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nxianshu123的博客

詩才堪與名流和 譯筆敢教高手惶

 
 
 

日志

 
 

商籁体:《进入自我》Into My Own【美】弗罗斯特  

2017-06-19 13:19:24|  分类: 英诗汉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全诗属五步抑扬格,英雄双行体;拙译每行12字,韵式从之。-欢迎切磋针砭!)


One of my wishes is that those dark trees, 

我的心愿之一是那郁郁树林,

So old and firm they scarcely show the breeze, 

几乎密不透风,如此苍老、坚挺,

 Were not, as 'twere, the merest mask of gloom, 
 可以说绝不仅是阴暗的面具,
 But stretched away unto the edge of doom. 
 而且向毁灭的边缘延伸而去。


I should not be withheld but that some day 
我不应被挡住,只是在某一天-
Into their vastness I should steal away, 

我该悄然潜入其浩瀚的空间,
 Fearless of ever finding open land, 
 不怕老是发现空旷大地,或是- 

 Or highway where the slow wheel pours the sand. 

   公路上缓驰的车轮溅落砂石。


I do not see why I should e'er turn back, 
我不知何以我总该回归,抑或-
Or those should not set forth upon my track 
们不该循我踪迹,将我超过

 To overtake me, who should miss me here 
 那些人们应于此处把我思念, 
 And long to know if still I held them dear. 
 亟望知我是否亲切相待如前。


They would not find me changed from him they knew-

他们知彼,不会发觉我由彼变,

Only more sure of all I thought was true.

只是更为确定我想的均可应验。


                 -by Robert Frost 

【附1】:徐家祯教授译本-

  《进入自己

我有一个愿望:希望那些幽暗的树木—

既古老又坚实,【在微风中稳如泰山

 并不如看起来那么只是个阴郁的面具,

 却能伸展到命运的边缘。

 

总有一天,我不【再摇摆犹豫

而会偷偷溜进那巨大的空间;

 绝不会惧怕去探索广袤的田野

 或者缓慢车轮上泻下沙土的公路干线。

 

我不信为何会有走回头路的一天,

也不信为何他人不能顺我轨迹越到前面;

 他们会在此地将我怀[念],

 急于知道我是否珍惜他们一如以前。

 

他们会发现过往的我并无任何改变,

只是坚定了我想的均为真理的信念。


译诗:弗罗斯特:进入自己  

                              0一七年六月十九日

                           译于澳大利亚刻来佛寺爱闲堂 

*   美国诗人罗伯特·弗罗斯特的这首诗也是一首十四行诗,只是分成四节而已。与他的名作《未选之路》(The Road Not Taken) 一样,这首诗的主题也是“命运”。诗人认为命运像幽暗的树林一样不可知晓,但是他还是鼓励年轻人应该充满信心,相信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敢于向命运挑战,主动走出家门、离开亲人,到广阔的天地去寻找自己的前途。    

    这首诗的第一段只有一句话。诗人说他有一个愿望。那个愿望就是:希望幽暗的树林并非像表面看起来那样,只是一张阴郁的面具,却能一直延伸到命运的边缘。第二行(形容树林既古老又坚实,在微风中稳如泰山”)仅是个插句,只是用来描写诗人面对的是怎么样的树林而已。诗人认为,树林看起来像是一张面具,挡住了人们对命运的了解,其实,只要进入树林,就可以一直走到自己命运的边缘。       

       第二段是鼓励年轻人不要犹豫不前(be withheld),而应该勇于走进广袤的树林,探索宽广的大地,踏入复杂的社会,去寻找自己的命运。

       第三段是写踏上命运征途的年轻人与以往亲友们的关系。诗人认为,年轻人一旦踏上了命运的征程,就不可能再走回头路了。当然,别人也有可能会跟随甚至超过他,而且,他还会与以往一样想念亲友,就像亲友也会想念他一样,但是,他已不可能再回到原地去了。

      最后两句是全诗的总结和主旨之所在。诗人认为踏上社会的年轻人可能什么都不会改变,只是会对自己的信念有更坚定的信心因而变得更为自信罢了(坚定了一个信念—那就是“我想的都是真理”)。

      弗罗斯特这首十四行诗的韵式并不遵循莎翁十四行诗 abab, cdcd, efef, gg的韵式。弗罗斯特这首十四行诗的韵式是aabbccddeeffgg。译诗按中文诗的习惯改为前十二句双句及最后两句押 [an, ian, uan]韵。

      最近看到,这首诗在网上有几个版本的中译,竟然没有一个版本能完全正确地理解这首诗的意思!这些自封的“名家”,甚至把诗句的意思都完全理解反了,更不用提连中文句子都写不通顺了!这些译本中充满错译、误译、硬译和乱译,真是惨不忍睹呀!

【附2】:张祈译本- 

我的心愿之一是那些【黑色】的树丛, 

它们那样苍老乎密不透风, 

 不,它们绝不仅是看上去的阴郁假面, 

 而是一直延伸,直到那死亡的【最后】边缘。 


我将不会被【限制】,【因为】在某日 
我还将在它们的浩瀚无边中悄悄溜[去], 
 我不畏惧空旷的陆地被一次次看见, 
 也不怕缓慢的车轮在大路的泥沙【中深】。 


我不清楚我为什么总是还要返回, 
也不在意他们是否起程将我的足迹追随 
 —他们在这儿把我思念,也很想知道 
 我看待他们是否还亲切如[前]。 

他们不会发现我和那个他们了解的我有什么变化, 
只会更加觉得我是对的,我思考的一切真实无[疑]。 

【附3】:徐淳刚译本-

 

我的愿望之一是那些黑暗之树, 

那么古老】,密不透[风], 

 不,它们并不是幽暗的假面, 

 一直伸展到命运的边缘。 


我不该被【抑制】了;但是在某一天 
我会悄悄离开, 进入它们的广[阔],

 勇敢地走过【曾经】敞开的土地, 
 看到迟缓的车轮撒下沙粒。 


我想不出有什么理由应该返回, 
人们没有沿着我走过的[路] 
 赶上我,在那里想念我

 或渴望知道,我是否依然爱他们。  


他们不会发现我有任何改变- 
只更加坚信自我的真实。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