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nxianshu123的博客

詩才堪與名流和 譯筆敢教高手惶

 
 
 

日志

 
 

《道中》The Middleness of the Road【美】弗罗斯特  

2018-01-06 11:11:20|  分类: 英诗汉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诗四节交韵;拙译每行字数谨遵
原诗,并以全韵谐之。 – 欢迎针砭! 

 

The road at the top of the risevhy

此路冲向斜坡顶巅 –  

    Seems to come to an end

   看似已到终

And take off into the skies.

随即要飞上苍天。

    So at the distant bend

    遂在远处拐弯 –  


It seems to go into a wood,

依稀是通往一林间,

    The place of standing still

    树木一片,  

As long the trees have stood.

 – 那里久久寂然。

    But say what Fancy will,

   但欲幻想胡言;


The mineral drops that explode

矿物油一滴滴爆燃 –  

   To drive my ton of car

   助我驱车向前,

Are limited to the road.

无路则行驶受限。

   They deal with near and far,

   油则关乎近远,


But have almost nothing to do

然而与之几不相干:  

    With the absolute flight and rest

    飞或歇 – 完完全全

The universal blue

本土青,宇宙蓝,

    And local green suggest.

    教人浮想联翩。


      – by Robert Frost(1874 – 1963)  



【附1】:徐家祯“大”教授自谦狗屁不通的译本 – 


   《路中间


向上延伸的道路升到顶[端]           11

  似乎已经到了底,                 7A

然后就会飞向天际。                 8A

  远处拐弯的路【也并无不一,     11A


好像一直通到树林里;               9A

   【只要】树木站立不移,          8A

那里【也就】静止肃寂。             8A

  然而【这是】幻觉【产生的诡奇。 11A

 

矿物液滴的爆【[]】,             7

  驱动我【】重汽车【的机】,   10A

】汽车只能在路上行[驶],       10

  管的远近的距离;         9

 

宙的蓝[色]                 6

  以及地球绿色的暗[示]—           9

绝对】的飞行和【绝对】的休憩,   11A

  却几乎毫无关系。                 7A                                 


*     美国诗人罗伯特·弗罗斯特这首诗歌,最初在1946年发表于《维吉尼亚评论

季刊》Virginia Quarterly Review)的冬季号上【次年收入他的诗集《塔

形灌木》Steeple Bush, 1947)。

       首先,恐怕要把这首诗的题目理解清楚才能读懂此诗。为什么诗的题目叫“

(在)路中间”【有弗罗斯特研究学者认为,题目的意思是:人类正站在“

然”和“人为”这两条岔路的中间。我们天天面对的不但是大自然的创造,比

如,蓝色的天空和绿色的树林,而且也面对人类自己的创造,比如,道路和汽车。 

    要是学者们的理解是正确的话,那么这首诗就不难理解了。诗人弗罗斯特这

的主题还是感叹大自然的浩瀚无垠和人类的有限渺小。 

    这首诗一共有四小节。头上两小节是诗人的“幻想”(Fancy):第一节说,

到一条向上延伸的路通到山顶似乎到了尽头,但是幻想会觉得这条路一直通上

了天;同样并无不一”,一条路通到树林边上就拐了弯,但是在远处看

起来,好像这条路一直通进静止肃寂的树林中去了。

      但是,弗罗斯特认为这是人们的“幻想”而已。学者们认为,这里,弗罗斯

特特地把“幻”一词,用大写字母写出,就是想强调“幻想”(Fancy)不等

于“想象”Imagination。这点,英国十九世纪著名诗人塞缪尔·柯勒律治(

Samuel Taylor Coleridge, 1772-1834就有论文说明诗歌中幻想想象

区别。他认为,想象是有现实基础的一种“比,因此是有创造力的;而

幻想则是基于思念的机械操作”(mechanical operation of the mind)的,

因此是“被动的”。他还认为“幻想”是不受时间和空间限制的(free from time 

and space),所以幻想作的比喻只能是“坏比喻”(poor metaphor)。同样,

弗罗斯特在这首诗里,把幻想”看成是“无限”(unlimited)的一种想象,所以,

他也认为这是在现实中不能被接受的。 

    那么现实是什么呢?这就是诗人在第三节中打的另一个比喻:汽车。他说“矿

液滴的爆【,驱动我【】重汽车【的机器”。这里,“矿物的液滴”当

然就是指“汽油”。汽油在气缸里发生爆【】,推【承,驱动汽车。这就

是汽车会跑路的原理。这是人造的东西。所以,诗人说,人造的汽车只能在路上走,

【它管的就是路的远近而已。他们无法开到“宇宙的蓝色”—天空,也不能开

到“地球的绿色”—树林里去。而前者暗示了“【绝对】的飞行”,后者则暗示了

“【绝对的休憩”【:这两者,都是大自然的专利,不是人类能够做得到的

这一主题,在诗的第四节中才说清。 

    弗罗斯特这首诗是一首很具哲理性的诗,然而,要是理解对了,那么,我认为

还是可以懂得的吧。      

    但是,这首诗即使能够理解,也不等于就能翻译,因为这首诗句子的安排非常

殊:每一节的末句都不是结句,而是下一节的始句。前面三节中,每一层意思的

结句都是每节的第三句,而不是末句。这在中文中读起来非常不习惯,因为中文诗

不但每层意思的结句应该押韵,而且每节的末句也总是押韵的。于是,译诗中,在

动原意的前提下,我只能对句子和标点都尽量作了一些细微的调【】。

而且让每节的第2【3【4句押韵,全诗均押[i/【-i】] 韵,这样一来,念起

就【多了。


【附2】:周旋久译本 –  

       《中路》

【爬行】到坡顶的路

   仿佛是到了末端

腾空往天上飞[去]。

   又仿佛拐了个弯

 

远远地穿进林子

   在那里静止不动,

【前提是】树也静止。

   任想象天马行空,

 

矿物油滴的爆燃

   驱动我成吨车辆

却只能用在路上。

   油滴关乎走多远

 

而几乎无关的[是]

   遍天蓝和本地[绿]

所暗示于我们[的]

   绝对的飞和休息。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