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nxianshu123的博客

詩才堪與名流和 譯筆敢教高手惶

 
 
 

日志

 
 

《葬礼布鲁斯*》Funeral Blues【美】奥登  

2016-09-15 23:03:19|  分类: 英诗汉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诗英雄双行体;拙译每行12字,韵式亦步亦趋。-欢迎批评指正!)


Stop all the clocks, cut off the telephone,

拨停所有的钟,把电话机关掉,

Prevent the dog from barking with a juicy bone,

诱以浓汁的骨头-不让狗吠叫,

 Silence the pianos and with muffled drum

 压抑的鼓声中-钢琴全停下来,

 Bring out the coffin, let the mourners come.

 让吊丧者们过来,抬出那棺材。


Let aeroplanes circle moaning overhead

让飞机呜咽着在头顶上盘旋,

Scribbling on the sky the message 'He is Dead'.

在空中抹写通告:“斯人已登仙。“

 Put crepe bows round the white necks of the public doves,

 广场鸽的白颈项绸纱结缠绕,

 Let the traffic policemen wear black cotton gloves.

 让交通警们戴上黑色棉手套。


He was my North, my South, my East and West,

他是我的全部方位-东、西、北、南,

My working week and my Sunday rest,

我的工作周及星期日休息天,

 My noon, my midnight, my talk, my song;

 我的子午,我的谈吐,我的歌赋;

 I thought that love would last forever: I was wrong.

 我以为爱情会永远,-是我谬误。


The stars are not wanted now; put out every one,

叫星星全陨落,已不需要星光,

Pack up the moon and dismantle the sun,

叫月亮出故障,毁了那个太阳,

 Pour away the ocean and sweep up the wood;

 把海洋倾尽,把树林席卷横扫;

 For nothing now can ever come to any good.

 因如今再也没有什么会转好。


                -by W. H. Auden(1907-1973)

 译注:*布鲁斯(blues)-一种伤感的美国黑人民歌。


【附1】:徐家祯教授译本-


将电话【线切】断,【再】拨停所有的钟【表】,

给狗儿一根鲜美的肉骨,让它不再吼叫;

 别让钢琴发声,【在】鼓【上蒙起厚[套]】,

 把棺材抬出来,叫吊丧者们来到。

 

让飞机呜咽着在头顶盘旋,

【还】在天空划出通告【,说】:“他已死[掉]”。

 在鸽子雪白的头颈上【全】佩个【黑】环,

 让交通警都戴上黑色的手[套]。

 

他是我的东西南北,

他是工作【日】和安息日—【我的每分每秒】,

 他是我的日中与午夜,也是我的歌唱与谈【笑】。

 我以为爱情永恒,现在【才】知道错[了]!

 

星星【我】已不再需要:快把它们一一灭[掉],

把太阳【拆散】,将月亮【藏好】;

 把海水倾尽,将树林【砍】倒:

 因为现在什么都【对我】不再有效。

 

译注:

      昨天去大学听今年下半年第一场“午间音乐会”。节目很有趣:除了布拉姆斯的一

首f小调单簧管奏鸣曲作品120号之一以外,还有布拉姆斯的两首歌曲,由钢琴和中提琴

伴奏,女中音演唱。歌曲以钢琴和中提琴两种乐器伴奏的,据孤陋寡闻的我所知,似乎

不是很多。据这场音乐会的节目单说:那是1884年勃拉姆斯为他的两位好友—小提琴家

姚阿幸和他太太、女中音歌唱家艾米莉—所作的。那时,姚阿幸与他太太正在闹离婚。

布拉姆斯想让姚阿幸夫妇与他(布拉姆斯自己演奏钢琴)一起合作演出这两首歌曲,当

然,他的真正目的是,希望通过演出,姚阿幸夫妇能够重归于好。可惜的是,这只是布

拉姆斯的一厢情愿:虽然艾米莉答应与布拉姆斯合作演出这组歌曲,但姚阿幸始终没有

参与。于是最终,姚阿幸夫妇还是离了婚。

       这两首歌曲有明显的布拉姆斯后期作品的特点:闲适、忧悒、朦胧、淡雅—充满了

秋的绚丽却忧郁的色彩,尤其第一首Stilled Longing (永驻的渴望),中提琴的音乐

温柔伤感至极。昨天的中提琴演奏者是澳大利亚弦乐四重奏的创始人之一、现任阿德莱

德青年乐团艺术指导的吉斯·克莱林(Keith Crellin)。吉斯参与的澳大利亚弦乐四重奏

团的演出我听过无数场,但昨天居然是我记忆中第一次听他独奏中提琴,惊喜地发现他

的琴声是如此地温暖而富有表达力。

       不过最有趣的是那场音乐会最后也由女中音演唱的四首歌曲,总题为《凯伯雷歌

曲》(Cabaret Songs)。那是英国诗人韦斯坦·休·奥登作词、英国作曲家本杰明·布里

顿(Benjamin Britten, 1913-1976)作曲的一组歌曲。

       所谓“凯伯雷歌曲”,那是一种音乐活泼轻快,歌词幽默讽刺的一种歌曲,通常在

酒吧或夜总会中演唱。最初起源于二十世纪二十年代柏林的酒吧。

       奥登是二十世纪英国最有影响的诗人之一;而布里顿,则是二十世纪英国最著名

的作曲家之一。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布里顿从英国皇家音乐学院毕业刚踏入音乐界不久,

就认识了奥登。布里顿为奥登的不少诗歌谱过曲,总称就叫《凯伯雷歌曲》。但是,不

知何故,布里顿却不允许别人在他生前出版他的全部《凯伯雷歌曲》。结果,他死后,

人们却发现其中有些歌曲已经遗失。1980年,剩下的这四首“凯伯雷”歌曲才得以出版。

虽然其中一些歌曲已经缺失,但还可以看出四首歌曲中似乎有点连贯的故事情节。那是说

一个姑娘失恋的故事。

       第一首叫《噢,请告诉我爱情的真谛》(O, Tell Me the Truth about Love):

幽默的语言,假想一个姑娘想知道到底什么才是爱情;第二首叫《卡利普索》

(Calypso):用夸张的手法,写一个热恋中姑娘的急切心情;第三首叫《乔尼》

Johnny):写的是一个姑娘以各种方式向她的恋人乔尼倾诉爱情,但乔尼却总

“像雷公般皱起眉头,一溜烟地跑掉”(But he frowned like thunder, and he 

went away)。节目单幽默地说:“也许,这是因为她追求的那个小伙子,跟奥登

和布里顿一样,也是同性恋”(Probably because the man she chased is, like 

both Auden and Britten, gay)。最后一首歌曲《葬礼布鲁斯》(“布鲁斯”是一

种乐曲形式,来源于美国黑奴的灵歌),就是那个姑娘失恋后的心情。诗人真是把

这种绝望的心情写绝了!

       回家以后,我就想把最后这首诗歌译出来。不过,从我得到的结果来看—能读

懂原文的读者一定可以看出—我译诗的效果简直无法达到原作的十分之一—无论节

奏、韵律还是幽默感,全都如此!


【附2】:张祈译本-


停掉所有的钟,【切】断电话【线】, 

用一根多汁的骨头防止那狗再叫唤, 

 让【那】钢琴沉默,在压抑的鼓声里 

 抬出棺材,【然后】让那些哀悼者到来。 


让那飞机在头顶盘旋悲[泣] 

在天空胡乱涂写那消息:他已死[去]。  

 把黑纱在那广场鸽子的白色脖颈上缠绕,   

 让【那】交通警察也戴上黑棉线手套。   


他是我的北,我的南,我的东和[西],  

是我工作的一周是我休息的星期[日], 

 是我的正午,我的半夜,我的说,我的歌,  

 我想【我们的】爱终会永恒:可是我已错。  


那些星现在已经不需要,让每一颗都消[失],  

【拆除】那太阳,把月亮【打包整[理]】, 

 【我要】倾倒那大海,把那森林【清】扫, 

 因为任何事都已没有意义,只是徒劳。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