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nxianshu123的博客

詩才堪與名流和 譯筆敢教高手惶

 
 
 

日志

 
 

《好多金子》A Peck of Gold【美】弗罗斯特  

2017-11-20 16:10:21|  分类: 英诗汉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诗英雄双行体三节,各节末2行之
韵字雷同;拙译每行9字,韵式从之。) 

Dust always blowing about the town,
城里总四处尘土飞扬,
Except when sea-fog laid it down,
除非其时有海雾涤荡;
 And I was one of the children told
 小时候有人对告知-
 Some of the blowing dust was gold.
 风吹尘起,有些是金子。 

All the dust the wind blew high
风把尘埃全吹得高高-
Appeared like gold in the sunset sky,
浑若金子的
空中夕照,
 But I was one of the children told
 可我小时候有人告知-
 Some of the dust was really gold.
 有些灰尘其实是金子。

Such was life in the Golden Gate:
金门*的生活就是这般:
Gold dusted all we drank and ate,
金色浮尘将饮食沾满,
 And I was one of the children told,
 小时候有人对告知-
 "We all must eat our peck of gold." 
 “我们全得吃好多金子。”

  -by Robert Frost(1874 – 1963 

译注:*金门(the Golden Gate)-指代美国旧金山市。

【附1】:徐家祯教授译本-

 《大量黄金


城里总是飞扬着灰尘,

除非海雾让它们下沉,

 童年时有人告诉我说:

 有些飞扬的尘土是金。

 

所有的尘土高高飞升,

如金子在夕照的天庭,

 但儿时有人告诉我说

 有的尘土真的是黄金。

 

这是金门的生活情景:

金子洒上饮料和食品,

 童年时有人告诉我说,

 “我们都要吃大量黄金。”                                    


*     美国诗人罗伯特·弗罗斯特的这首诗发表在1928年他的诗集《西流的小溪》

West-Running Brook, 1928)里。那时,弗罗斯特已经五十四岁了。

  这首诗不难理解,是诗人对童年生活的回忆。弗罗斯特在美国旧金山出生。

旧金山附近的海峡就叫“金门”;1937年在旧金山建成的跨海大桥就叫“金门

大桥”。直到1964年,这座桥一直是世界跨度最大的悬索桥。“旧金山”名称

的来历,当然也与“黄金”有关。大约从1848年到1855年,美国加州出现了淘

金热,很多华人也因为此而去美国淘金。弗罗斯特出生时,淘金热虽然已经过

去不久,但是城里人们一定还是在谈论关于淘金的各种传说和故事,所以,诗

人在这首诗里用孩子的思维方式来写了他的故乡旧金山和黄金的关系。

  诗中把“尘土”和“黄金”联系起来,既是事实也是想象。旧金山沿海,

所以常有海风吹来。海风一来,就尘土飞扬。在夕阳映照天空的时候,飞扬的

尘土对着阳光,在孩子的眼里看起来就像是黄金。所以,诗人说:“金子洒上

饮料和食品”。这个“金子”,当然就是飞扬的“尘土”。诗里还说,诗人在

童年时有人告诉他“有些飞扬的尘土是金”、“有的尘土真的是黄金”,那一

定与以前的淘金热有关了。最后一句,诗人说:“童年时有人告诉我:‘我们

都要吃大量黄金。’”我认为既是说吃东西时吃进了大量尘土,也暗示了旧金

山人的生活中少不了黄金,因为很多人就是为淘金才去那里定居的。

  这首诗第二节第二句中的“gold”(黄金),有的版本作“god”(上帝)

,我想是笔误。前者更说得通。这首诗一共只有三节,共12句。其中每节第三

句都不是重复就是极其相似的句子。第一和第二节最后一句也基本上相同。

译文尽量保持原样。 

  弗罗斯特这首诗共三节,每节四句,韵式均为aabb 。译诗每节第124

 [in/ing/en/eng]韵,按照原诗,“金”字多次用作韵脚。

           




【附2】:天河八言译本-

   《金吻》

城里总是尘土飞扬

除非海雾将它沉降

 孩子们打小就相信

 有些个扬尘是黄金

 

是尘土风就吹得高

夕阳下像上帝【闪耀

 孩子们打小就相信

 有些尘土真是黄金

 

要想体验就到金门

那里吃喝都蒙层金

 孩子们打小就相信

 我们都会吃口黄金


Dust always blowing about the town,

Except when sea-fog laid it down,

 And I was one of the children told

 Some of the blowing dust was gold.


All the dust the wind blew high

Appeared like god in the sunset sky,

 But I was one of the children told

 Some of the dust was really gold.


Such was life in the Golden Gate:

Gold dusted all we drank and ate,

 And I was one of the children told,

 'We all must eat our peck of gold.' 

【附3】:飞渡 译本-


     《一堆金子

 
尘土总是在这镇上飞扬,
除非有海雾让它沉降。
 我是听过此言的孩[子],
 有些飞扬的尘土是金[子]。
 
那被风高高扬起的尘土
在落日的天空看似神祖。
 但我是听过此言的孩[子],
 有些尘土真的是金[子]。
 
这便是金门里的生活,
吃的喝的全都被金尘裹。
 我是听过此言的孩[子],
 “我们都要吃自己这堆金[子]。”


  美国人有一句谚语:You have to eat a peck of dirt before you die.(人活著总得吃许多苦头。)时下的一个热词apec blue,也真是妙耶!那难得的apec blue,a peck of blue, 是京城百姓不知吃了多少灰霾(a peck of dirt)才攒来的啊。
  读弗罗斯特的“A Peck of Gold",也觉得甚有意趣。诗中第一节里的这个城镇(the town
),应是指最后一节中的the Golden Gate(金门)。因为诗人(1874—1963)的家乡就在加州,这首诗应是对加利福尼亚淘金热(Gold Rush)的一种反思。加州1848年发现金矿,进而掀起过几波淘金热潮;不过到诗人出生时已渐近尾声。虽然如此,诗人孩提时肯定听过漫天尘土、遍地黄金的淘金热故事。诗之结句有一种宿命感。老话说,尘土中有金子。但是,人一旦狂热地追求金子,金子也会变为尘土。人这一生,必得要吃下的是金子还是尘土,也许只在个人的意念吧。


【附4】:自娱自乐君三言戏绎本-

城四周,常有霾,

海雾降,尘埃尽。

 有人说,小小孩,

 飞尘里,有黄金。

 

那飞尘,高空待,

夕照下,似金晶。

 有人说,小小孩,

 飞尘里,真有金。

 

这就是,金门霾,

伴你食,伴你饮。

 有人说,小小孩,

 该我们,多吞金。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