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nxianshu123的博客

詩才堪與名流和 譯筆敢教高手惶

 
 
 

日志

 
 

《我离家已数年》I Years Had Been From Home【美】爱米莉·狄金森  

2017-01-25 22:45:55|  分类: 英诗汉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诗每节逢双行押韵,末节近似韵;拙译每行字数谨遵原诗,稍丰韵谐之。-欢迎批评!) 
I years had been from home,         
我离家已数年,
 And now, before the door
 此刻,就在门前,            
  I dared not open, lest a face
  我不敢打开门,以免
 I never saw before
 撞见陌生的脸-

Stare vacant into mine

茫然地盯着我,

 And ask my business there.

 还问我:有啥事体?

  My business, — just a life I left,

  啥事体?-一段生活而已,

 Was such still dwelling there?

 是否仍在此地?

 

I fumbled at my nerve,

我搜索着勇气,

 I scanned the windows near;

 凑近窗户一瞥;

  The silence like an ocean rolled,

  沉寂如海洋般翻滚,

 And broke against my ear.

 在我耳畔碎裂。

  

I laughed a wooden laugh

我木讷地一笑-

 That I could fear a door,

 我竟怕一门户, 

   Who danger and the dead had faced,

  我曾直面危险、死亡,

 But never quaked before.

 但从来不发憷。

  

I fitted to the latch

我一手拨弄锁,

 My hand, with trembling care,

   怯生生地注意-

  Lest back the awful door should spring,

  唯恐那扇门弹回来,

 And leave me standing there.

 把我撂在那里。

 

I moved my fingers off

我把手指挪开-

 As cautiously as glass,

 像是慎触玻璃,

  And held my ears, and like a thief

  我捂着耳朵,像个贼-

 Fled gasping from the house.

 喘咻咻地逃离。

   

【附】:何功杰教授2译本-

 

   《我已经离家多年》

                                              

我已经离家多年,

 此刻,我站在门前

  【竟】不敢把门儿打开,

 生怕有一张陌生的脸

 

茫然地看着我发呆

 问我何事来到那里。

  何事─只是【想看看】,我【当年】

 留下的一段生活可还留居此地?

 

我【在每一根神经中】搜索【记忆】,

 我【仔细端详】眼前【每一】扇窗扉;

  寂静宛如翻腾的海浪,

 在我的耳畔撞得粉碎。

 

我【暗自】一笑,木然地

 【因为】我【看见到】一扇门竟【害】愁;

  昔日我曾面临险境与死亡,

 但从来也没有【如此】发过抖。

 

【轻轻地,】我拉【上】门闩,

 双手颤动,小心翼翼,

  唯恐那可怕的门弹回,

 留住我让我站在那里。

 

我【慢慢地】挪开五指

 像谨慎地【挪动】玻璃,

  然后像小偷,捂住耳朵,

   【屏住声息】,迅速地逃离。

                           

   —爱米莉·狄金森(1830-1886)

 

余光中教授对译的点评:选自《余光中集第九卷·集外集)》(百花文艺出版社

            20041月第1版第74页至75


歌出清风上,情怯古宅前

          

            —译诗组综评

                        

                                          余光中

 

  佳作的得主是在安徽大学外文系任教的何功杰先生。这是内地学者第一次获得梁实秋

翻译公地下有知,想必也感到欣慰。

 

  《离家多年》译对于狄更生三短一长的段式,并未认真译出,因此长短句之间相差

五字之多,而每段的第三行也未长出其他行。跟《赠白朗宁》那首一样,这一首的句法也常

见散文化的松懈。例如第四段末二行吧,“昔日我曾面临险境与死亡,/但从来也没有如此

发过抖。”每行十一字,实在太长,也太整齐,不能表现原诗急转直下的跳跃之姿。其实

译只需稍加浓缩,便像原句了:不妨改成“我曾经面对险境与死亡,但从未如此发抖

  第五段前两行译成“轻轻地,我拉上门闩,/ 双手颤动,小心翼翼,”是大误,首先是

mhand跟上句分割,没有看懂文法。同时,只有一只手伸出,不是双手。至于门闩,是本

来拉上拴好了的,要开门的话,只能拉开门闩,不能拉上。末行的“屏住声息”也是误译 

                                                                    

                           一九九零年九月于西子湾

附记:

    先生于2009-04-24 22:51:35在他的博客上,上传了经再次修改润色的《years had been from

 home》译诗《我离家已经多年》,网友可对比上文阅读,了解译作前后的变化,经再次修改润色

的译诗好在那里。(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8db2710100cmax.html 


  何先生在博客上说,“我的这首译诗……曾于1991年获得台湾举办的第四届梁实秋

文学译诗奖,......”

  据《余光中集(第九卷·集外集)》(百花文艺出版社20041月第1版记载,《years

 had been from home》译诗《我离家已经多年》和To Robert Browning译诗《致罗伯特

·布朗宁》应为1990“第届梁实秋文学奖”的“译诗奖”。不知是书上记载错了,还

先生记错了。

 

我离家已经多年

 

  最近,我偶然发现,十几年前我曾翻译过爱米莉·狄金森的一首小诗,“I years had been 

from home”,诗人表达的那种心情正是我经历过的那种既惆怅又尴尬的心情,真是无独有

偶!

  我的这首译诗(还有其他几首)曾于1990年获得台湾举办的“第四届梁实秋文学奖”的

“译诗奖”,最初刊登在台湾的《中华日报》上,后来又收入《第四届梁实秋文学奖作品得

集》中。本诗的翻译曾幸得余光中教授的细致的点评指教,现经再次修改润色,上传在此,

管可能很少人有这种经历,但作为诗歌翻译作品,愿与网友交流

  狄金森这首诗描写诗人久别家乡后,渴望回家看看她曾经熟悉的人和物(即体验一下她

“留下的一段生活”),但当她回到家乡时,发现如今已是物是人非,一片陌生感,四周只

一片静寂!为此她感到非常失望而震惊,以至于当她伫立在自己家门口时,连门都不敢上

前去打开!诗人留念家乡,最后又害怕被留在那里,匆匆逃离。那种怅然失落感在最后两节

中惟妙惟肖地暗示了出来,是一首比较能够耐读的好诗。

 

我离家已经多年》

 

我离家已经多年,

 此刻,站在门前

  【竟】不敢开门,惟恐有

 一张我从未见过的脸

 

茫然地凝视着我

 并问我是何来意。

  来意─只为留下一段生活,

 这生活可还居住在那里?

 

我搜索着我的勇气,

 【仔细查看】附近窗扉;

  寂静像翻腾的海洋,

 在我耳畔撞得粉碎。

 

我木然地笑了一笑,

 【因】我竟害怕一扇[门],

  我面临过险境与死亡,

 但从来没有发抖[过]。

 

我用手按住门闩

 颤动着,小心地,

  以免那可怕的门弹开,

 留我站在那里。

 

我把手指挪开

 像【挪动】玻璃,小心翼翼

  然后捂住耳朵,像小偷,

   喘着气从那里逃离。

何功杰

  我在《英诗研究与探幽丛书》的“总序”中提到:“可喜的是,笔者在教学和研究英语诗歌

过程中,曾有幸得到当时北外王佐良教授和台湾余光中教授等英诗研究和翻译名家的指导与

鼓励,受益匪浅,终身难以忘怀。”这位博主qinge先生给我提供了有力的证据,充分说明了

他们对我的指导和鼓励,实在难得!20多年前,我从文革的阴影中走出来还不久,学术和研究

出道起步也很晚,而且还心有余悸,没有他们的指导和鼓励,我不可能沿着英诗研究的道路走

到今天!

  《致罗伯特·布朗宁》应为1990年“第三届梁实秋文学奖”的“译诗奖”,不是1991年,

我记错了,那是我首次参赛,对英诗研究不深,翻译也很缺乏经验。


电子文本前言


  《何功杰文集—何功杰的BLOG》电子文本根据何功杰先生截止2012年3月1

的全新浪博客博文制作。

  何功杰先生73岁仍站在大学讲坛上教书育人,能聆听他上课的同学真是幸

运。好生羡慕。好在何功杰先生把他毕生的心血英语诗歌的研究和翻译成

果,发表在他的博客上,让广大英语诗歌爱好者网友分享。

  为了方便英语诗歌爱好者阅读方便,我将何功杰先生截至2012年3月1日的

新浪博客博文,加一篇何功杰在《名作欣赏》 2004年10期上发表的《漫话

形体诗—英语诗苑探胜拾贝》文章,制作成DOC文档后转换成带目录的PDF文档

网友分享。

  我喜欢读书,我读书没有功利目的,只是喜欢。书读得杂,但最喜欢的英

文学作品。我读英语文学作品时,喜欢英汉两种文字对照着读,对译文作品,

喜欢读那种“英语化”了的汉语译文,喜欢读汉语功底深厚的译者翻译的英

美文学作品。喜欢吟诵英语诗歌及其汉译。王佐良教授主编的《英国诗选》

(中译本)和(注释本)(上海译文出版社版)是我的最爱。

  一周前,我重读王佐良教授编写的《英国文学史》(商务印书馆1996年版),

想在网上收索全部王佐良教授编著的著作,无意间收索到“何功杰译诗入选王

良著《英国诗史》”的博文,才顺藤摸瓜找到何功杰先生的博文网址,在拜

读了何功杰先生有关英语诗歌翻译与欣赏的博文后,产生了制作《何功杰文集

—何功杰的BLOG》电子文本的冲动。我用了三天时间编制完《何功杰文集—何

功杰的BLOG》电子文本,放在【新浪IASK爱问·共享资料】网上,希望大家喜

,欢迎共享。同时将《何功杰文集—何功杰的BLOG》电子文本作为生日礼物

送给我26岁的儿子,今天是他的生日。

 

                                              胡根木子

                        

                        O一二年三月三日于根木子斋

 

    王佐良主编的《英国诗选》(中译本)上海译文出版社19889月版,收入了何功杰

先生六篇“作者与作品简介”(托马斯·纳什、约翰·多恩、罗伯特·赫里克、乔治·

伯特、约翰·萨克令和理查德·勒夫莱斯)和八首译诗(托马斯·纳什的《春》、罗伯特·

赫里克《致妙龄少女:莫误青春》和《无章的情趣》、乔治·赫伯特的《美德》和《珍

珠》、约翰·萨克令的《爱人与人爱》和理查德·勒夫莱斯的《出征前致露卡斯妲》和

《狱中致爱尔西娅》)。19889月版《英国诗选》(中译本)将约翰·多恩的简介作者

印刷成王佐良,19936版《英国诗选》(注释本)已做更正。


                                                          胡根木子

                                      

                                       2012-03-03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