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nxianshu123的博客

詩才堪與名流和 譯筆敢教高手惶

 
 
 

日志

 
 

SONNET 18 十四行诗 第18首* [英] 莎士比亚  

2010-02-23 13:34:30|  分类: 莎士比亚十四行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我能否以夏日将你相比?

 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                     

 其实你更温柔也更美丽:

Rough winds do shake the darling buds of May,           

五月的娇蕾在风中狂悸,

 And summer's lease hath all too short a date:               

 夏季老匆匆然白驹过隙; 

 

Sometimes too hot the eye of heaven shines,              

有时候太阳照得太热狂,  

 And often is his gold complexion dimm'd;                      

 苍天的红脸常暗然无光;

And every fair from fair sometime decline,                     

美中之美一旦人老珠黄-

 By chance, or nature's changing course, untrimm'd;      

 便自然代谢,或毁于无常;

 

But thy eternal summer shall not fade,                           

然而你的夏天长盛不衰,  

 Nor lose possession of that fair thou ow'st;                     

 你不会失却姣好的仪态;

Nor shall Death brag thou wander'st in his shade,          

死神岂矜夸你蹈其阴霾,

 When in eternal lines to time thou grow'st;                      

 不朽的诗行将与你同在: 

 

So long as men can breathe, or eyes can see,              

只要人类能睁眼与呼吸,

So long lives this, and this gives life to thee.                  

这诗便活着-赋生命予你!

 

                      -by William Shakespeare(1564-1616)

 

[附1]:陈若雷译本-                  [附2]:梁实秋译本-

 

可否让我将你比喻为夏天?             我可能把你和夏天相比拟?

    但你比夏天更可爱更温婉:             你比夏天更可爱更温和:

夏风会摇落五月娇嫩的花蕾,         狂风会把五月的花苞吹落地*,

    夏季竟然是那样短短的瞬间。         夏天也嫌太短促,匆匆而过:

                                                                             

夏日里时有热浪翻滚,烈日炎炎,  有时太阳照得太[热],

    但不一会又浓云密布,掩了金颜;  常常又遮暗他的金色的脸;

太阳的霞光总归会因日落而消失,  美的事物总不免要凋[落],

    时序的更迭终将会使得丽景摧残。  偶然的,或是随自然变化而流转。

 

但你是永恒的夏天绝对不会凋零,   但是你的永恒之夏不会褪色,

    更不可能消褪了你那明媚的美艳;   你不会失去你的俊美的仪[容];

死神也不敢夸口能挡住你的芳履,   死神不能夸说你在他的阴影里面走着,

    你的倩影已经融入了不朽的诗篇。   如果你在这不朽的诗句里获得了永[生];

 

只要人类尚存,双眼还能看,           只要人们能呼吸,眼睛能看东[西],

我的诗句必使你的芳名永传。           此诗就会不朽,使你永久生存下[去]。

 

梁实秋译注:*前17首大意是劝朋友结婚生子以保持其容貌美德于不朽。

                         自第8首至26首又成一段落,诗人率直表示了爱慕之情,

                         以诗篇使他的朋友名垂于永久。

                    **葛来高利历法施行以前之五月,实际延展到现在之六月

                       中旬数日,属于夏季。

 

[附3]:曹明伦教授译本-                                 [附4]:顾子欣译本-

 

我不知能否将你比作一个夏[日]                        我是否可以把你比喻成夏天?    

    虽然你比夏天更可爱更温和:                                虽然你远比夏天更温和也更可爱。

狂风会使五月娇蕾红消香[断],                        狂风有时将五月的娇蕾摧残,

    夏天拥有的时日也转瞬即过 ;                               而夏天的尽期很快就会到来。

 

有时天空之巨眼目光太炽[热],                         有时苍天的巨眼照得太热,

    它金灿灿的面色也常被遮暗;                                 有时他金色的脸庞又黯淡无光;

而千芳万艳都终将凋零飘[落],                         每一种美都会凋零,或夭折,

    被时运天道之更替剥尽红颜;                                 或随着时序代谢自然衰亡。

 

但你永恒的夏天将没有止尽,                                 但你的夏天永远不会消殒,

    你所拥有的美貌也不会消失,                                 永远不会丧失你赋有的美貌,

死神终难夸口你游荡于死荫,*                               死亡也不能夸耀你徘徊其影,

    当你在不朽的诗中永葆盛时;                                你将在我诗中与时光共存不老;

 

只要有人类生存,或人有眼睛,                            只要还有人呼吸,眼睛能看见,

我的诗就会流传并赋予你生命。                            我的诗就活着,使你生命绵延。
                                                                 

译注:*第11行语出《旧约*诗篇》第23篇第4节:“虽然我穿行

             于死荫之幽谷,但我不怕罹祸,因为你与我同 在……”

 

[附5]:何功杰教授译本-                        [附6]:屠岸译本-

 

是否把你比作夏季的美?                                  能不能让我来把你比拟作夏[日]?

    可你比夏季更温和可爱:                                  你可是更加温和,更加可爱:

狂风会吹落五月的花蕾,                                  狂风会吹落五月里开的好花[儿],

    夏季赁期太短结束太快 ,                                 夏季的生命又未免结束得太快:

 

天眼的光焰有时会太强,                                  有时候苍天的巨眼照得太灼[热],

    金面孔上常有阴云出现:                                  他那金彩的脸色也会被遮暗;

一切美好事物难免消亡,                                  每一样美呀,总会离开美而凋[落],

    或因偶然,或因自然变迁;                              被时机或者自然的代谢所摧残;

 

但你的长夏将永不消[逝],                           但是你永久的夏天决不会凋枯,

    你的美态将会永远存在:                                   你永远不会失去你美的仪态;

当把你写进了永恒的诗行[里],                   死神夸不着你在他影子里踯躅,

    死神难夸你会在他影下徘徊:                           你将在不朽的诗中与时间同在;

 

只要人能呼吸,眼能看见,                                只要人类在呼吸,眼睛看得见,

这诗行就会让你生命重现。                                我这诗就活着,使你的生命绵延。

 

[附7]:陈黎/张芬龄译本-                              [附8]:猎人 译本- 

 

我该把你比拟做夏天吗?                                            我欲将你比作美丽夏天?

    你比夏天更可爱,更温婉:                                        你比夏天更温柔更娇艳。

狂风会把五月的娇蕊吹落,                                        五月幼嫩蓓蕾狂风吹颤,

    夏天出租的期限又太短暂:                                        夏天的季节又委实太短。 

 

有时天上的眼睛照得太热,                                        有时上苍巨眼喷射烈焰,

    他金色的面容常常变阴暗;                                        他金色的面容常变阴暗。

一切美的事物总不免凋败,                                        华美之物难免衰败黯淡,

    被机缘或自然的代谢摧残:                                        实机缘或自然变化使然。

 

但你永恆的夏天不会褪色,                                         但你永恒之夏色彩斑斓,

    不会失去你所拥有的美善,                                         丝毫无损你所有的芳颜。

死神也不能夸说你在他阴影裡徘徊,                         死神拒你在其影中盘桓,

    当你在永恆的诗行裡与时间同久[长]:                 日月同辉你在永恒诗篇。 

 

只要人们能呼吸或眼睛看得清,                                  只要一息尚存双眼可见,

此诗将永存,并且赐给你生命。                                  此诗不磨将你生命续延。

 

【附9】: 网上文言译本及评语-                    

 

美人当青春,婉丽自销魂。

焉知东风恶,良辰讵待人?

朝日何皋皋,暮色何昏昏。

众芳俱摇落,天意倩谁询?

 

我有丹青笔,腾挪似有神。

为君驻颜色,风霜不可侵。

丹青亦难久,罔若诗与琴?

延年歌一曲,万古扬清芬。
  
  这首去原诗意旨甚为遥远,而且意象经营情绪渲染十分俗常,虽在文字方面

颇有古意(和“娇颜羞涩更可夸”以及“金黄灿烂脸”等腔调相比,更为古雅可喜),

然而审美结果却是诗意寡淡,原作张扬发挥惊天动地的神采,几乎凋零殆尽,

于译于创,皆非佳品。

 

[附10]:Ideaarchitect译本-           [附11]:白羽翛译本-《念奴娇》  
                                                                                                                                                                              

让我如何来把你比作夏天?                    乾坤春暖,怅东风,摇动枝头蓓蕾。

    你比夏天还要可爱,而且柔软:        欲把春容比春色,尔比春光娇媚。

暴风的五月摧残了鲜嫩的蓓蕾,            烈日无情,幽光隐忿,变幻忽明晦。

    夏天那无情的赁期,也实在是太短:一年好景,醒来花落流水。  

                                                             

有时候太阳的照耀又会太烈,                 万物皆有荣枯,花容月貌,但恨人憔悴。 

    那辉煌的面孔更难免乌云的遮掩;     唯我诗篇悬日月,耀尔娇羞永睟。

每一种美丽,都会有衰谢的一天,         织女流怜,姮娥暗妒,相约瑶池会。

    或者由于无常,或者因为自然。         人间天上,且陪王母同醉。

                                                                                              

可是你的夏天却不会凋谢,

    你的美丽,也永远不会消散;

虽然骄傲的死亡在夏天投下阴影,

    但是不朽的诗行将照亮你的鲜妍。

 

只要有一个人还在呼吸,还能阅读,

这首诗就会活着,让你的青春生动依然。 

 

【附12】:铁冰译本-                   【附13】:丰华瞻教授译本-

 

我真想把你比作怡人的夏天,        可否把你比作明媚的夏天? 

    你却比她更加可爱更加温情。        你比夏天更可爱、更温婉: 

五月的娇蕊总是被狂风吹断,        夏日会起狂风,把五月的苞蕾摧残; 

    夏天也只是一道短暂的美景。        好景能有几时,转眼花事阑珊。 

 

苍穹的目光有时会过于灼热,         有时天神的眼睛,照地炎热逼人; 

    那金色的脸庞也常黯淡无光。         他那金黄色的颜面也常蒙上层云。 

人间一切瑰丽终将失去秀色,         纵然花卉鲜妍,终于落入泥尘, 

    湮没于不测风云和世事沧桑。         不堪摧折凋残,无奈时序转运。 

 

但是,你常青的夏季永不消[逝],但是你的长夏,永远不会消亡; 

    你拥有的美丽也将永不折损,            你的神采风韵,必将恒久如常。 

或许死神的阴影会笼罩着[你],    死神不敢夸说:你在他的阴影中徜徉; 

    你却和这不朽的诗句千古长存。        因为我把你写入诗句,使你的丰姿永放光芒。 

 

只要人类还在呼吸、眼睛在欣赏,     只要人们能呼吸,眼睛能发亮光, 

我的诗就会活着,令你生命绽放。     这首诗便能永存,使你的生命万古辉煌。 

 

铁译自注:

        原诗每行10个音节,非常整齐。前人翻译时总喜欢使译文每行保持字数相同,

这其实是一种作茧自缚,强求形式上的绝对整齐,往往限制了内容的完美。前人的

译文常常有凑韵(为了押韵,用词勉强)、不流畅和用词搭配不当的毛病,其原因

在此。更重要的是,英文原诗有着非常讲究的格律,每行都含有相同数量的重音节

和轻音节,朗诵时每行所用时间基本一致;而对每行字数相同的中译文进行朗诵时,

每行所用的时间则不尽相同,因为每行译文中所含有的虚词(如“的”、“地”、“了”,

朗读时较轻声、短促)个数未必相同。因此,笔者的译文不强求每行字数相同,这

样便将内容从形式中解放出来,得以更好地协调,且更利于押韵和用词的搭配。

        此诗的翻译中,值得注意的几处是:

        第3行:darling buds of May有人译为“五月宠爱的嫩蕊”,其实darling是“可爱的”之

意,所以还是译为“五月的娇蕊”更好。

        第4行:lease前人经常译成“租赁的期限”,令人费解,应该是“持续的时间”之意。

此行的意思是“夏天持续的时间实在太短”,这样的陈述缺乏诗味。笔者将该行意译为

“夏天也只是一道极短的美景”,化用了中文的习语“好景不长”,不但忠实原文,颇有

诗味,而且于与第二行译文押韵自然。

       第5行:一般认为该行中的eye of heaven是“太阳”的妙喻,因此前人常将此行译为

“有时候天空的眼睛照得太灼热(或酷烈)”,这样保留了“眼睛”的意向,似乎很好,

但从字面上看,“眼睛照”、“照得太热”这样的搭配在中文里是不太通顺的(中文更习

说“晒得太热”),如果在译文中将“天空的眼睛”这几个字加上引号,可解决“眼睛

热”搭配不当的问题,但无法解决“照得热”搭配不当的问题。笔者认为:eye除了“眼

睛”之意,还有“眼神、目光”之意,shine除了“照耀”之意,还有“发光”之意,鉴此,不

妨将此行译为“苍穹的目光有时过于灼热”,以“目光”译eye和shine,可谓一举两得,而

且“灼热的目光”是中文里常用的搭配。

        第7-8行:这两句是说世上很多美好的东西,终究难免因遭受意外事故的摧残

在世事变迁中变得“物是人非”而不再美丽。前人的翻译喜将chance(在此应为“意

外”之意)译为“机缘”,后者在中文里含有褒义,将其与“摧残”一词进行搭配,是不

恰当的。“机缘”往往是“成全”,而非“摧残”。笔者将其译为“不测风云”,将nature's 

changing course(自然界的变化过程)译为“世事沧桑”,富有诗味。

        第11行:此行的意思是“死神不能夸耀说你在他的阴影里徘徊”,这样的表达很有

味,但字数太多。笔者认为,“死神不能夸耀”的原因是:尽管根据自然规律“你”有

朝一日会被死神的阴影所笼罩,但“你”将在我的诗句中获得永生,死神仅仅能能让

“你”肉体毁灭,这没什么值得夸耀的。翻译时,我舍弃了“夸耀”、“徘徊”等意象,浅

为“或许死神的阴影会笼罩着你”(增加了“笼罩”的意象),足以达意,也不失忠实。

根据著名翻译家许渊冲先生的理论,这是“依其精而异其粗”的译法。

       第13-14行:笔者将see译为“欣赏”,将this译为“我的诗”,都是对原文的“深化”,

前人译为“看清”、“此诗”更能表现出作者的自信——坚信自己的诗会被千古传诵并

具有巨大的威力,能令“你”在诗句中永生。

铁冰新浪博客有关摘录-

博主(铁冰):break的译文前8句甚好,后6句笔力不逮,逊了一筹。

                            丰华瞻(丰子恺之子)的译文,又“丰”(罗嗦累赘)又“华”(形容词

          堆砌,言过其实),不堪一“瞻”。

                            屠岸的译文很好,文字流畅,末句强调了“我这诗”,体现出诗人的

                            自信。译文接近了俺的水平。呵呵。

新浪网友:的确译得不错。不过,第11行“Nor shall Death brag thou wander'st in 

                    his shade”译成“或许死神的阴影会笼罩着你”是否距离原句过远?为什

                    么不可以译成“死神也无法......”?

铁冰:回答见“译注”的倒数第二段。

新浪网友:“逝”与“你”连粤语也不合韵,只能算下里巴人的十三辙吧?-或算拼音洋文

                     之视觉韵(莎翁不也时常凑和着用用的吗)?

博主回复:你说得对,这个押韵过于勉强,跟第66首曹明伦译文中将“饰”和“息”相押

     所犯的毛病一样。此诗是我翻译莎老骨头十四行诗的第一首,2年前莎诗

     汉译的铁氏标准尚未问世,因此要求较松,所幸我后来重译这首诗时已

                    将这一毛病去掉。

新浪网友:呵,这态度才有点像做学问的样子嘛!请问"铁氏标准"公布在哪儿?

                    其依据为何?另外,您既已有去掉贵恙之重译本,何以犹以晴雯补裘之

                    病容示人,岂不失雅哉?

博主回复:哎,还真没见过你这么弱智的。我自己的博客,发什么不发什么,用得

                    着你来管?“铁氏标准”是我用来指导自己翻译十四行诗的,公布出来做

                    什么?再者,且不说我的博客早已不再发表莎氏十四行诗的译文,至于

                    我修订后的译文,发不发出来,又关你什么事?

新浪网友:标准标准,不标咋准?-看来,您真是朝令夕改、口含天宪之孤家寡人了!

博主回复:你太笨,不指点你了。

新浪网友:词屈理穷,更何谈君子雅量!

新浪网友:窃以为,娇蕊应当是被狂风吹落,或摧残,“吹断”是否有些搭配不当?

博主回复:你说得对。我且慢慢想办法修改。

 

[附14]:“酒城译痴”译本及铁冰点评-

我怎能把你比作宜人的夏天?    
 你比它更加可爱也更加温婉:
狂风把五月钟爱的蓓蕾摧残,  
   夏天延续的时间未免太短暂:    第1-4行译得很好


苍穹的眼睛有时照得太灼热,    “苍穹的眼睛”应加引号
    金色的容颜常变得朦胧暗淡:    谁的“金色容颜”?
遭受机缘或自然变化的摧折;    “机缘”用词不当 
    美好的事物终究会不免雕残。    “会”和“不免”语义重复


但是你永恒的夏天不会衰败,
    你拥有的美丽会永伴你身旁,  死后不再有身体,且美丽永存也不仅限于身旁
死神不夸耀你在他影里徘徊,    “不夸耀”和“不能夸耀”是两回事 
    当你在不朽诗行里与时同长。    “与时同长”不符合中文行文习惯


只要人类能呼吸眼睛能看清,
此诗万世长存并赐予你生命。

 

【附15】:break译本-                                                   【附16】:戴镏龄教授译本-

 
怎能比君如夏天?                                         我怎样能把你比作夏天?
    君甚可爱兼温婉。                                                               你比它更可爱也更温和;
狂风摇落五月蕾,                                                               五月的娇蕾有暴风震颠,  
    夏契只恨时日短。                                                               夏季的寿命很短就度过。

炽热时时灼人眼,                                                               有时候当空照耀着烈日,  
    流光溢彩常黯然。                                                               又往往它的光彩转阴淡;
美艳无端空凋零,                                                               凡是美艳终把美艳消失,
    时空有道自流转。                                                               遭受运数和时序的摧残。

君之盛夏终不[衰],                                                        你永恒的夏季永不凋零,
   芳颜俊容将永[存]。                                                         而且长把你的美艳保存;
时光无尽为君[驻],                                                        死神难夸你踏它的幽影,
   死神轻叹空徘[徊]。                                                         只因永恒的诗和你同春。

生生不息众生[在],                                                         天地间能有人鉴赏文采,
拙笔携君共永[生]。                                                         这诗就流传就教你永在。

 

【附17】:朱湘译本-                                               【附18】:孙大雨教授译本-

我来比你作夏天,好不好?                                       我可要将你比作初夏的清晖?

    不,你比他更可爱、更温和:                                   你却焕耀得更可爱,也更温婉;

暮春的娇花有暴风侵扰,                                            夏风狂作常会摧落五月的娇蕊,

    夏住在人间的时日不多:                                            孟夏的良时便会变得太短暂。

有时天之目亮得太凌人,                                             晴空里赤日有时光照得过亮,

    他的金容常被云霾掩蔽,                                             它那赫奕的金容会转成阴晦;

有时因了意外,四季周行,                                          被机运或被造化变迁所跌宕,

    今天的美明天已不美丽:                                              任何美妙的形象会显得不美。

你的永存之夏却不黄萎,                                              但你这丰华的永夏不会衰颓,

    你的美丽也将长寿万年,                                              你不会丧失你这无比的修好;

你不会死,死神无法夸嘴,                                          死亡不会夸,你在它影下低回,

    因为你的名字入了诗篇:                                              有这些诗行将你的韶光永葆:

一天还有人活着,有眼睛,                                           只要人们还活着,眼睛还能看,

你的名字便将与此常新。                                               这首诗便能栩栩赋与你霞丹。

 

【附19】辜正坤教授译本-                                               【附20】:铁冰八言译本

 

或许我可用夏日将你作比方,                                            我怎能比你作夏天?

    但你比夏日更可爱也更温良。                                            你更可爱也更温婉。

夏风狂作常会摧落五月的娇蕊,                                        五月风狂娇蕾惊颤,

    夏季的期限也未免还不太长。                                            美景有期夏季苦短。

 

有时候天眼如炬人间酷热难当,                                         有时天悬毒辣太阳,

    但转瞬又金面如晦常惹云遮雾障。                                     金色面庞也常无光。

每一种美都终究会凋残零落,                                             种种绝美必将衰亡,

    或见弃于机缘,或受挫于天道无常。                                 陨殁于时序或无常。

 

然而你永恒的夏季却不会终止,                                          但你长夏永不凋残,

    你优美的形象也永远不会消亡,                                          你的美丽永不消减,

死神难夸口说你在它罗网中游荡,                                       死神之影望而兴叹:

    只因你借我的诗行便可长寿无疆。                                       你与诗行万古流传。

 

只要人口能呼吸,人眼看得清,                                            世上有人人有眼睛,

我这诗就长存,使你万世流芳。                                            此诗不灭给你生命。  (2010-5-29译)  


【附21】:无心剑(酒城译痴)两译本-


(七言打油版)          (九言版)                              


怎可将汝比夏天?           我怎能将你比作夏日?       

   汝比夏天更温婉。            你比它更可爱更温婉。       

五月娇蕊风吹断,           狂风将五月蓓蕾吞噬,        

   夏季风情何其短!           夏日风情又何其短暂!         

 

灼灼日光照苍天,           苍穹之眼照得太灼热,         

   金色面庞常暗淡。            金色容颜遭乌云遮挡。        

天道无常云舒卷,           有不测风云横加摧折,          

   世间妩媚终凋残。            世间妩媚终不免消亡。           

 

汝有夏天永安恬,            而长夏伴你永不衰败,          

   满园群芳长娇艳,             亦将永葆你风姿曼妙。         

不朽诗行永相伴,            当你与不朽诗行同在,          

   死神对此空喟叹。             死神亦不敢对你夸耀。             

 

只要人类睁眼看,             只要人类还耳聪目明,           

此诗与汝共璀璨。             你与此诗将万古长青。             

 

                   -译于2008年7月22日                                                                  

 

[附22]:一言译本-                [附23]:方舟子译本-

 

该怎样把你的美好描摹?             我应否把你与夏之一日比较?

   夏也没你这般亮丽温和。             你可是比它更为可爱和温婉:

南风会吹落五月的花朵,             狂风把五月宝贝的蓓蕾吹掉,

   夏要消逝不会多留一[刻]。      夏季给予的良辰又过于短暂:

 

夏日亮起来会炽热难挨,            上苍之眼有时太炽热地闪耀,

   又时常模糊了她的容颜。            它金色容颜常遭遮掩而黯淡:

香消玉殒美丽何曾不衰?            尤物终将衰减其每一处美貌,

   世事无常造化何其多变!            因意外或被天道沧桑所摧残:

 

然而你的美丽却可持久,            但你永恒的夏天绝不会凋[零],

   亘古中不会有半点凋零。             你也不会失去拥有美丽资材,

死神对你也要望而却步,            死神不该夸口你踯躅其影[中],

   我的诗行中你已成永恒。             当你在不朽的诗行与时同在。

 

只要有人在,只要人看见,         只要人类能呼吸,眼睛能看清,

这诗就让你复活于人间。    此诗就将存留,并赐予你生命。


                                                                          (译于1999.4.3)
 
【附24】:朱生豪译本-
 
我能否将你比作夏天?

   你比夏天更美丽温婉。

狂风将五月的蓓蕾凋残, 

   夏日的勾留何其短暂。

 

休恋那丽日当[空],

 转眼会云雾迷蒙。

休叹那百花飘零,

 催折于无常的天命。

 

唯有你永恒的夏日常新,

 你的美貌亦毫发无损。

死神也无缘将你幽禁,

 你在我永恒的诗中长存。

 

只要世间尚有人吟诵我的诗篇,

这诗就将不朽,永葆你的芳颜。

                  



 

 









 



     


     


     

     
















      

     

      



        

      

        
      评论这张
     
    阅读(2612)|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