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nxianshu123的博客

詩才堪與名流和 譯筆敢教高手惶

 
 
 

日志

 
 

《它们俩从前曾自以为然》They Were Welcome to Their Belief【美】弗罗斯特  

2018-01-19 20:48:15|  分类: 英诗汉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诗四节交韵;拙译每行10字,并以
  各节全韵谐之。—欢迎切磋针砭!)
  

Grief may have thought it was grief.

伤感或认为系以往伤感,

    Care may have thought it was care.

    烦或认为系以往烦,

They were welcome to their belief,

它们俩从前曾自以为然

    The overimportant pair.

    这一搭一档可紧要非凡


No, it took all the snows that clung

非也,—他的床头屋顶低低,

    To the low roof over his bed,

    所有的雪花在附着蓄积,

Beginning when he was young,

打从他当初尚年轻时起,

    To induce the one snow on his head.

    雪便有雪花粘上发际。


But whenever the roof came white

但是不论何时房顶变白,

    The head in the dark below

    黑暗下面的那一颗脑袋—

Was a shade less the color of night,

略增添一分白雪的色彩

    A shade more the color of snow.

    夜色的阴影则稍许减衰


Grief may have thought it was grief.

伤悲或认为系以往伤悲,

    Care may have thought it was care.

    心累或认为系以往心累,

But neither one was the thief

然而这两者没一位是贼—

    Of his raven color of hair. 

    并不曾窃走鬓发的乌黑。


            —by Robert Frost(1874 – 1963 



【附】:徐家祯“大”教授译本—


《它们【可以这么相信 


担忧】可能以为那是因为担忧,    12

  【操劳】可能以为那是因为操劳】。  12A

它们可以这么认为,              9

  这一对【】自以为超级重要。        11A

 

不对!是床头低垂的屋【】上          11

  覆盖的所有白雪【的功效。          10A

从他年轻时开始,                      7

  每一场雪都【】上他的脑【】。    11A

 

无论何时屋顶变白,                    8

  底下黑暗中的头【              8A

雪的颜色就有一分增加,                10

  夜的颜色就有一分减少。              10A

 

担忧】可能以为那是因为担忧,     12

  【操劳】可能以为那是因为操劳】。   12A

但是两者都并不是贼,                   9

  并没把头发上乌黑的颜色偷掉。         13A                             

译诗:弗罗斯特:它们可以这么相信

  

*      国诗人罗伯特·弗罗斯特这首诗不是他最有名的诗歌之一,也不算他

最佳的诗歌之一,但是写得十分幽默巧妙。这首诗最初发表在《斯克里布纳

杂志》(Scribner's Magazine19348月号上,后来收在他1936年出版的

诗集《更远的山脉》(A Further Range, 1936)里。这首诗手稿上的题目是

《真相》(The Truth of It)。

    要是不作解释,这首诗可能不容易看懂。但是,要是我告诉大家,这首

诗是关于白发衰老的,那么,大家可能就可以看懂了。

   全诗共分四节,每节四句: 

   第一节,诗人先否定两个使人变老的因素:一个是“忧虑”,一个是“

【操劳”。用拟人手法说,“忧虑”和“【操劳】”两者都自认为是

使人变老的原因,诗人说:们【可以这么】认为”,但是又说他们是

自认为“超级重要”的“一对”。 

    第二和第三节,诗人说了使人变老的原因:年岁。在诗里,诗人用的是

隐喻。他把冬和下雪比作年岁,因为每年都有一个冬天。诗人说,人的变

老是“所有白雪【的功效】”,“从他年轻时开始,每一场雪都加上他的脑

【勺】”。诗人又说,每当“屋顶变白”的时候,屋顶底下的头上,“雪的

颜色就有一分增加,夜的颜色就有一分减少”。“夜的颜色”然就是指

发,而“雪的颜色”则就是指“白发”了。 

    最后一节前两句重复第一节的头两句,后两句则直截了当地否认“忧虑”

和“【操劳是使人变老的主要原因。诗人又一次用拟人手法说:这“两

者都不是贼”,因为它们“并没把头发上乌黑的颜色偷掉”。

    这首诗每节的韵式为abab。译诗改为每节双句押韵。全诗押 [ao/iao] 韵。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