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nxianshu123的博客

詩才堪與名流和 譯筆敢教高手惶

 
 
 

日志

 
 

《落花时节》Autumn【英】兰道  

2016-09-04 11:55:16|  分类: 英诗汉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诗四步抑扬格,交韵;拙译每行8字,每节以行行一韵到底谐之。-欢迎批评指正!)
MILD is the parting year, and sweet
又与岁辞,温馨源自-
 The odour of the falling spray;
 垂垂老矣零落花枝;
Life passes on more rudely fleet,
生命更其疾疾飞逝,
 And balmless is its closing day.
 奈何无有末日香脂。

I wait its close, I court its gloom,
吾待终归,吾求昏黑,
 But mourn that never must there fall
 然则时也哀哀伤悲:
Or on my breast or on my tomb
泪水会将一切抚慰,
   The tear that would have soothed it all.
   断不洒我胸襟墓碑。

    -by Walter Savage Landor17751864

     【附】:徐家祯教授译本-


     《秋天》


岁末温和而甜香,

        那是花【朵凋】落的芬芳;

      生命更【如电掣风驰般】消逝,

          却无香油【慰抚暮年的凄凉】。


       我等候末日,【寻】求昏黯无光,

     但是我亦深感哀伤,

    【因为】慰籍之泪一定不会

       落在我的胸膛或者墓上。

 


英国诗人兰道的这首诗,又谈暮年和死亡。在他最后几年中,死亡一定是他日思夜想的主题。

兰道在意大利佛罗伦斯独居的最后几年,他穷愁潦倒、孤独矜寡,所以才说“慰籍之泪一定不会/

       落在我的胸膛或墓上”了吧。原诗韵律为A[BA]B,译诗改为绝句模式ABAA,押[ang/iang/uang]韵。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