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nxianshu123的博客

詩才堪與名流和 譯筆敢教高手惶

 
 
 

日志

 
 

《满满一抱》The Armful【美】弗罗斯特  

2017-12-25 15:22:28|  分类: 英诗汉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诗五步抑扬格,英雄双行体;拙译每行
   10字,韵式从之。 –  欢迎切磋针砭!)

For every parcel I stoop down to seize

当我俯下身,一包包捡起 

I lose some other off my arms and knees,

从两臂、双膝又掉下东西


And the whole pile is slipping, bottles, buns – 

瓶子、小面包, – 一整堆滑落,

Extremes too hard to comprehend at once,

要立马全兜住, – 难煞了我!


Yet nothing I should care to leave behind.

没啥竟可丢下不要。

With all I have to hold with hand and mind

我得用手动脑,全都抱牢,


And heart, if need be, I will do my best

必要时用心,我竭尽所能 – 

To keep their building balanced at my breast.

拢在我的怀中左右摆平。


I crouch down to prevent them as they fall;

我蹲下来,不让它们滑脱,

Then sit down in the middle of them all.

然后在那些东西间一坐;


I had to drop the armful in the road

满满一抱,只得摊在街衢,

And try to stack them in a better load.

 – 我尽量拾掇得好上些许。


                          – by Robert Frost(1874 – 1963

  


【附】:徐家祯“大”教授译本 – 

              《一满抱


每一次我弯下身去拿起一[包],               12

别的什么就从臂弯和膝盖往下掉,             14


于是整堆东西朝下滑,瓶子,还有面[包]—      15

】太难了,要大包小包都一【】照顾到,16


但是没有什么我可以扔在一边不去抱。          16

我一定得把一切都抱牢,用手,用脑,          14


还得用心,要是有这必要,                    10

我得尽力把东西放在胸口,让平衡确保。        16


为了不让它们往下掉,我得蹲下、弯腰;        15

然后,坐在所有东西中间【,一件不少。      14


我只好把一满抱物品都往街上倒,              14

再想法把它们堆得【更】好。                11                      



*     美国诗人罗伯特·弗罗斯特这首诗歌是我很喜欢的一首诗。我真佩服诗人,

把生活中每个人都经历过却并不放在心里加以留意的小事情,写成一首幽默

有趣而又寓意深刻的小诗!弗罗斯特这种十分有生活情趣的小诗,我都非常喜

欢,比如,我以前译过的《【谈话的时间》、《雪尘》、《黑暗中的门》、

《眼里的灰尘》和《相遇和分手》,等等,都是这类生活小诗。

    这首诗最初收在1928年的诗集《西流的小溪》(West-Running Brook,1928

是弗罗斯特中年时期的诗歌吧。

    这首诗写的经历,我想我们每个人大概全都曾经有过,那就是手里抱了一

抱的东西,想伸手去拿别的东西,结果就是手里的东西不断往下掉,想用膝盖

去接掉下来的东西,当接不着。这种狼狈相,我想人人大概都遇到过。弗罗

斯特竟然能把这件小事写成一首寓意很深的小诗!

    这首诗的寓意是什么?我想,弗罗斯特是把生活中这一乱七八糟的情景比喻

成我们人生道路上也可能遇到的难以处理的复杂情景。弗罗斯特不是说了吗:“

实在】太难了,要大包小包都一【次】照顾到,但是没什么我可以扔在一边不

去抱。我一定得把一切都抱牢,用手,用脑,还得用心,要是有这必要。”生活

中,有时各种不期而来的事情一大堆,大大小小都有,每件事情都不能轻视或放

弃不管,那不就像手里捧了大包小包,还有别的东西也要照顾到一样吗?弗罗斯

特在诗里说:“用手、用脑,还得用心,要是有这必要”,那就是暗示,诗里说

的不光是手里拿东西的事情了,因为拿东西不一定会要“用脑”,更不需要“用

心”。所以,诗里写的这件事一定是比喻更加重大的问题了。

    诗的最后五句,诗人说,手里拿东西时,要“让平衡确保”、要“蹲下、弯

腰”要“坐在所有东西中间【,一个不少】”、再要“把一满抱的物品都往街

上倒,再法子把它们堆得【更】好”,不是正在说,要是生活中遇到一大堆事

情要处理的话,也要权衡事情的轻重缓急,保持平衡,静下心来,把所有的事情

都摊在面前,理一理思路,慢慢考虑处理的先后和办法吗?

    原诗仅一节,共十二句。韵式为两句一韵。译诗改为句句押韵,一韵到底,全

 [ao/iao] 韵。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