谁,有一点可以肯定:十四行诗集具有更多人的个人色彩。要了解莎士比
亚的思想观点和人生态度,这些十四行诗无疑比他的那 些戏剧更能说明问题。这也是为什么十四
行诗集特别受莎学家们关注的原因之一。
   据不完全统计,已出版的莎士比亚十四行诗集汉文全译本多达二十余 种!译者包括屠岸、
杨熙龄、阮珅、梁实秋、梁宗岱、辜正坤、陈次云、曹明伦、 虞尔昌、杨耐冬、马爱农、王勇、
金发燊、李鸿鸣、马海甸、颜元叔、李明 强、高黎平、艾梅、周树基、施颖洲、田伟华、朱廷波
等人。我自己也译过, 收在今年1月浙江工商大学出版社出版的《莎士比亚全集》中。 
  莎士比亚十四行诗集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译本?一译再译的现象说明了 什么?有这个必要吗
? 
  不断地重译十四行诗集,足以说明莎士比亚作品的经典性。在学术界, 人们都说有一个“说
不尽的莎士比亚”;在演艺界,则有一个“演不完的莎 士比亚”。其实,在翻译界,还有一个
“译不休的莎士比亚”! 
  莎士比亚是古往今来最重要的经典作家之一,他的创作代表着人类的智 慧,是全世界所共有
,并为所有时代所传承的文学遗产。对于这样的文学作品, 一译再译不仅无可非议,而且是必须
的,也是必然的!说莎士比亚译不完, 原因就在于优秀翻译文本的难产。翻译者只能前仆后继,
在前人翻译的基础 上不断完善译文,力求相对的完美。不断复译的过程,其实就是大浪淘沙的过
程。 
  文学的经典性呼唤翻译的经典性。但这两个经典性的生态是不对称的: 原著可以有定本,因
此拥有绝对的经典性;翻译文本没有定本,它的经典性 永远是相对的。即便最优秀的翻译文本,
其阅读价值也会因时间的推移而逐渐弱化。最好的译本,读者接受的上限大约也只有一百年左右;
一般好的译本, 如能流传半个世纪,已是译者的奢望,读者的宽容;至于平庸的译本,那是一次
性的消费,初版就是绝版。 
  造成翻译文本不确定性的原因在于语言的流动性和变异性:当下的译用语适合当下的读者。
过了一百年,语言会发生许多变化,适合上一世纪读者的语言已不适合下一世纪的读者,解决这
一矛盾的办法只有更新翻译文本。 当然,文学的商业化倾向也是复译现象的一大推手:出版商受
利益驱使,会利用最便捷的方法出版翻译作品,而不顾及译者的资质和译文的质量。

  懂得上述道理,我们对莎士比亚十四行诗集的一译再译就见怪不怪了。 在这里,我要向读者
郑重推荐金咸枢先生的新译本,它在众多的莎士比亚 十四行诗集译本中占据独特的一席之地,-
作为任凭大浪汰洗的一粒“沙子”, 看看这粒“沙子”是否含有几分金属的成色。 
  我是通过网络认识金咸枢先生的。由于我自己一生的精力多用在文学翻 译上,对于网上有关
翻译的信息也就特别留意。浏览中我发现,一位网名“北 斗第一星”的与某大学的一位教授争论
翻译的得失,言辞激烈,似乎还有点“狂”。向来主张低调做人的我对于他们的论战并不以为然,
但仔细阅读了 此人挂在博客上的英诗汉译,却发现他的翻译独具特色:抑扬格五音步的诗 句被对
应译成 10 个汉字,每一诗节行行一韵到底。译韵之难,其功力远非妙 手偶得;而他竟将其近乎
严苛的译诗理念贯穿始终。更难能可贵的是,其译 句读起来并无佶屈聱牙的翻译腔。后来通过交
往,得知他从事过多种职业, 基本没有受过正规的大学教育(他跟同样爱好译诗的邵明刚先生还
是英语夜大的同学)!当时我就有点感慨:文学的翻译,包括难度较大的诗歌翻译, 并非大学教
授的专利;民间藏龙卧虎,许多优秀的翻译人才就在“草根”之中!
  2010年,北京师范大学出版集团出版了金咸枢先生译的《莎翁商籁体精 韵全译》( 英汉对照)
。他寄了一本给我。前年桃花盛开的季节,他偕同老同学邵明刚先生来杭与我晤面,我们相谈甚欢
,十分投缘,就像结交多年的朋友。去年1月,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出版了他译的英汉对照本《莎士
比亚长诗精韵全译》(此书即将售罄加印,得到屠岸老前辈 高度评价),他也寄了一本给我。
又收到他来函,说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与他签了修订重版莎 士比亚十四行诗英汉对照本的合同(
他对6年前旧版中的每一首几乎都作了 不同程度的修改与润色),嘱我作序。他还希望此次重版
能配上电子音像, 问我能否为他朗读英诗原文。
  为表达我对金咸枢先生苦心孤诣追求译诗形似及中外丰韵兼容的敬意, 序言的写作我爽快地
答应了;而朗读英诗,实非我能力所及。但我还是希望 有擅长吟诵中古英语者能为这个特色鲜明
的译本锦上添花。至于汉译的诵读, 完全可由译者本人担纲(他曾获全国普通话教学成绩观摩会
二等奖,“文革“前即上电台录制节目,并发行有诗歌朗诵唱片)。好诗配上好音佳乐,定然会
相得益彰。 

                                       陈才宇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