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nxianshu123的博客

詩才堪與名流和 譯筆敢教高手惶

 
 
 

日志

 
 

SONNET 44 十四行诗 第44首 [英] 莎士比亚  

2009-10-12 09:39:45|  分类: 莎士比亚十四行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If the dull substance of my flesh were thought,        

我笨拙的肉身倘是思想,

 Injurious distance should not stop my way;              

 崎岖坎坷无法将我阻挡;

For then despite of space, I would be brought,        

而不论空间多迢遥茫茫-

 From limits far remote, where thou dost stay.          

 我会被领到你在的地方。

 

No matter then although my foot did stand              

那末,不用管我哪里落脚-

 Upon the farthest earth remov'd from thee;              

 在离你遥远的天涯海角;

For nimble thought can jump both sea and land      

才思敏捷-跨越陆地、海涛,

 As soon as think the place where he would be.        

 想去哪儿,它便即刻赶到。

 

But ah! thought kills me that I am not thought,          

可思绪杀我哟,我非思绪,

 To leap large lengths of miles when thou art gone,   

 跨越迢迢万里-当你逝去,

But that so much of earth and water wrought,           

而激起的水土多至如许-

 I must attend time's leisure with my moan;                 

 我只能伴无聊,悲叹、长吁!

 

Receiving nought by elements so slow                      

迟滞的风雨哟,毫无所赐-

But heavy tears, badges of either's woe.                   

唯潸潸泪滴,凄苦的标识! 

                   

                   -by William Shakespeare (1564-1616)

 

[附1]:曹明伦教授译本- 

 

假若我这笨重的肉体是思[绪],

    有害的距离就不能把我阻挡;

因为那时我会不顾迢迢千[里],

    从天涯海角飞到你住的地方。

 

那时我即便远离你也无妨碍,

    纵然浪迹穷边绝域也不要紧;

因为敏捷的思绪会翻山越海,

   只要它一想到该往何处飞奔。

 

可我非思绪,此念令我心碎,

    我不能越迢迢关山把你寻觅,

我的生命中有太多的土和水,*             译注:*古代西方哲学中认为风、火、水、土

    我只能用哀怨悲叹侍奉时机。                        构成一切 物质的四大元素,风与火

                                                                                轻灵,水与土重浊。

这两种重浊的元素别无所[赐],

唯有咸泪,两者悲哀的标[记]。**              **泪属水,泪中之盐属土,故有此说。
  

【附2】:铁冰译本-                           

 

我这沉重的肉体若能化作思绪,

    那可恶的距离就无法将我阻挡—

纵有万水千山,也能穿越而去, 

    飞向遥远的地方,来到你身旁。

 

何必介意我的双脚或许就站在

   这世界上离你最远最远的角落,

轻盈的思念随时能够穿洲越海,

   无论要去何方,只需惊鸿掠过。

 

唉,此身本非情思,想来摧肝断肠!

    我又怎能飞越万里与你相见?

痛恨这泥土和水制成的臭皮囊,

    令人在声声悲叹中度日如年:

 

这两种成分沉重得一无是处,

只化作沉重的泪珠与愁思无数!

 

【附3】:梁宗岱教授译本-                             铁冰点评-

 

假如我这笨拙的体质是思想,          搭配不当

  不做美的距离就不能阻止我,

因为我就会从那迢迢的远方,

  无论多隔绝,被带到你的寓所。     语无伦次,别扭;被谁带去?什么寓所?

 

那么,纵使我的腿站在那离你

  最远的天涯,对我有什么妨碍?      天涯还有最远的、不那么远的之分?

空灵的思想无论想到达哪里,

  它立刻可以飞越崇山和大海。

 

但是唉,这思想毒杀我:我并非思想,  “思想”混乱

  能飞越辽远的万里当你去后;        语无伦次

而只是满盛着泥水的钝皮囊, 

  就只好用悲泣去把时光伺候;        不知所云

 

这两种重浊的元素毫无所赐,          上文脱节

除了眼泪,二者的苦恼的标志。         

 

【附4】:屠岸译本-                                         铁冰点评

 

那距离远得害人,我也要出发,                   不如“恼人”;乍读此句,还以为真要出发

    只要我这个笨重的肉体是思想;               你很胖?不如“沉重”

这时候顾不得远近了,从海角天涯               大白话,毫无诗味

    我也要赶往你所待着的地方。         

 

那没有关系的,虽然我的脚站在                    甜心DD :你爱来不来,说得好勉强!(设计对白)

    这块土地上,离开你非常遥远;

敏捷的思想能跃过大陆跟大海,

    只要一想到自己能到达的地点。

 

但是啊!思想在绞杀我:我不是思想—          “思想”混乱

    你去了,我不能飞渡关山来追踪,

反而,我是土和水做成的,这样,                   结结巴巴

    我只得用叹息来伺候无聊的闲空;

 

俩元素这么钝,拿不出任何东西,                   大白话兼语无伦次

除了泪和雨,两者的悲哀的标记。                   同上

 

【附6】:无心剑译本-                        

 

笨拙肉体若成思绪轻扬,       

 可恶距离怎能拦我去路;       

哪怕千山万水将我阻挡,       

 我亦能飞到你安身之处。       

 

纵然此刻我双脚就站在,       

 离你最遥远那片土地上,      

轻盈思绪亦能翻山越海,            

 顷刻间飞到想去的地方。       

 

此身非思绪,摧肝断肠,       

 无法飞越万里到你身边,       

都怨这泥水做的臭皮囊,       

 时光悠然伴我声声悲叹。        

 

两种钝滞成分化为乌有,       

只剩颗颗浊泪诉说哀愁。       
   
    译于2008年6月30日 

 

【附7】:辜正坤教授译本-           

 

假如我这笨重的肉体如轻灵的思想,

 那么山重水复也挡不住我振翅高翔,

我将视天涯海角如咫尺之隔,

 不远鸿途万里,孤飞到你身旁。

 

此刻我的双足所立的处所

 虽与你远隔千山又有何妨,

只要一想到你栖身的地方,

 这电疾般的思想便会穿洲过洋。

 

然而可叹我并非是空灵的思绪

 能腾跃追随你的行踪越岭跨江,

我只是泥和水铸成的凡胎肉体,

 惟有用浩叹伺奉蹉跎的时光。

 

唉,无论土和水于我都毫无补[益],

它们只标志着哀愁令我泪飞如[雨]。

  评论这张
 
阅读(57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