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nxianshu123的博客

詩才堪與名流和 譯筆敢教高手惶

 
 
 

日志

 
 

《心灵选择自己的交往圈》THE SOUL SELECTS HER OWN SOCIETY【美】  

2017-01-08 11:44:47|  分类: 英诗汉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诗各节现代交韵;拙译以全韵谐之。-欢迎批评指正!)

The Soul selects her own Society—
心灵选择自己的交往圈-
 Then—shuts the Door—
 然后-关上门闩-
To her divine Majority—
对于她神圣的一大半-
 Present no more—
 别再盯着看-

Unmoved—she notes the Chariots—pausing—
豪车-停在她的蓬门之前-                       At her low Gate—
 她视若不见-
Unmoved—an Emperor be kneeling
一位皇帝跪在她的门垫-
    Upon her Mat—
    她处之泰然- 

I've known her—from an ample nation—
我了解她-从富庶的国家-
 Choose One—
 挑一个吧-
Then—close the Valves of her attention—
然后-紧闭对她关注之阀-
 Like Stone—
 石头般硬巴巴-
     -by Emily Dickinson(1830-1886)

【附1】:顾子欣 译本-

 

《灵魂选择自己的侣伴》

 

灵魂选择自己的侣伴,

 然后将门紧闭;

对于她神圣的【决断】

 不容再【加干[预]】。

 

见御輂停在她的蓬门前,

 她不为所[动];

见皇帝跪在她的草垫,

 她不为所[动]。

 

我知道她从那广大的民[众]

 只把一个择取;

从此关上心灵的阀[门],

 像一块顽[石]。

 

【附2】:朱墨 译本-

 

《灵魂自【成一体】》

 

灵魂自【成一体】
 然后将门关闭
【隔绝】她神圣的【优[势]】
 【不透一丝消息】


眼见车辇停于门[前]
 无动于[衷]
任凭国君跪于面[前]
 无动于[衷]


我了解她—一个丰饶的族群
 选定了【信念】
从此—关闭她【感觉】的闸门
 心如磐石坚

 

【附3】:吕志鲁教授译本-

 

  《选择》

 

选定精神伴[侣],
 然后谢客关[门];
既作神圣【抉[择]】,
 【必当匿影藏形】。

车輦沓至纷[来],
 姑娘不闻不问;
皇帝跪于席[垫],
 万难打动芳心。

茫茫人海无限,
 唯独选中一人;
从此心如【盘】石,
 封闭情感闸[门]。

 

譯賞:


          《灵魂选择自己的伴侣》
 
【英?】艾米莉·狄金森
 

  (尤克强译)    

 

灵魂选择自己的伴[侣]
 接着把门关[紧]
那【无比】神圣的【决[心]】
 再也不【容干[预]】
 
心不动  即使华车恭[迎]   
 在蓬门之[前]
心不动  即使皇帝亲[跪]     
 在门垫之[上]
 
【任凭弱水三千】
 仅取一[瓢]
然后【心再无旁念】
 磐石【入[定]】 

      (江枫译)

 

魂选择自己的伴[侣]—
 然后,把门紧[闭]—
她神圣的【决[定]】—
 再不【容干[预]—
 
发现车辇停在她低矮的门前—
 不为所[动]—

一位皇帝跪在她的席垫—

 不为所[动]—
 
我知道她,
从人口众多的【整个】民[族]—
 选中了一[个]—
从此,封闭关心的阀[门]—
 象块石[头]—
 

     (余光中译)

灵魂选择了她自己的朋[友] 
 然后将房门关死
请莫再闯进她那神圣[的]   
 济济多士的圈子
 

她漠然【静听】着高轩驷[马]
 停在她矮【小】的门前
她漠然让一个帝王跪[倒]
 在她的草垫上面
 
我曾见她自泱泱大[国]
 单单选中了一人
然后闭上她留意的【花[瓣]】
 像石头一般顽硬

 
     
文学课上读到了Emily Dickinson的这首诗,发现其中的三个译本。若分别冠之以四字评价,即是:尤译“似入化境”,江译则“形神兼备”,余译,不好意思,“弄巧成拙”了。
余光中先生所译的这首诗,有若干不妥之处。“房门关死”就有些过了,而“济济多士的圈子”则更是不知所云。对于“to her divine Majority”一句的理解,众说纷纭,一曰:to shut the majority inside the closed door with her,关乎内在的世界;又曰:to shut the majority out of the inner world,似社会宗教制度,甚至divine Majority就是上帝本身,等等。江枫先生的说法似乎更为合理:“民主体制下,少数服从多数,所以称多数神圣”,因而译为“神圣的决定”。Unmoved,余先生把它译作“漠然”并糅合到了下一句中,我感觉这一处理把unmoved原有的外在动静感弱化为了内在情绪的客观描述,似乎没有必要。这里尤译则处理为“心不动”,试问:不动的只有心吗?江译处理为“不为所动”,倒是直截了当,亦如原作一样,留给读者品读。Valve这个词,在不同的领域意义不同,建筑学中是指“一扇门”,机械中有“阀、舌门”的意思,植物学中亦有“荚片、瓣”之意,此处余先生将Valves of her attention译为“留意的花瓣”,可能因为此处valves是复数。不过这句译文未免也太生硬了,“瓣”的译法显然读不通。江先生译为“阀门”可以理解。败笔在最后一句,“像石头一样顽硬”有些画蛇添足了,违背了翻译的原则。
关于One的理解,课上讲了几种,Robert Weisbuch认为The chosen 'one' is a 'what', not a 'who', unnamed because its only name is 'Mystery',有点意思。再看Soul的理解,我看到也有人认为指抽象的“灵魂”,从作者本身分离出来,神秘其说,而Society又反指Dickinson自己,有些黑格尔绝对精神的路子。倒也不失为一种讲法。看来这位神秘的woman in white,其解读永无止境了。
江枫先生是Emily Dickinson在中国引介第一人,他曾说过“诗,在美国,从什么时候起,获得了 “现代 ” 面貌、有了美国气派:惠特曼和狄金森,是并立的分水岭。”他对这位女诗人倍加推崇,甚至提到了与但丁、莎士比亚的高度。尤克强先生的译本似乎是参考了江译,后半部分有了明显的改动,把《红楼梦》中林黛玉那句信誓旦旦的爱情表白:“任凭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也用上了,倒也是中西合壁。起初我是喜欢尤译的,因为符合传统意义上对诗的品味,而且译法自然,如入“化境”。然而再细细推敲,发觉译诗不能仅在文字上求雅,虽然作为读者,可能青睐于文笔。更需要“精神姿质故我”的风格再现,Emily Dickinson作为作者当然不容忽视。读者要看到的毕竟是她的诗,而非另一首译者为作者的诗。江枫先生提倡“先形似而后神似”,“其中的‘而后’是修辞性的,而非时间性的”,“诗歌翻译,添加就是减少,不可深化,不可浅化。”。这一点,在这首诗的翻译上得到了体现。
江枫先生对解构主义“创造性叛逆”颇为不满,然而事实上“形似”往往也和“神似”不可得兼,难道真要一舍其“意”。张培基先生在《实用翻译教程》里写道:“当两者发生矛盾时,人们往往取显而易见的‘形似’,而舍弃需要细心体会才能得到的‘神似’”。这一说,似乎两者有了高下之分。两派理论,各有分说,难分伯仲。我想,正是他们这样求真务实的不懈追求,在理想的山峰上不断攀登,学术才有希望,才有未来。而这也正是翻译是为“艺术”的缘由吧。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