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nxianshu123的博客

詩才堪與名流和 譯筆敢教高手惶

 
 
 

日志

 
 

《浪子》A Prodigal Son【英】克丽丝汀娜·罗赛蒂  

2017-03-21 12:49:36|  分类: 英诗汉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诗各节韵式为ABABB;拙译每行10字,
     分别以全韵谐之。-欢迎切磋指正!)


Does that lamp still burn in my Father's house,
父亲屋里依然亮着灯光?
 Which he kindled the night I went away?
 -那是我出走之夜他点上。
I turned once beneath the cedar boughs,
我曾回转-在雪松下彷徨,
 And marked it gleam with a golden ray;
 注意到那微光-一缕金黄; 
 Did he think to light me home some day?
 他想我哪天归来-给个亮? 

Hungry here with the crunching swine,
我饿-与啃嚼的猪猡为伴,
 Hungry harvest have I to reap;
 我饿-收割的农活还得干;
In a dream I count my Father's kine,
梦中:父亲的牛-我在清点,
 I hear the tinkling bells of his sheep,
 望着他的羊羔吃草、腾欢,
 I watch his lambs that browse and leap.
 羊群的铃铛声我也闻见。

There is plenty of bread at home,
家里有好多好多的面包,
 His servants have bread enough and to spare;
 仆人全吃饱,还省下不少;
The purple wine-fat froths with foam,
紫色的榨机溢涌着酒泡,
 Oil and spices make sweet the air,
 油气和香料令风也香飘,   
 While I perish hungry and bare.
 而我一无所有,快成饿殍。 

Rich and blessed those servants, rather
那些佣人们富足而有福,
 Than I who see not my Father's face !
 慈父尊容-我却无颜重睹!
I will arise and go to my Father:—
我要爬起身来,去见家父:
 "Fallen from sonship, beggared of grace,
 “不孝之儿堕落,乞求宽恕,
 Grant me, Father, a servant's place."
 父亲,请容我作你的从仆。”  
      -by Christina Rossetti(1830-1894 
From 'A Pageant and Other Poems' (1881
         录自《庆典及杂诗》(1881)

《浪子》A Prodigal Son【英】克丽丝汀娜·罗赛蒂

 

【附】:徐家祯教授译本-

我父亲屋里的灯还点着吗?

 我离家那晚他将这盏灯点上。

我【又】一次回到雪松枝下,

 注意到那金黄色的微光,

 难道他想某天我回家时为我照亮?

 

我与啃嚼的猪作伴辘辘饥肠,

 饿着肚子还得将收割的活儿担当;

在梦中我数着父亲的牛,

 我听见他挂着铃铛的羊,

 看着他的羊羔啃食青草跳跃欢畅。

 

家里储着许多面包,

 仆人的面包多得足够【与人分享】;

紫色的【美酒泛】着白沫,

 充溢着油脂和香料的甜香,

 我却饥【寒交迫】一无所有【频】临死亡。

 

那些仆人呀,富有而幸福

 我却无法见到父亲的脸庞!

我要站起来向我的父走去:—

 “我,堕落的儿子,乞求恩宠慈航,

 父亲呀,请赐我仆人的职务伺候身旁。” 

                         


    十九世纪英国女诗人罗赛蒂的这首诗,是一首宗教诗。罗塞蒂笃信天主教,为此还两次取消

婚约。这首诗的题目是《浪子》,很明显,是采用了《圣经》中“浪子回头”的题材。

在《新约福音·加福音》(Luke  15:11-32)中,耶稣讲了三个比喻,“浪子回头”是最后一

个。经文如下:

 

  耶稣又说:一个人有两个儿子。小儿子对父亲说:父亲,请你把我应得的家业分给我。

他父亲就把产业分给他们。过了不多几日,小儿子就把他一切所有的,都收拾起来,往远方去

了。在那里任意放荡,浪费资财。既耗尽了一切所有的,又遇着那地方大遭饥荒,就穷苦起来。

于是去投靠那地方的一个人;那人打发他到田里去放猪。他恨不得拿猪所吃的豆荚充饥,也没

给他。他醒悟过来,就说:我父亲有多少的雇工,口粮有余,我倒在这里饿死吗?我要

起来,到我父亲那里去,向他说:父亲!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从今以后,我不配称为你

的儿子,把我当作一个雇工吧。于是起来往他父亲那里去。相离还远,他父亲看见,就动了

慈心,跑去抱着他的颈项,连连与他亲嘴。儿子说:父亲!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从今

以后,我不配称为你的儿子。父亲却吩咐仆人说:把那上好的袍子快拿出来给他穿;把戒

指戴在他指头上,把鞋穿在他脚上;把那肥牛犊牵来宰了,我们可以吃喝快乐;因为我这个儿

子是死而复活,失而又得的。他们就快乐起来。

  那时,大儿子正在田里。他回来离家不远,听见作乐跳舞的声音,便叫过一个仆人来,

是什么事。仆人说:你兄弟来了,你父亲因为得他无灾无病地回来,把肥牛犊宰了。大儿

子却生气,不肯进去;他父亲就出来劝他。他对父亲说:我服【】你这多年,从来没有违

过你的命,你并没有给我一只山羊羔,叫我和朋友一同快乐。但你这个儿子和娼妓吞尽了你

的产业,他一来了,你倒为他宰了肥牛犊。父亲对他说:儿啊!你常和我同在,我一切所

有的,都是你的;只是你这个兄弟是死而复活,失而又得的,所以我们理当欢喜快乐。 

  显然,这个故事想告诉人们,即使是浪子,只要回头,父亲也会把他当作失而复得的宝贝

一样来看待。从宗教的角度来看,在主的眼里,即使是个浪子,只要能回头,照样能回到天

的怀抱。原诗中“父”(Father这个词,是用大写字母开头的,有“主”的意思。


       原诗四节,每节五句,韵式为ababb。拙译【按原诗韵式】,全诗押[ang/iang/uang]韵。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群星诗社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