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nxianshu123的博客

詩才堪與名流和 譯筆敢教高手惶

 
 
 

日志

 
 

转录大翻译家铁冰博文:关于Sonnet 18汉译——再与北斗君商榷  

2010-05-18 17:17: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北斗君引用铁冰的批评


转录鉄冰君于某网络之点评-

【1】为了押韵,变“可爱”(lovely)为“漂亮”,不过这属于可接受范围。【1:我的原话是<变“可爱”(lovely)为“美丽”>,被北斗君篡改成:变“可爱”(lovely)为“漂亮”】
【2】将“苍穹的眼睛”直白地译成“太阳”,把原诗的修辞(比喻)给丢掉了。此行可改译成“有时苍穹之目照得太狂”。这究竟是北斗君翻译的第一首莎氏十四行诗,炼字功夫未臻圆熟,未注重到“有时候”可以精简为“有时”。
【3】(a)为了将每行字数限制在10个字,只好将不能作动词的“暗淡”作动词用,致使句子不顺畅。(b)gold不等于“彤红的”,应照字面直译为“金色的”。(c)原诗上一行和这一行是并列关系(以and连接),“太阳晒得太狂”跟“苍天脸庞变暗淡”并无因果关系,译文变成了“太阳照得太狂,使得苍天的面庞变暗淡”,违反原意。字数限制之缺陷,再次显露。
【4】此行意思是“每一种漂亮的事物,其漂亮总有衰退的时候”,译文中的“美中之美”是误译;原文中“美的衰退”可描述的对象不限于人,它还可描述一切美的事物,而译文中的“人老珠黄”的描述对象只能是人,因此这一用词不当,是典型的因韵害义。
【5】此行跟上一行译文存在如下逻辑问题:(a)原文两行内容之间并无“一旦…… 便……”这样的条件关系。也就是说,是“自然代谢意外因素”造成了“美的衰退”,而不是美好的事物“人老珠黄”了才“自然代谢、意外夭亡”。(b)既然说“人老珠黄” 才死去,就不能说是“夭亡”,后者是“年纪轻轻就亡故了”之意。不过“夭亡”不属于因韵害义,因为可以用“死亡”、“灭亡”、“衰亡”之类代替。
【6】 原文的fair是“漂亮”,并不仅仅是“美好的仪态”,译文因韵害义。
【7】(a)原文wander是“徘徊”,译成“蹭蹬”(其义项有:1. 险阻难行。 2.失势貌。 3.贫困;失意。 4.倒霉;倒运。 5.犯过失;失足)并不达意,而且该词太文、不顺口。(b)原文wander'st in his shade是“徘徊于死神的阴霾”,而译文 “于死神的阴霾”少了个“”字,这样的句子是不通顺的。(c)原文有“死神将不(能)夸口”这一重要内 容,译文限于字数,只能舍弃,这就失去了豪迈之气。(d)译文“你蹭蹬于……”意味着“你尚未在死神阴影里徘徊”,即“将来你会在死神阴影里徘徊”,这跟原文意旨不符。之所以选用这个损害原意的“未”字,仍然是囿于字数限制之故。

【8】最后两行译文基本达意,但由于字数较少,无法传达应有的豪情与气势(虽然最后用了个感叹号),而沦为平铺直叙。我们不妨把该诗最后4行的铁冰译文拿来做个比较:
死 神岂敢妄言他能把你吞噬,
你将和这不朽的诗句千古长存:
只要人类还在呼吸、眼睛在欣赏,
我的诗就会活着,令你生命绽放。
假 如朗诵一下,我们更会发现,铁冰译文中流露着的自信与豪情,是10字句根本无法传达的。
小结:
对Sonnet 18的北斗第一星译文之分析,揭示了莎氏十四行诗中译的“北斗模式”(每行十字、韵式为aaaa bbbb cccc dd)的缺陷:因韵害义;因字数限制而无法达意,或丧失原诗的修辞;因字数限制无法传达原诗的华丽风格与气势。



二、北斗君的答复与铁冰的再批评

    偶搜百度,忽见问查网上有铁冰对拙译莎翁商籁体第18首之针砭,不由感喟小老弟对某之刮目相看,幸甚!【2:你既自吹“诗才堪与名流和,译笔敢告高手惶”,当然怨不得人家批评时对你“刮目相看”】只是其汉语水准似犹欠火候,倘不与之耐心切磋,恐愧误后生众矣。

【1】拙译该节韵脚为i,故以“美丽”谐之;不知何来“漂亮”一词之落韵?【3:前文已评及,不赘】莎翁之友既“可爱”,且确非一般之美,当可转义为通常或偏于阴性之美丽罢?此例仅转译手法之初级运用,诗译者不可不谙也。

【2】把太阳喻作“眼睛”,本不高明(因除了严重发炎,眼球是不会发烫的)。汉语中有将远空星星的闪烁比喻为“眨眼”的,但绝无“天眼”一词。因之,若将the eye of heaven如此硬译,实不合汉语习惯;倘坚持这种洋味隐喻,则须加注。而如不才这样对诗歌取尽量少注之审美学见解的,应从者自不乏其人-仅敝博之附录中,即几近半吧?【4:汉语确实没有“天眼”的说法,因此“天空的眼睛”会让汉语读者感到耳目一新。既然这个表达并非不通顺,这样的新鲜的比喻,作为译者是有责任予以传达的,而不应该出于“这种比喻本不高明”之类的一己之偏见(高明不高明不是你说了算),而弃之不顾。】

【3】(a)黯淡-怎么“不能作动词”用啊?它仅是个形容词么?(例:电视剧《三国演义》集首主题歌:“暗淡了刀光剑影,”-不可以么?)又咋能“致使句子不顺畅”啦?【5:北斗君既然以“功力”、“汉语水准”自诩,那么为什么不明白“黯淡了刀光剑影”其实是“刀光剑影黯淡了”的倒装?为什么不明白这个“黯淡了”其实是“变黯淡了”,而“黯淡”是表语形容词,根本不是动词更何况,汉语作为柔韧性极强的成熟发达的语言体系,其大部分词性之转换,尤其是动词化的用法,稍加注意即可心领神会-多留神学着点,好么?(b)有谁见过“金色的”天空么?日出日落所见之彩霞,倘以具体之颜色字形容之,汉语中可称为“红霞”还是“黄霞”、“金霞”?【6:“金色”是从太阳而来,并不一定跟彩霞有关。“彩霞”只在早上和傍晚出现,而“金色的面庞”可以涵盖整个白天。北斗君想当然地用自己的理解去“度”原文所谓金无足赤,这个“赤”难道不是指红,而是指光溜溜的精赤吗?所以,作为译者,特别是几乎字字千金的格律诗译者,必须对其母语较诸于外语的特异之处通透了悟,未可率尔轻松地简单对译啊!(c)以and连接的一定只是并列关系么?(其先后之间时常伴随着甚至不可逆之递进关系,如go and see,-倒过来成什么意思啦?)再说,太阳照得太亮旺了,不正是通过天空相对之黯淡而由肉眼所作的判别吗?【7:原文两句之间不仅用and连接,而且两个句子中前一句有sometimes,后一句有often,这就说明两句之间不可能是因果关系。谁都明白天空的“黯淡”是太阳被遮蔽了之故,唯独北斗君说是“太阳太旺,所以天空相对黯淡”——且不说您理解的对不对,您去问问别人,天上可有您说的“太阳太旺,以致天空反倒暗了”这回事?当然,如果莎同学是在月球上或在太空里写诗,他会发现即使有太阳,天空也是黑暗的】因而,这至少是互为因果的罢?难道与原文有悖么?与字数限制更风牛马不相及。看来,拙译只是违反了您欲以十二、三字译1行商籁体之戒律天条;对不才之大有益于汉语读者的艰苦探索终觉不爽-既生瑜,何生亮哉!【8:北斗君这是乱用成语。周瑜有“瑜亮”之感慨,他的“不爽”是建立在他承认诸葛亮比他强的基础上的,他从未挑过诸葛亮的不足;而我并不认为您的译文比我的好,何来“既生瑜何生亮”的不爽?】

【4】综览敝博所附诸译,对And every fair from fair之表达,包括铁冰君的诠释,似乎均对from fair作了回避-算是省译么?如是处置之依据何在?而不才仅稍稍对every作了点含糊性处理,反倒成了“误译”,其理由又何在呀?至于“人老珠黄”,难道不是从物(珍珠-别当成眼“珠”唷!)到(美)人之比方么?怎么就不是对美的典型之借代与隐喻了呢?【9:“人老珠黄”虽然含有“珍珠变黄”的比喻,但整个词只能形容人,不能形容物。你见过谁“传神”地用“人老珠黄”来形容物体的?】在译诗中运用汉语里相当丰富传神的成语资源,既便于读者理解,也讨巧地规避了诸如该诗中“租期”之类的尴尬措辞与译界喋喋不休之无谓争议。-其间得失分寸之大小,当然还尽可以见仁见智。然而,所谓“因韵害义”,系由诗译者本身母语功力及其音韵质素运用技巧之不济而致;何以非要与aaaa模式之充分尊重中外韵律特征的积极尝试指鹿为马地硬性挂钩呢?-奉劝这种小肚鸡肠的王伦之辈,当清夜扪心:你将对得住洋诗汉译日趋完美的进步潮流么?【10:是否成为“潮流”,下结论为时尚早】

【5】(a)此处的逻辑判断,实乃铁老弟未仔细过目拙译致有所误:关键在于将“或”当成了“和”。拙译之“一旦人老珠黄-”,很清楚仅与“便自然代谢”关系紧密,而并非与“意外夭亡”有关【11:你的译文是“美中之美一旦人老珠黄便自然代谢,或意外夭亡”,其中“自然代谢”、“意外夭亡”都在破折号后面,那当然二者都是“一旦人老珠黄”的后果。小老弟,搞文字工作,切不可粗枝大叶即下定语呀!(b)同理,既然人老珠黄非“意外夭亡”之条件状语,老弟此论则当休矣。不过,仔细检点起来,原诗或为凑韵与音步之需,于该节末加了个过去分词untrummed(“不一定”之义)作补语,此否定词不太常用,且无关紧要,故诸译皆省略而不译。不才倒是想到了“无常”一词可将其译出,也就在这可能的情况下充分兼顾到原作,聊作修改补译吧。-谢谢老弟给了我一个意外的小收获,此即切磋砥砺之好处!

【6】真弄不懂老弟的思维逻辑!fair此处作为名词,不解释“美”么?拙译“姣好的仪态”,还及不上“漂亮”一词么?“仪”乃“仪容”,“态”乃指“姿态”(“姿色”之“姿”)-还不够明白吗?好吧,敝博诸译中用于入韵的表达计有:陈若雷-明媚的美艳,梁实秋-俊美的仪容,屠岸-美的仪态,猎人-芳颜,陈黎/张芬龄-美善;都因韵害义了吗?-哦,最后所列之一对台湾夫妇的合译倒是多了点“善”意,且与隔行交叉之“长”完全失韵。-喏,不押韵也照样会害义哟!【13:我没说要把fair译成“漂亮”,只是说这个“美”不仅仅包括“仪态美”。“仪态”并不能像你这样拆开成“仪”+“态”,然后再用“态”跟“姿”组词,最后声称你的译文有“姿色”。】

【7】(a)可以表达wander之汉语词汇真不少,除“徘徊”外,与“足”有关的(包括双人旁及“走之底”),尚可有“逡循、彷徨、彳亍、踟蹰、踯躅、蹀躞、颠踬”等。不才选用“蹭蹬”一词,即兼取其“失势难进”与“失意潦倒”之义,几近包括了你所举之义的1-4项【14:原文是“在死神的阴影里徘徊”,也就是“快要死了”的意思,这跟“失势难进”、“失意潦倒”是一个意思吗?】。如用其它词汇,仅仅只是“来回走”而已,死神何以可因之而吹嘘呢?至于说该词“太文”、甚至感觉“不顺口”,(1个词怎么念,乃是约定俗成的,各人的嘴巴只有老老实实多读上几遍去适应吧?)只能说明你对其尚不熟悉罢了。【15:你自己把你的译文念给别人听,看看他们有谁能听出“蹭蹬”是哪两个字?】(b)有了“于”,则“里”字完全可省略。-看来,老弟的语感及语法尚须补补课啊!【16:不可一概而论。例如“诸葛亮卒于军中”里的“中”字就不能省略(c)是的,拙译省译了brag(夸口)一词,理由是:如压缩成一个“夸”字(甚或“夸说”之类),易引致“夸奖”之含混歧义,请看-“死神【夸】不着你在他影子里踯躅,”(屠岸)、“死神不能【夸说】你在他的阴影里面走着,”(梁实秋)、“死神难【夸】你会在他影下徘徊:”(何功杰)、“死神也不能【夸说】你在他阴影裡徘徊, ”(陈黎/张芬龄)。(d)正是基于对此之顾忌,遂想到改变原句中Death(死神)之主语地位,将其作为shade(阴影)之定语,而以“未”字来表达原诗之nor shall,如此则即便从逻辑上也讲得通对brag的省略-因既未蹭蹬于死神之阴影,死神又何能据以夸口呢?【17:原诗的nor shall是修饰“夸口”的,而不是修饰“徘徊”的,你的译文把前者弄成了后者。“不夸口”跟“不徘徊”完全是两个意思。原诗含有这样的意思:即使有朝一日你面临死亡,死神也不能夸口,因为我的诗会让你永生。北斗君的译文完全背离了这个含义】至于老弟硬要挑碴儿的所谓【“你蹭蹬于……”意味着“你尚未在死神阴影里徘徊”,即“将来你会在死神阴影里徘徊”,这跟原文意旨不符。之所以选用这个损害原意的 “未”字,仍然是囿于字数限制之故。】-真是太无稽了!原文明明用了将来时助动词shall,竟没注意到么?要是对某如此认真权衡之省译仍执微词,除可继续深入切磋外,俺倒要问一句:你将原文中那么重要的in his shade省却而转以“吞噬”代之,是否有凑韵或12-13字一行仍觉束缚之嫌呢?请公布您那么“自信与豪情”的、值得夸耀之该诗全译-好吗?

【18:铁冰译文(暂定稿之一)

我怎能把你比作怡人的夏天?
你比她更加可爱也更加温情。
五月的娇蕊总是被狂风吹断,
夏天也只是一道短暂的美景。
苍穹的目光有时会过于灼热,
他金色的面庞也常黯淡无光。
人间一切瑰丽终将失去秀色,
湮没于不测风云和世事沧桑。
但是,你常青的夏季永不消逝,
你拥有的美丽也将永不折损,
死神的阴影又岂能把你吞噬,
你将和不朽的诗句千古长存。
只要人类还在呼吸、眼睛在欣赏,
我的诗就会活着,令你生命绽放。

这首诗的译文我一直在不断修改,近三年来我有过很多个“中间版本”,现在修改暂告一段落。上面的译文里,除了第1行和第3行ian和uan押近似韵我不太满意外,总体上还是自觉不错的。现在列出供北斗君批评。】


【8】老弟为押韵而将see(看见)发挥成“欣赏”,将give(给予)添加成“令......绽放”,是否应稍稍反思其“过”?【19:如果人类光是“能睁眼”而不去阅读、欣赏莎同学的诗,小甜心DD又怎能获得生命?】而拙译最后2行尽可能贴着原诗之字面,竟成了“沦为平铺直叙”【20:译文是否贴近原文字面,跟气势是否充足有何关系?】。-不觉得好笑么?若说到朗诵,不妨可告诉你:某之唱片50年前即有售。(将来或还可听到不才亲诵之莎翁商籁体汉译。)故有关朗诵艺术之技巧,恐远不在老弟之下呢!【21:你朗诵功底好不好,跟你的翻译好不好有何关系?一个优秀的作曲家未必唱功一流,一个一流的歌唱家未必会作曲】

    以你的年龄而言,在学术上本不应如此守旧,但居然也如某些所谓科班出身的教授那样,只会挥舞棍棒与帽子,却害怕与新生的优化流派作最正常不过的实力竞争,深感痛心!坦率讲,56字之七律4-5句入韵,40字之五律正格4句入韵,(且不说平水细分成106韵部之窄及平仄、粘对、对仗之功,)故而对于擅吟律诗者而言,aaaa韵式及10字一行,实为小菜一碟!(何况《现代诗韵》更可宽泛至17-18韵。)【22:作诗和译诗是不一样的。前者可以自由选字,后者受原文限制;前者不需连续4行押韵,后者需要。所以二者的难度不可同日而语所以,数十年来之洋诗汉译史实早已证明:因韵害义之弊,恐只会是远欠吟律功力的译者吧?

  评论这张
 
阅读(1744)| 评论(1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