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nxianshu123的博客

詩才堪與名流和 譯筆敢教高手惶

 
 
 

日志

 
 

SONNET 87 十四行诗 第87首 [英] 莎士比亚  

2009-07-21 19:55:56|  分类: 莎士比亚十四行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Farewell! thou art too dear for my possessing,               

别了!我供不起-你太高贵,

 And like enough thou know'st thy estimate:                     

 显然你也明白-身家不菲:

The charter of worth gives thee releasing;                      

契据的价值已够你赎回,

 My bonds in thee are all determinate.                              

 我对你的债权也都作废。

 

For how do I hold thee but by thy granting?                    

光你同意-我怎么拥有你?

 And for that riches where is my deserving?                     

 那宝贝-我哪里消受得起?

The cause of this fair gift in me is wanting,                      

这美好的礼物-我没福气,

 And so my patent back again is swerving.                       

 所以我奉还原有的权益。 

 

Thyself thou gav'st, thy own worth then not knowing,     

当初,你根本未懂得自己,

 Or me, to whom thou gav'st it, else mistaking;                 

 贸然给了我,把自身看低;

So thy great gift, upon misprision growing,                      

故这份基于错爱的厚礼,

 Comes home again, on better judgment making.             

 也就还你罢,再好好核计!

 

Thus have I had thee, as a dream doth flatter,                

我曾拥有你-如一枕黄粱,

In sleep a king, but, waking no such matter.                    

醒来却一场空-梦里君王!

 

                        -by William Shakespeare (1564-1616)

 

[附1]:梁宗岱教授译本-                            [附2]:曹明伦教授译本-

 

再会吧!你太宝贵了,我无法高攀;               别了!你高贵得来我不配拥有,

    显然你也晓得你自己的声价:                           而且你多半也清楚自己的身价。

你的价值的证券够把你赎还,                           你的身价给你免除义务的自由;

    我对你的债权只好全部作罢。                           我与你之间的盟约就到此作罢。

 

因为,不经你批准,我怎能占有[你]?       因我拥有你怎能只凭你的应[诺]?

    我哪有福气消受这样的珍宝?                           我凭什么值得拥有这一诺千金?

这美惠对于我既然毫无根[据],                   我没有理由消受你的恩光渥[泽],

    便不得不取消我的专利执照。                           所以请收回你给我的特许凭证。

 

你曾许了我,因为你低估了自[己],           你应诺我时尚未认清你的价[值],

    不然就错识了我,你的受赐[者];               不然就是挑受惠人时有所疏忽,

因此,你这份厚礼,既出自误[会],           因此你这份送错人的厚贶重[礼],

    就归还给你,经过更好的判[决]。               经重新斟酌之后应该物归原主。

 

这样,我曾占有你,像一个美梦,                    于是我曾拥有你,像拥有一个梦,

在梦里称王,醒来只是一场空。                        我在梦里是君王,可醒来一场空。

 

[附3]:屠岸译本-                               [附4]:梁实秋译本-

 

再会!你太贵重了,我没法保有你,

    你也多半明白你自己的价值:

你的才德给予你自由的权利;

    我跟你订的契约就到此为止。

 

你不答应,我怎能把你占有?

    对于这样的福气,我哪儿相配?

我没有接受这美好礼物的理由,

    给我的特许证因而就掉头而归。

 

你当时不知道自己的身价有多大,

    或者是把我看错了,才给我深情;

所以,你这份厚礼,送错了人家,

    终于回家了,算得是明智的决定。

 

我曾经有过你,像一场阿谀的迷梦,

我在那梦里称了王,醒来一场空。

 

【附5】:辜正坤教授译本

 

呵,再会吧,你实在是高不可攀,

 而你对自己的身价也十分了然。

你德高望重到可不受拘束,

 我们原订的盟约就只好中断。

 

没有你的承诺我岂敢对你造次,

 那样的财宝我岂能轻动非分之念?

我既无堂皇的理由接受这份厚[礼],

 所以还请收回你给我的特许之权。

 

你当时自贵而不自知才以身相许,

 错爱了我,使我侥幸趁心如愿。

判断失误,遂使你误送大[礼],

 而今明断再三,终得礼归人还。

 

好一场春梦里与你情深意浓,

梦里王位在,醒觉万事空。

  评论这张
 
阅读(110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