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nxianshu123的博客

詩才堪與名流和 譯筆敢教高手惶

 
 
 

日志

 
 

《晨别》Parting At Morning【英】勃朗宁  

2018-04-10 16:11:26|  分类: 英诗汉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诗交韵;拙译每行字数谨遵原诗音节,以全韵谐之。—欢迎切磋针砭!) 

Round the cape of a sudden came the sea,

陡然直面沧海—绕过海岬,

  And the sun look'd over the mountain's rim:

  太阳将山岳的边缘观察:

  And straight was a path of gold for him,

  黄金道笔直—归属于他,

And the need of a world of men for me.

我所要的是男人的天下。


            —by Robert BROWNING(1812—1889)


【附1】:诗译家卞之琳前辈亦步亦趋韵译本—


        《早上的分别  


绕过山岬,大海突然来迎接,        11A

  太阳【】山的边缘】,11

  他面前,是一条笔直的黄金[路],  12

我需要的,是一个男人的世界。      12A


【附2】:老王对勃朗宁的两首抒情短诗(Meeting At Night/Parting At Morning

         之评析七古衍译《一夜海情


    Understand Poetry号称新批评经典之作,强调文本细读,注重结构与语义分析,就勃朗宁的这两首短诗提出几个思考题,其中两题特别指出这两首诗不同于常见的西方情诗的地方:


    If the human details of the story are so carefully withheld, why does the poet give so fully, in "Meeting at Night," the physical details of the approach - the "fiery ringlets," the "slushy sand," the number of fields, the scratch of the match?

 

    Why does the poet select, by and large, such matter-of-fact details to fill out his poem? Why do we not find the scent of bossoms, the song of the nightingale, the soft caress of the night breeze?

 

    对于习惯以直接表达人及其情感为主的西方诗歌传统来说,Meeting at Night几乎没有描写幽会的主人公,而是刻画了一些情境细节。这种在英诗看起来颇不同寻常的写法,听起来恰恰是经典中国诗歌的特色,擅长寓情于物。而第二个问题则涉及经典爱情英诗里的常见语汇和情境,花香、夜莺歌唱,晚风轻拂,在这两首小诗中也不见,而是所谓“就事论事”。这又是一个典型的中西诗心诗体差异的好例子。在西人看来“就事论事”的细节,恰是中诗追求的寓情于景手法。

    如果冒着过度解读的风险来看,低挂的昏黄“半”月,幽岸,梦海惊浪,pushing,quench,warm sea-scented beach,轻叩窗棂,暗中的火柴声光,压抑的惊喜等,都是绝妙的诗语。晨离的心情也是寓喻在扑面的大海,金色的阳光大道等。“两心并跳”和“男人的世界”也不算太直接的西式淋漓尽致煽情。换句话说,这两【】小诗反而在某种意义上很有古典中诗的意境。

    如果用自由体翻译,便不容易将浓缩在一些情境细节中的情感张力再现出来。卞之琳先生的翻译,就显得有些过于简约直接,读来没有那种含蓄朦胧甚至有些急迫压抑的情感冲动。灰色大海黑色陆地,低挂的黄色半月也失去了象征的意味。

    中西情诗中均有描写幽会与晨别的诗。早如《毛詩》女曰雞鳴:“女曰鷄鳴,士曰昧旦;子興視夜,明星有爛”,它如“繡帳羅幃隱燈燭,一夜千年猶不足,惟憎無賴汝南鷄,天河未落猶争啼”,“歡寢方濃,恨鷄聲之斷愛,恩憐未洽,歎馬足以無情”,不一而足。西方也有因公鸡打鸣扰情而称之为 the most jealous of fowls的说法。这两首小诗完全没有笔墨用于欢情的描写,而且所在农庄似乎也没有鸡鸣的困扰,也没有说是否要早起开船返回,或作者意不在此。算是留了一个大段的白吧。

    也正是因为这个“留白”,诗里所蕴含的不言之情,更需要有张力的表达。下面这个中不中西不西的翻译,信雅谈不上,在达此“迫情”上,是否有所可取。


晦沉海水连幽岸,低挂半月晕魂牵。
惊起浪花旋转急,船头犁湾冲潮滩。
步丈海风一哩腥,农舍隐约隔三田。
轻叩窗棂急且促,屋内抑声惊又欢。
喜闻火石匆匆吻,蓝花闪处两心拴。

……
曙航回程绕山岬,大洋扑面入怀间。
铺就金色映坦途,晨曦初露出山缘。
欲问君复何所求,丈夫平生世不换。


    常见的分析里还会问此两诗是否连贯一气,好像没有作者自陈?看起来连在一起读也无妨,译为一诗也无不可吧。

    有人方便地套用“人约黄昏后”为题,只能说切而不确。在水一方也不确,一夜海情有点不雅的味道,不过也难诗里描写的不是“偷情”,姑妄用之。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